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李商隐


1、原文  《有感》    李商隐

中路因循我所长,  古来才命两相妨。

劝君莫强安蛇足,  一盏芳醪不得尝。

2、注释:

中路:即中途。宋玉《九辩》:“然中路而迷惑兮。”

因循:悠游闲散。为“争名”、“趋竞”的反面。

我所长:我的长处。

安蛇足:《战国策·齐策》:“(楚)有祠者,赐其舍人一卮酒。舍人相谓曰:‘数人饮之不足,一人饮之有馀。请画地为蛇,先成者饮酒。’一人蛇先成,引酒且饮之,乃左手持卮,右手画蛇曰:‘吾能为之足。’未成,一人之蛇成,夺其卮曰:‘蛇固无足,子安能为之足?’遂饮其酒,为蛇足者终亡其酒。”

芳醪:美酒。

3、译文:

我本来应该按照自己的长处走一条更中正(即不投机)的道路,自古以来才华越好的人命总是不好。劝君不要画蛇添足,一盏美酒喝不着。否则易生枝节,好好的中正大路不走想着走捷径,容易走错,最后没有好结果。

4、李商隐(约813年-约858年),晚唐著名诗人,字义山,号玉溪(谿)生,又号樊南生,原籍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  ,祖辈迁荥阳(今河南荥阳市)。

李商隐是晚唐乃至整个唐代,为数不多的刻意追求诗美的诗人。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

李商隐的曾祖父李叔恒,十九岁登科进士,位终安阳令,祖父李俌,位终邢州录事参军。父亲叫李嗣  。李商隐出生时,其父李嗣正任获嘉县令。三岁左右,李商隐随李嗣赴浙。不到十岁,李嗣去世。李商隐只得随母还乡,过着艰苦清贫的生活。在家中李商隐是长子,因此也就同时背负上了撑持门户的责任。李商隐在文章中提到自己在少年时期曾“佣书贩舂”,即为别人抄书挣钱,贴补家用。李商隐“五岁诵经书,七岁弄笔砚”,回乡后曾从一位精通五经和小学的堂叔受经习文,至十六岁,便因擅长古文而得名。此外,写得一手秀丽的工楷与一手好文章。

幼年的环境和所受的教育使李商隐的世界观基本上属于儒家体系,其人生态度是积极入世、渴望有所作为的。同时,他颇能独立思考,很早便对“学道必求古,为文必有师法”的说教不以为然,甚至萌生出“孔氏于道德仁义外有何物”这样大胆的想法。在诗歌创作上,他起初醉心于李贺奇崛幽峭的风格和南朝轻倩流丽的诗体,曾仿照它们写了许多歌唱爱情的诗篇,如《燕台》、《河阳》、《河内》等。待屡次下第和被人谮毁的遭际向他显示了人生道路的崎岖不平,他的诗便开始表现出愤懑不平之气和对社会的某些批判。大和末,甘露之变以血淋淋的现实打开他的眼界,使他在思想上和创作上都大进一步。这时他写的《有感二首》、《重有感》等诗,批判腐朽政治已相当深刻有力。

在《唐诗三百首》中,李商隐的诗作占廿二首,数量位列第四。据《新唐书》有《樊南甲集》二十卷,《樊南乙集》二十卷,《玉奚生诗》三卷,《赋》一卷,《文》一卷,部分作品已失传。有《李义山诗集》。

李商隐的诗歌流传下来的约600首,其中以直接方式触及时政题材的占了相当比重。李商隐的咏史诗有很高的成就。它们绝不是“发思古之幽情”的无病呻吟,也不同于前人那些托古以述怀的诗篇,而是着眼于借鉴历史的经验教训来指陈政事、讥评时世加以补充发挥,使咏史成为政治诗的一种特殊形式。

