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2002年夏天,我师范毕业。我爸带我去闫庄小学,想问问校长能不能让我去带课。校长说,那你让她来吧,不过,没有工资。我和爸爸告辞校长,回家了。半个小时的野外步行,爸爸一路沉默,我也不敢贸然开口,只得跟在他后面小心翼翼地走。

其时,我已经在南岭小学实习了两三个月。当时可能带的是三年级,学生不多,好像还是复式班。我记得,我给孩子们在黑板上画蝙蝠;我在另外一个女老师家弹电子琴,左手还不会伴奏,屋子里当时弥漫着正生火的烟雾。大概是阳历三月,天还不太暖和。

她是这所小学唯一的老师。我每天中午在她家吃饭。早晨步行四五十分钟才能到校,若遇上下雨天,就得一个小时。傍晚放了学,再步行回去。因为我们村有很陡很长的坡,骑自行车也很不方便。

实习的日子很快结束了,临走前,教学区召集所有老师在闫庄小学开会。那个老师叫我跟她一起去,我没有去。会后她跟我说,给实习的老师发了个床单,说要给我。

“算了吧,就给你吧,我天天在你这里吃饭,也没有给你什么”我说。

“教委有补助吧估计,我也不清楚”她回我。

“有也给你吧,很谢谢你照顾我呢!”我道。

如今,十八年过去了,不知她退休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