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马的多事之秋:上半年关店700家、净利跌逾97%,国潮联名款被少林寺指责侵权

疫情后的森马,正经历前所未有的挑战。

上半年关店700家、净利跌逾97%,库存周转效率大大降低,线上的变现能力远远弱于安踏等同行,今年重力打造的国潮联名款还经受着少林寺的指责侵权,森马的2020,确实有点难捱。

01

国潮联名款被指少林寺指责侵权

多重危机下森马服饰“雪上加霜”

屋漏偏逢连夜雨,少林寺官网的一则声明将森马推上了风口浪尖。

声明显示,森马Semir各线下实体店、天猫“森马官方旗舰店”、微信小程序“森马官方掌上旗舰店”、拼多多“森马品牌店”,以及淘宝、拼多多等众多其他店铺均在销售“Semir国潮跨界合作-国潮少林功夫森马”系列服装,未经授权将“少林功夫”用于服装标签及商品名称。

少林寺在声明中还表示,中国嵩山少林寺唯一的知识产权管理机构是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森马在得知侵权消息后,主动将少林寺相关的线上平台侵权服装全部下架。少林寺在声明中写道:我司为表达善意,主动联系森马公司,希望森马公司以更加有序、规范的方式参与少林功夫相关研发。然而,森马公司将我司通知函退回拒绝并且拒绝沟通。最新消息显示,森马公司已经重新将侵权少林寺的服装在各平台网店和实体店上架销售。

据天眼查app显示,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由释永乾持股10%,中国嵩山少林寺持股10%,释永信持股80.00%,法定代表人为释永福。

少林寺表示,森马公司设计并生产、销售上述所谓“森马×少林功夫”联名款服装的行为,易使消费者误认为上述服装商品是少林寺授权联名产品或者与少林寺及相关合作单位存在特定联系,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委托律师事务所展开相关法律行动,并将视受影响状况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根据商标网站资料显示,少林功夫的商标权确实属于中国嵩山少林寺。

而森马这边的态度却让人玩味。森马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森马是通过少林寺下属单位的合作公司获得了授权,对此,少林寺的态度是称“不可能”,并表示气愤。而一直未公开发布声明的森马却在线下悄悄产品标注更改了,在森马天猫旗舰店上,原本标注为“国潮少林功夫”的系列服装,已经更名为“国潮功夫”系列。在该品牌天猫旗舰店电商平台上,输入“少林功夫”关键词已经无法显示相关产品。

但是显然改名的诚意不够,在森马天猫旗舰店电商平台上,输入“功夫”、“国潮功夫”关键词后,其系列产品仍正常出现。在拼多多平台森马品牌店中,输入关键词“少林寺”依然可弹出女士卫衣、短袖T恤系列产品。而在森马的微信官方小程序店面上,输入“少林”关键词,依然可以搜索到大量“少林功夫”系列的商品在售。

而根据森马的官方资料显示,从今天7月开始,森马就推出了各种联名产品、品牌全域活动来进行品牌营销,目前在售联名系列包括少林功夫、花木兰、玩具总动员等多个IP。森马也表示,未来公司将推出更多联名,继续推出消费者喜爱的IP系列产品。

02

上半年净利跌逾97%

安踏向左森马向右

森马服饰创建于 2002 年,是一家以虚拟经营为特色,以休闲服饰、儿童服饰为主导产品的企业集团,旗下拥有以森马品牌为代表的成人休闲服饰和以巴拉巴拉品牌为代表的儿童服饰两大品牌集群。

就在前几天,森马刚刚发布了半年度业绩报告,这份报告确实不够亮眼,森马服饰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降。数据显示,其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7.34亿元,同比下滑30.24%;净利润0.22亿元,同比下滑97.01%;扣非后净利润亏损0.55亿元,同比下滑108.19%。同时,该公司线下门店急剧减少,直营及加盟店铺从最初的9556个,减少至8834个,报告期内减少722家。

关于业绩下滑的情况,森马服饰解释称,2020年上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包括服装行业在内的全球零售行业面临极大的冲击与考验,营业收入下降主要系报告期内受疫情影响销售减少所致。

在疫情黑天鹅的黑色笼罩下,今年国内,甚至放眼至全球来看,整个半年报的财报数据都不会太好看,尤其是依赖传统门店出货的服饰行业更是雪上加霜。但是森马的数据确实差到没法看。

商业的规则永远是,你大差不差,别人大踏步前进,你就相当于在退步。

在森马服饰发布半年度财报的同一天,安踏体育也发布了一份半年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安踏上半年营收仅同比下滑了1个百分点至146.67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净利润下滑了20.1%至23.77亿元,净利率下滑了3.9个百分点至16.2%;毛利率则较去年同期上升0.7个百分点至56.8%,创历史新高。

森马上半年营收则同比减少了30.24%至57.34亿元,不足安踏的一半;净利润大幅下降97%至0.22亿元;毛利率整体下滑1.7个百分点至43.14%,两大主营业务休闲服饰和儿童服饰的毛利率下滑均超过2个百分点。

我们简单做一些数据的对比,上半年安踏主品牌营收下滑了10.7%,FILA(斐乐)则逆势增长了9.4%,以DESCENTE (迪桑特)为首的其他品牌综合增长也达到8.3%。森马旗下的休闲服饰营收同比减少了38%,儿童服饰营收也同比减少了26.3%。

一样的境遇,但是却是不一样的业绩表现,森马的未来,令人堪忧。

03

疫情下的去库存之路

步履维艰,线上乏力

服饰行业,库存一直是各大品牌方绕不去的噩梦。而去库存,也自然成为了行业的家常便饭,今年疫情的影响,让库存的压力倍增,今年即使是最牛逼的品牌方,在庞大的库存面前也难言轻松,这几年,电商成为了众多服饰品牌去库存最重要的工具。

根据财报显示,在销售收入下滑的同时,森马服饰2020年上半年的存货为39.57亿元,占当期营收69.01%。而森马服饰的存货周转天数为223.10天,同比增加52.05天;存货周转率则从去年同期的1.05次,下降至0.81次。

电商转型其实一直是森马非常重视的布局,早在移动互联网之初,森马就在积极拥抱电商,曾经与美特斯邦斯推出自有电商平台邦购网、打造O2O情景式购物体验店、推出穿衣搭配平台“有范APP”,森马的电商一直做的不亦乐乎。

在电商蓬勃发展的这几年,森马是没有缺席的,得益于电商平台整体用户人群的增长,森马在天猫、京东、唯品会等众多电商平台都迟到了流量的红利。

在今年疫情后市场,森马跟安踏都加大了线上渠道的投入,但是取得的业绩效果却天壤之差。安踏上半年电商业务流水同比增长超过50%,“6·18大促”期间的同比增速达到78%;FILA(斐乐)、DESCENTE(迪桑特)、KOLON SPORT(可隆体育)的线上业务收入同比增长均超过100%。森马的国内线上营业收入同比增幅仅为 0.6%。

森马在电商领域的布局和表现,不能用差来概括,但是相比较安踏这样的抢眼数据面前,森马确实逊色不少。

04

结语

对于疫情前的森马来说,本来就正在经受线上电商品牌的强力冲击和传统国际大牌的市场下沉的挑战,而疫情所带来的并发效应,并没能刺激森马进化成更具竞争力的品牌,相反,在森马电商、去库存等多个维度都显露出之前并不突出的短板来。对于森马来说,还有很长的一段调整变革之路要走,希望这个成立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老牌服饰品牌能够继续发光,民族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