李商隐诗歌成就最高的是近体诗,尤其是七言律绝。他是继杜甫之后,唐代七律发展史上的第二座里程碑。

李商隐继承了杜甫七律锤炼谨严、沉郁顿挫的特色,又融合了齐梁诗的浓艳色彩、李贺诗的幻想象征手法,形成了深情绵邈、绮丽精工的独特风格。如《重过圣女祠》借爱情遇合,于写景中融合比兴象征,寄寓困顿失意的身世之感;《春雨》将李贺古体诗的奇艳移入律诗,语言绮丽而对仗工整,音律圆美婉转,意象极美。但他的诗中因爱用僻典,诗的整体意旨往往隐晦。其次,李商隐将人生慨叹的抒写向更深细隐晦方面发展,善于用艳丽精工的艺术形式表达惆怅落寞的情绪,诗中充满了迷茫与悲凉的体验,作品深婉精丽、韵味深厚,“近而不浮,远而不尽”,富有象征暗示色彩,有一种朦胧美。如《锦瑟》,关于其诗意,历来众说纷纭:有悼亡说、寄托说、恋情说、听瑟曲说、编集自序说、自伤身世说等多种解释,表达幽微深远,具有朦胧美。再次,他的诗歌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其心灵的象征,是一种纯属主观的生命体验的表现。李商隐的七绝如《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夜雨寄北》、《夕阳楼》等,较多抒写身世之感,感情细腻,意境婉约,诗中贯穿着身世和时世的悲感,具有沉痛凄切的抑郁情调和忧伤美,在艺术上更是细美忧约、沉博绝丽,在精工富丽的辞藻中,朦胧含蓄地表达自己的情思,成为伤感唯美文学的典型。

李商隐的诗歌有广泛的师承。他悲怆哀怨的情思和香草美人的寄托手法源于屈原,他诗歌意旨的遥深、归趣难求的风格与阮籍有相通之处。杜甫诗歌忧国忧民的精神、沉郁顿挫的风格,齐梁诗歌的精工艳丽以及李贺诗歌的幽约奇丽的象征手法和风格都影响了李商隐。李商隐的一些长篇古体,雄放奇崛又近于韩愈;他还有少数诗歌清新流丽、纯用白描,脱胎于六朝民歌。李商隐善熔百家于一炉,故能自成一家。

5、理解之前应该了解下作者写作的背景,李商隐(公元813—858),男,汉族,字义山,故又称李义山,号玉溪生、樊南生(樊南子),晚唐著名诗人。杜牧堂兄、邠国公杜悰的表兄弟。19岁因文才深得牛党要员太平军节度使令狐楚的赏识,引为幕府巡官。25岁进士及第。26岁受聘于泾源节度使王茂元,辟为书记。王爱其才,招为婿。他因此遭到牛党的排斥。此后,李商隐便在牛李两党争斗的夹缝中求生存,辗转于各藩镇幕僚当幕僚,郁郁而不得志,后潦倒终身。

李商隐一生的尴尬处境都在于此,恩师是牛党,却去拜了李党的岳父,在牛李之争中被双方都认为是投机者和背叛者。李商隐一生都在为此付出代价。

所以这首诗写的是他的自己的故事,故而冯浩也评之曰:“低摧吞吐,字与泪俱”。此“泪”非儿女情长之泪,而是一个失败、无能的男人流下的身世之泪,感遇之泪。

“中路因循我所长”,本意是:我本来应该按照自己的长处走一条更中正(即不投机)的道路。这句诗里没明说的意思结合他的际遇才能解读出他对自己投机行为的悔恨。

“古来才命两相妨”,是用来自嘲,也可以理解为类似阿Q的自我精神胜利法,意思是:自古以来才华越好的人命总是不好。同杜甫的”文章憎命达“之句。

“劝君莫强安蛇足,一盏芳醪不得尝。”这两句是连在一起的,此处用的是典故。引自【战国策】:“楚有祠者,赐其舍人卮酒,舍人相谓曰:‘数人饮之不足,一人饮之有余,请画地为蛇,先成者饮之’。一人蛇先成,引酒且饮,乃左手持卮,右手画蛇曰:‘吾能为之足’。未成,一人蛇成,夺其卮曰:‘蛇固无足,子安能为之足’,遂饮其酒”。李商隐以此来做为自身际遇的警言提醒别人:不要画蛇添足,否则易生枝节,好好的中正大路不走想着走捷径,容易走错,最后没有好结果。

6、李义山此诗一般不为选家所青睐,但绝对是义山小诗中的上品,情感虽竭力自我纾解,终究不是伪装的套话可比,有一点人生阅历的读来肯定有切肤之感,冯浩也评之曰:“低摧吞吐,字与泪俱”。此“泪”非儿女情长之泪,而是一个失败、无能的男人流下的身世之泪,感遇之泪。

