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同是天涯沦落人

老石醉醺醺回来的,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门关上了,老石半眯着眼走向沙发,脸朝着下身子直直倒下了。

此时,我在看电视,心里纳闷今天老石喝酒比前几天又多了。闻着空气里弥漫的酒精味,转头看着沙发旁,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老石,一时不知道想说什么。

和老石不止一次说过,为了工作不一定要这么拼,因为身体终究不是机器。老石常常笑着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拼这本钱就浪费了。我知道老石工作的原因,导致他根本无法真正逃离喝酒。按老石的说法,做我们这一行的,哪个不能喝个白的加啤的,不然人家客户压根不叼你啊。

我和老石从初中就认识了,那时一个班,至于怎么玩到一块的,我想或许是不打不相识了。进了初中时,和老石没过多久就干了一架,具体什么原因倒是忘了。以至于现在,老石还说那时候看你老实,我逗你玩,哪知道你这么火爆,说干架就干架。老石挺不老实,我老实,可我打起架来手脚不老实,于是老石也就被我,搂着脖子绊着脚给整老实了。

年轻谁也没把打架当真,老石和我干完一架,又做了前后同桌  ,彼此的关系,因为靠的近性格上都爽快,所以也就玩到一块了。

此刻,我拍了拍沙发上老石的背,喂老石,要不要喝点水。老石嘴里嘟嘟啷啷不知道说着什么,我叹了口气站起身倒了杯水 放在茶几上。扶着老石翻了个身,老石闭着眼,胸口微微起伏,身上有着一股浓浓的酒精味。

谁能想到最不喜欢喝酒的老石,会喝这么多酒,一连三天老石早上精神抖擞的出去,晚上一脸醉意的回来。有过一段时间,老石下班回来的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我还笑他,你这可比我悠闲多了。当时老石一脸平淡的笑着说,真有这么悠闲就好了,那我早点退休,每天吃存款的利息就完事了。现在看看,身边的老石,难以想象酒桌上,那笑着一杯碰一杯,带着笑喝着那辣喉的酒 ,心里是什么滋味。

我不是老石,可我也喝过酒,能明白同每一个拥有足够话语权的人,必须要敬酒的。哪怕遇见过,有的领导以茶代酒。我也站起身弓着腰,举着杯子碰杯,连着喝两小杯59℃的酒,脸上务必带着无比光荣的笑意。

那个夜晚里,走出酒店后,走回去的路上,我一边走一边吐,连着吐了三回。身体软的像泥,靠着同事搀扶,才得以行走。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心跳砰砰砰的加速,呼吸急促眼前一片黑。回到房间到了床上躺着,整个夜晚,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真正意义上的痛苦。那一晚漫长的,让我无聊到 ,闭着眼轻轻呼吸数着自己的心跳声,喝完酒后,心脏一直砰砰砰,砰砰砰,犹如敲鼓一般。

此刻我面前的老石,和从前的我有什么区别,一样的没有选择 一样的只能接受。说到底我和老石,和所有没有话语权的人,不过是酒桌上赔笑敬酒的存在,不过是他们大多数人口中,一个挺能喝挺不错的小伙子。

路很长,酒杯要倒满,该喝要喝。弯一次腰,低着头,一手托杯底一手扶酒杯,比人家酒杯低一头,碰一碰杯。脸上带着笑,一口干完了,很好你的路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