驾!


夜凉多梦。

梦见自己在一匹马上颠簸,颠簸了一夜。

那是一匹棕色的马,他不可以和我讲话,却比任何人都懂我。

他带着我驰骋在旷野里,我腰间别着一把沙漠之鹰,我想我应该是一个杀手。

我在梦里也叫阿怪,阿怪说,马比女人好。

骤雨难歇。

一整夜的雨,一整夜的雨都没有把我吵醒。

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雨夜,只可惜我总是在梦中错过。

一边是美梦,一边是寂寞,我难抉择。

只可惜寂寞入不了梦。

春风入梦。

梦见旧相识。她挽着别人的肩膀,从东直街走到花前路。

梦里的阿怪木讷的望去,分不清是喜欢还是厌恶,是爱还是恨。

阿怪说,马比女人好。他挥鞭策马,奔腾西去。

秋意渐浓。

我开始分不清深秋和初春了。

世间万物总也不牢靠,落叶难寻,处处仍是春意盎然,明明时至深秋。

世上还有值得信任的东西吗?

是空气,是水,还是绝症?

辗转难眠。

阿怪说,马比女人牢靠。

他转身。

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