此诗的背景无需详细考证,无非天天都在发生的老套故事:一个男人为了向上爬,要尽快攀高枝,走非常途径,结果此路不通,连带原来以为顺理成章的好前程也没了。好比说一个大学生毕业五年了,按理马上就能升个副科长,但心急,去托关系想谋个科长,结果上面说这个小同志有问题啊,要查,最后连副科长也没得作。所以李商隐起头就叹道:“中路因循我所长”:我这人本来还算有点小才,走正途未使不能飞黄腾达,竟鬼迷心窍偏去走歪路,结果是画蛇添足,最后落得个鸡飞蛋打。“古来才命两相妨”之句不过是强自宽慰,甚至自我讽刺的阿Q精神胜利。

其实,世上大部分人只是适合“中路因循”,但时代浮躁、人心不足,多少人幻想一夜暴富,走捷径,最后无不蹉跎青春,追悔莫及,此足为年轻人戒,亦以自勉。

诗的第二句云:“古来才命两相妨”,才能和命运是个什麽关系呢?我认为,在社会环境正常情况下,才能和命运成正比例,即才能越高,命运越好。但在社会环境异常情况下,才能和命运成反比例,,即才能越高,命运越糟糕。与李的“古来才命两相妨”诗句同类的,还有杜甫的“文章憎命达”,“古来才大难为用,终日坎坷缠其身”,等等。不久前读到报栽一副漫画,题为“武大郎开店招徒,比我高的,一个都不要。”看古往今来,怀才难遇的,不是少数。为什麽?“才高人愈妒”,有一联云:“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忌是庸才”。

7、日本诗僧大沼枕山曾经说过“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六朝与晚唐都是古代诗歌倾向于绮妍的时代。而提到晚唐诗坛,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李商隐。

学古代文学的人都会知道,在唐代诗歌史上要划分初盛中晚四个时段,每个阶段的诗风有着显著的差别。然而从网上搜的资料来看,对于划分的时间上具体还是有争议的。这里有两个版本,当然这两个版本未必都是正确的甚至可能都不是正确的,不管怎么说,既然有这两个版本存在,我们且拿来对比一下。

初唐:甲:618—712,乙:618—713,看来618是没问题的,唐代建立。而在截止时间上相差一年。一年也就三百来天吧,其实差别也不是太大。

盛唐:甲:712—762,乙:713—766,这个在截止时间上差了四年,这个就稍微有点差别了。

中唐:甲:762—827,乙:766—840,这个截止时间差到了13年,很明显了。

晚唐:甲:827—859,乙:840—907,差别相当大。但是这个差别我觉得甲的划分很奇怪,我们都知道唐朝是907年灭亡的,而甲种划分方式在初唐的起点划分的是唐朝建立,而晚唐的截止却在859年,那859—907年的应该怎么办呢?很令人费解。

说了一下这个诗歌史上的重要现象,我们把话题重新回到李商隐身上。

说李商隐是个晚唐诗人,其实他出生在中唐。但是看一个诗人你不能看他的出生日期啊,毕竟他不能一出生就写诗,我们还是应该看他诗作比较成熟比较多的时期,看他的活跃的时期。

李商隐出生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元前812年——这个其实有争议,有人说是811年,有人说是813年,总之就是上下一千多天的事儿,袁行霈本的《中国文学史》采用的是公元812年这种说法,而死于公元857年,这个也是约数,他的出生死亡日期都是不太确定的。按照这个说法的话,李商隐活了47岁,虚岁47岁——我们知道古人都是论虚岁的。

李商隐在这个世界上活了47年,47年的人生中留下了流传千古的诗作。我就不按照李商隐的生活经历顺序来讲了,记那些无谓的数字没多大意义。为了好记,我按照李商隐的不同交际人群来讲一下,从不同的系统完善这个人的形象。

首先来个概述,通过阅读李商隐的传记,了解他的生平,我觉得这个诗人是个比较纯真的人,是个比较正直的人。我觉得人就那么几种类型,李商隐属于重情义的人,这种人在政坛上可能就会表现为不得志。个人好比一颗明珠,容不得灰尘的玷污,而多数情况下的政坛如同一滩浑水,这些都是必然的。

