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时候终于放弃了喜欢很久很久的人……

10字数 2469阅读 2992

                一字一悲痛,半语半浮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澈喜欢一个人喜欢了整整高中三年,苏澈喜欢的女孩温柔, 大方,笑起来特别甜。

苏澈刚上高一的时候,胖胖的,个子也不高,学习是全校倒数第二名,上课喜欢睡觉和同桌一起偷偷打游戏………

过着挺平凡的人生,无所事事。

某天数学课,数学老师说:“苏澈,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苏澈睡眼惺忪的看了看问题,然后楞了半晌。

苏澈的前桌偷偷说:“选A。”

“A。”

“错了,坐下,一天天什么也不会,还能干点啥。”

苏澈笑了笑,无所谓。

下课了,苏澈的前桌带着一点笑意回头,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没考虑到隐藏条件,我数学一直都不好。”

苏澈赶忙说,没事,没事,自己习惯了。

然后笑嘻嘻拿出同桌藏起来的零食,苏澈说:“来,小毕的果冻给你吃,别想破数学题了,来,吃果冻。”

付楠橘笑笑说:“嗯,好,嘻嘻。”

那天好像学了一首古诗,叫什么,哦,对,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十七岁的苏澈是喜欢一个人的开始。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澈喜欢扯付楠橘的辫子。

苏澈喜欢偷拿付楠橘的卷纸。

苏澈喜欢在付楠橘站起来回答老师问题的时候偷偷撤掉她的凳子。

苏澈没头没脑的做过很多傻事。

有一天,苏澈刚从网吧出来,天亮了,苏澈想想就没回家,破天荒的第一次去上了早自习。

苏澈进屋,发现付楠橘一个人在做着很难做的数学题。

付楠橘对苏澈说:“好难,真的好难。”

从那天起,苏澈突然就决定了,自己要好好学习。不是因为谁,而是为了谁。

要好好学习很困难的,,喜欢泡网吧的苏澈把所有的零用钱都给了弟弟。

从没写过错题本的苏澈认认真真的开始做笔记。

某天半夜,苏澈的妈妈下班回家看到苏澈在沙发上睡着了,轻轻的叫醒他,苏澈突然瞪大了眼睛说:“函数的导数相当于在该点的斜率。”

苏澈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努力,苏澈也没想过,很多事努力会有结果的,只要你愿意。

男生学数学本来就占了优势,加上苏澈有点小聪明,高二的时候,苏澈的期中考试,数学成绩142分。

很多人都恭喜苏澈,包括付楠橘,她羡慕的眼神带着那么一点点的不容察觉的嫉妒,苏澈反过来对她说:“也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啊?”

:“恭喜你以后有人义务给你讲题做卷子了,诶,我给你出道题。”

:“什么题?”

:“已知:我喜欢你。求证:逆否成立。”

:“我不会做,怎么办?”

:“小傻瓜,我告诉你,一个真命题的逆否命题必定成立。”

:“算啦,我知道你现在数学好。”

苏澈在那天向老师申请成为了数学课代表,这样他可以判全班都数学卷纸,只为了改付楠橘的错题。

高二下学期的运动会,四班有一个男孩跑的特别快,包揽奖牌那种。

苏澈看到付楠橘为他加油。

很多时候我们看不到自己喜欢的人的另一面。

那种加油是特别认真的。

苏澈有点羡慕。准确的来说是吃醋。

突然苏澈觉得自己配不上自己喜欢的人。

苏澈有点胖胖的,骨节有些变形,身高不高,很难给喜欢的人安全感,更别提保护了。

苏澈开始痛苦的健身历程。

减肥很苦的,苏澈每餐只吃水果。

他再没有偷吃过小毕的果冻。

每天会去操场上跑步,带着匀称的呼吸和心怀激动的心。

那段时间他每天都爱听一首歌:

夜空中最亮的星。

靠近月亮的那颗最亮。

他叫它:苏星。

减肥很苦的,需要困饱两餐。

生活很苦的,需要随遇而安。

高三的苏澈学习开始好了起来,瘦下去的苏澈精神了很多,开始注意自己的穿衣搭配和护肤。

好像一切都好起来了。

好像生活本就可以这样。

如题,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终于放弃了自己喜欢很久很久的人?

有人说:觉得不可能的时候。

有人说:发现他不在是那个人的时候。

有人说:已经放弃喜欢一个人了。

还有人说: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够格的时候。

至于我呢?.

我都不是。

图片发自简书App

高三的运动会,苏澈对自己说,如果四个项目都跑进前三名晚上就对她表白。

结果,最后个项目的时候,苏澈跌倒了。

三个第一,一个第四。

差一点点。

苏澈左手脱臼,没来得及当面说出那个命题。

他是抱着手跑完全程的。

所有人都喊着:大苏少年。

但是遗憾就是遗憾。

也没什么,机会多的是。毕竟就快高考了。

付楠橘是高干子女,而苏澈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

付楠橘的父亲不经意间看到了苏澈给他女儿写的小纸条。

他不同意。

有时候,很多感情没有结局也不算那么遗憾吧。

无论你多优秀,无论你多用功,无论你是否承认,该失去的,总得失去。

高考。

苏澈知道付楠橘想留在省城。他故意少答一道大题,成绩卡的刚刚好。

报志愿的第一天,他问她:“志愿怎么报?我听你的。”

她说:“好烦啊,你别烦我来。”

报志愿的最后一天,他问她:“你填了哪里?”

“我不知道。”

“啊——啊——”苏澈有些不耐烦。

“你冲我吼什么啊。”付楠橘也有些生气。

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

苏澈如愿,去了付楠橘想去的大学。

楠橘却录取在沿海的一所财经大学。

苏澈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啦,大不了自己多跑一跑。

可苏澈没能打通她已换成了的沿海城市的手机号。

取录取通知书那天,苏澈在学习等了整整一天。

最后付楠橘的妈妈把通知书取走的,苏澈最后也没看到她一眼。

浑浑噩噩一个假期过去了,时间还是很漫长的。

准确一点的形容叫煎熬。

苏澈踏上了前往省城的高铁,他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他跟她之间的QQ,微信,短信,微博最后一句话都是我八月二十八日早八点走。

车慢慢的动了,越来越快,他还在等一个身影。

他甚至做好了下车的准备,他肯定很想说出准备好的那句:我等很久了,你终于来了。

不过,还是没能等到。

仿佛有人在背着站台而奔跑,苏澈回头看了一样,那人是苏澈自己是影子。

对不起,我没能等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苏澈不甘心,写了很多手写的信,他不知道楠橘能不能收到。

知道有一天,楠橘的同桌告诉苏澈,你别等了,楠橘有喜欢的人,在边境当兵,快退役了。

哦,我知道了。

苏澈不知道,其实最开始楠橘只是想让他出丑才告诉他那道题答案的。

苏澈不知道,其实楠橘一点也没喜欢自己。

苏澈不知道,他自己做的那些没头没脑的事在人家看起来都是笑话。

苏澈不知道,自己减肥和努力学习其实都是徒劳的。

苏澈可能永远也不知道。

他愿意相信美好。

但是很多事并不美好。

苏澈喜欢薛之谦的一首歌,歌名是《绅士》。

“你能给我只左手牵你到马路那头吗?”

答案有点难。

苏澈其实就是我。

读到这你也应该明白了。

我什么时候放弃了一个喜欢很久很久的人……

从我知道,

放弃对你的喜欢,是我最后的为难。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