有句话叫做性格决定命运,我说过我觉得这句话还可以说的更明白细致一点,再完善一点。我想说,环境影响你的性格形成,而性格决定你面临问题时的选择,你不同的选择就会决定你的人生你的命运。画个简单的图就是:环境——性格——选择——命运。

首先讲一下李商隐的身世。唐朝人重视门第,连李世民都要攀附到道家的圣人老子李耳那边去,来显示自己出身是比较高贵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唐朝道教兴起的原因。

李商隐要是说往上追溯呢 ,首先能追溯到汉代大将李广那里去。李商隐是李广的第31世孙,这个已经很了不起了,而且是比较可信的。第二,我们不能忘了唐代的统治者是李氏宗族。李商隐说自己是唐王室的远支,但是这个是不是真的就不一定了,反正他是这么说的我们听听也就可以了。如果这些都是真的,也就是说李商隐的先辈们都曾经有过赫赫荣光。而李商隐家里当时已经算是没落了,没落子弟,想起祖上的荣光,必然会有些郁郁不得志的感受。

李商隐家族的男丁不是很兴旺,而且往往会英年早逝,李商隐的曾祖曾经颇有诗名,当年与那个写《逢雪宿芙蓉山主人》的刘长卿齐名,然而也是英年早逝,很可惜。

李商隐的曾祖死后,曾祖母卢氏对这个家族的贡献不可小觑。虽然卢氏是个女流之辈,但是卢氏也是出自大户人家,很有见地。丈夫死后,他带大了自己的儿子,而儿子也很早就死了,丧夫丧子,家境窘迫,即使这样,卢氏还是尽力让孩子们读书,这个传统一直就这样维持着,这是相当难得的,这样微弱的一脉书香多亏了卢氏的小心维护,才得以传承。即便是李商隐的几个姐姐,在这种情况下,也是认字的,知书达礼。李商隐跟曾祖母没有见过面,但是一方面得感谢这个曾祖母,另一方面其实精神上也会受到曾祖母的影响。

除此之外李商隐的父亲也是早死的,而在李商隐的实际生活中扮演了父亲这个角色的人应该是他的堂叔李某。这个李某是个非常有才的人,但是性格里面有着一股子的不入流俗,他“讲孝道、轻禄仕,不事权贵,”尤其“满肚子的不合时宜”是个“狷介之士”,他品质高洁,才学出众,对李商隐及胞弟影响都非常大。

堂叔李某才华横溢然而却发誓一生不踏入仕途一步,只是在家乡安心做学问。偶尔在族中收几个子侄来教。

当时有人包括有个叫崔戎的人来劝说堂叔出仕,都被堂叔婉言谢绝了。这个崔戎也是个比较正直善良的人我们以后还会提到。

堂叔李某写得一手好字,但是却基本不自己写东西,即便是写信,也是招呼李商隐等过来记录代写,偶然有一次破例自己亲自写了一篇佛经刻到碑文上,后来见到摹写的人很多,有一天他就驾着鹿车把那块石碑晕倒了佛谷中,混到了一堆石碑里面。行动如个顽童一般。李商隐包括李商隐的弟弟都受到堂叔的影响,字体非常漂亮。而旁观堂叔做的这些事情给李商隐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带来了极大的快乐,甚至影响到了他的思想和行止。使他小小年纪就不再以凡俗的眼光看待事物事件,甚至是时有独到见解。而李商隐成年后对堂叔也非常的尊重,几乎就是当做父亲来看待。

李商隐有三个姐姐,一个弟弟,在与寡母姊弟的窘迫生活中,李商隐受家人的影响非常大。

首先是大姐姐,李商隐的大姐姐去世很早,在李商隐出生之前,李商隐对这个姐姐没有多少印象。而二姐姐则非常不幸,温柔敦厚的二姐遇人不淑,所嫁非人,尽管李商隐的这个姐夫也算是名门之后,但是二姐姐与丈夫的感情不好,很快就被夫家以莫须有的罪名休回来了。二姐含冤抱恨抑郁而死。这个姐姐的不幸遭遇在幼小而早熟的李商隐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在他心灵里投下了不灭的惨淡的影子。而幼年的经历和感受往往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事实证明在后来李商隐常常的一生当中,他都是同情爱护那些柔弱美好的女子,而对于当时的婚姻的弊端有着切肤之痛甚至是刻骨的痛恨。

李商隐的三姐还是比较幸运的,嫁给了一个我们山东的老乡,孔孟之乡的人还是比较厚道的,事实也是如此。这个三姐夫姓徐,做很小的官,然而在李商隐一家生活窘迫的日子里,多亏了三姐跟三姐夫的接济度日。甚至是到了后来三姐不幸死去了,三姐夫还是继续接济他们并没有停止。

三个姐姐,一个直接就没有见过,一个生活悲催所嫁非人郁郁而死,一个生活比较幸福然却也不幸早亡,这些给李商隐后来的诗歌不多不少的添了忧伤的成分。

李商隐兄弟两个感情很好很稳定,关于李商隐的弟弟,除了在一桩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上阻止了李商隐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关于这个被阻止的婚姻,我们讲到李商隐一生经历的女子的时候还会有所涉及。

接下来讲到李商隐与当时的政客的关系。

主要是五个人,令狐楚,令狐绹,崔戎,王茂元,刘蕡。

在踏入仕途之前李商隐曾经有过一段抄书为生的日子,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去给大户人家抄书。由于李商隐的字体比较漂亮,而且是个很有书生气质的人,那些有书要抄的大户人家对李商隐都很有好感,都愿意把书给这个年轻人去抄。其实这份工作虽然辛苦,甚至有些伤害身体——李商隐后来近视眼,但是就是抄书的过程中李商隐也得到了见识这些书的机会,尤其是有一些非常有价值的书,这对李商隐来说是求之不得的。

李商隐还是向往仕途的,跟很多唐朝的其他大诗人一样,没想着要以诗歌为职业,他们想心都是向往着仕途,却没想到自己在仕途上磕磕绊绊,反倒成就了诗名。

唐朝的仕途,要么走科举,要么就是干谒。找一些有权有名有德有才的人去推荐。

就像是李白“生不愿做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就像是白居易带着诗歌去拜访大诗人顾况,就像是孟浩然也坐观垂钓而尤有羡鱼情。

李商隐找的第一个人就是,崔戎。就是那个曾经劝堂叔出仕的崔戎。

其实这条线还是堂叔给接上的。

但是崔戎说我有事我给你推荐一个故交吧,你去找令狐楚。

于是几经周折,李商隐来到了令狐楚的幕府。事实上令狐楚一生都对李商隐非常器重,让李商隐跟自己的三个儿子一起学习,甚至是到了自己死的时候,这个表还是让李商隐写的,充分说明了对李商隐的厚爱。而且难得的是令狐楚这个人非常的正直,人品很好。

令狐楚死后,令狐家的人仕途最畅通的是令狐绹,一度令狐绹跟李商隐关系非常好。甚至是李商隐的中进士都是令狐绹的帮忙。

当时有十年李商隐多次考科举不中,那是相当痛苦。直到后来有一次,主考官是令狐绹的好朋友,这时候令狐绹装作无意中跟这个主考官说起科举的事情,主考官问令狐绹有没有什么很有才的朋友参加考试,令狐绹说了九个字:李商隐,李商隐,李商隐。于是李商隐就中进士了。其实有时候想想挺讽刺,但是当时的李商隐还是挺高兴的。古时候的读书人十年窗下无人问就盼着一举成名天下知,多年之后垂垂老矣还想着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中举的确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可以说是仕途的开端,也是对你能力的承认。

然而令狐绹跟李商隐的关系却不是一直这么乐观的。后来令狐绹跟李商隐掰了,甚至彻底掰了。

也许要归于当时党争倾轧的政治环境,也许是因为李商隐重情义的个性实在不适合混官场,也许还要说令狐绹的人品实在不能跟乃父相比。如果说令狐楚的政治生涯有着某种为国为民的成分,是个政治家,那么令狐绹更单纯就是个政客。

令狐绹与李商隐的掰了,还与下面这个人有关系,那就是王茂元,也就是李商隐的岳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李商隐的这个岳父被人认为是李(德裕)党的人物,而令狐绹是牛党中坚。在令狐绹看来,这是对自己的背叛,甚至是对父亲的背叛,是一种忘恩负义的行为。事实上从此后,令狐绹没少给李商隐的仕途使绊子。

再提一个人,就是刘蕡,提到这个人其实是为了解释一下李商隐跟令狐绹的掰了。

李商隐跟王茂元走近,从李商隐的个人性格看来,是个人私交,李商隐的朋友不分党派只分人品。也同样是因为李商隐是个重情义的人,他重视的不是仕途的最显达,如果李商隐是这样的话,其实凭着他跟令狐绹的关系,他在仕途上完全可以一帆风顺,而不用那么颠沛流离。与刘蕡走的很近,他不在乎刘蕡是不是被贬,他只是为这个人才可惜,这就是李商隐的行事准则,不是党派,不是是否当权,而是这个人,仅此而已。

但是即使如此,他跟令狐绹的情义尽管曾经努力挽回终于还是无可奈何了。也就意味着在令狐绹后来扶摇直上的时候自己的不得志也就命中注定。

接下来谈谈李商隐生命中的女子们。李商隐的爱情诗写的如此缠绵悱恻,令人动情,想必是经历了几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这里有三个女子值得一提。首先是女冠宋华阳,女冠就是女道士的意思。宋华阳是李商隐在玉阳山时认识的,是一个婢女,地位比较低,也就比较身不由已,后来由于替李商隐着想,最后制造了一个误会离开了,从此生命中再无交集。李商隐很多诗歌是为了这一段爱情而写,如那首著名的无题诗(相见时难别亦难)。

后来认识了一个巨漂亮的邻家小妹式的女孩子叫做柳枝。柳枝是李商隐堂兄的邻居,但是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家,李商隐跟柳枝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李商隐是想娶柳枝的,但是李商隐的弟弟不同意。这个其实很奇怪啊,一般都是长兄为父长兄为父,弟弟听哥哥的,这个弟弟反倒过来管起哥哥的事情。其实这个还是跟唐朝的婚姻有关。唐朝的很多读书人都会选择娶大户人家的小姐,从而成为自己仕途上的进身之阶。这时候如果李商隐娶了默默无名的柳枝就明显失去了这样一个机会,所以李商隐的弟弟这样的态度也是可以理解的。正当李商隐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柳枝被东都侯偶然看到后抢走,这个事情始终另李商隐痛苦不已,尤其是李商隐后来得知柳枝境遇很悲惨的时候,几番寻找都没有结果,大有那种“上穷碧落下黄泉”却遍寻不见的无奈,也许是柳枝有意识地躲着他吧,在落魄的时候不希望自己曾经的爱人看到。

李商隐的妻子则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是王茂元的七小姐,与李商隐共同生活十三年,温柔贤惠,育有一子一女,夫妻伉俪情深,只可惜二人聚少离多,后来王氏早早去世。留下了李商隐跟一对儿女。李商隐为妻子写的诗歌也很多非常有名,例如那首《夜雨寄北》,例如那首《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还有妻子去世后的追思之作《锦瑟》更是广为传诵。

李商隐的婚姻给自己的仕途带来了无尽的麻烦,岳父王茂元被认为是李党的人物,是令狐绹的对头,而李商隐的一生几乎在政治上是无所作为的。

李商隐的妻子的六姐嫁给了李商隐的同年韩瞻,韩瞻是个世家子弟,与李商隐的关系也不错,韩瞻夫妻对李商隐家的帮助照应也不少,在妻子死后,一对儿女就是在姨父家里寄养。而且后来韩瞻的儿子晚唐诗人韩偓还曾经与自己的表妹谱出一段为人称道的恋曲。

韩偓小名叫东郎,李商隐非常喜欢他,常常指点他,而东郎也很喜欢这个善作诗文的姨父,非常尊敬他,常常向他讨教。后来终于也颇有诗名。

很有必要提一下李商隐与诗人的关系。

1,杜甫。

杜甫是中唐诗人,诗圣,唐诗的集大成者。在诗歌史上我们通常李白杜甫诗仙诗圣合称“李杜”,李白比较浪漫,主观感情强烈,杜甫则比较客观,写实,通俗,后来在晚唐还有个小李杜即李商隐和杜牧。

在小李杜中比较有意思,就是小李学的是老杜,而小杜学的是老李,走的路子很有特点。诗歌风格的形成是比较复杂的,既有诗人个人的生活环境还有经历的原因,也有别的诗人的影响。

2,李贺。

李贺与李商隐同样是李姓,生活经历也有共同之处。李贺也是随着寡母弟妹,生活艰难,才高命蹇,而且李贺的经历很让人愤慨。李贺很受当时的大诗人韩愈的赏识,再加上本人比较有才,容易遭人嫉妒。于是就有人说了,李贺父亲名字叫做李晋肃,所以得避讳,你李贺就不能考进士了,因为“进”“晋”同音嘛!

话说这个避讳是很害人的。就为了这个李贺就没有机会参加科举了。当时韩愈极力为李贺争辩,还写了篇有名的《讳辩》说父名晋肃则子不得举进士,父名仁则子不能为人乎?但是没有用,李贺还是没能参加科举,最后就那么郁郁而死了。

李商隐非常崇敬李贺,而且诗歌受到李贺的影响也比较大。李贺诗歌善用想象,李商隐善用象征,这些其实也是有共同之处的。

李贺是27岁那年就死了,可谓是英年早逝,李商隐曾经见过李贺一个出嫁了的姐姐,姐姐看到有人对她弟弟如此的崇敬其实也是比较激动的。那次天才诗人李贺的一些事情就那么由一个中年妇人缓缓道出,充满了人生无常的伤感和无奈。令人比较动情。

3,杜牧。

杜牧不得不提。李商隐跟杜牧私交也不错,杜牧也是个比较单纯的人,后来也是因为得罪了令狐绹而仕途不顺。杜牧字牧之,做过司勋员外郎,人称“杜司勋”,李商隐曾经写过一篇《赠杜十三司勋员外郎》,十三是因为杜牧排行十三,古代的时候人们也是这样称呼的,张三李四王八刘二十九陈一百二十八之类都是有可能的。这是封建大家族以曾祖为界排行称呼的。

这是李商隐跟杜牧,嗯,杜牧,杜牧之,杜牧字牧之。杜牧之?杜麻子?(想到张麻子上了)

4,温庭筠,段成式。

温庭筠与李商隐并称温李。温庭筠的词作也不错,那首著名的《忆江南》(梳洗罢独倚望江楼)可作为代表作。

段成式,是一个小说家。

刚才讲到唐代人以排行来称呼人像称呼杜牧为杜十三。而李商隐温庭筠段成式这三个人都挺有意思,都排行十六。所以人称李十六,温十六,段十六。这三个人风格有点像,所以人称“三十六体”。三十六不是六六三十六,不是三十六计的三十六,而是三个十六的意思。这个要注意区别

5,韩偓。

重新提一下韩偓,就是李商隐的外甥。当年李商隐曾经为韩偓写过一首题目比较长的诗《韩冬郎既席为诗相送因成二绝》里面有句诗歌叫做“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这句诗曾经被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贾政清客之口赞扬宝玉来着。李商隐给韩偓的诗则是其出处。

6,崔戎。

崔戎死后,李商隐经过李家旧宅,曾写过一首诗给崔戎的儿子崔雍崔衮即那首著名的《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中有两句“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在红楼中也有提到。

提到李商隐的诗歌,我们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那些爱情诗歌,非常美。其实李商隐的诗歌写的最多的是咏史咏物咏怀诗,但是写的最好的还是那些爱情诗歌。

除了咏史咏物咏怀,还有赠答诗,比如刚刚提到的那首《赠杜十三司勋员外郎》。

再者有人说还有爱情诗和无题诗。我就奇了怪了,爱情诗歌这个概念是按照题材分的,与赠答了咏史了还是一个层次,无题诗是怎么混进来的呢?无题照说只能对应“有题”啊?所以我觉得应该把无题诗歌去掉,或者是作为李商隐诗歌的一个特点来分析,就不要混进这种诗歌分类里面去了。

其实无题是李商隐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象征本来就够模糊的了,再无题更加剧了这种模糊。其实无题我认为该分两种,一种是真的无题,他用的题目直接叫做《无题》,另一类则应该是叫做“约等于无题”,比如那种以第一句前俩字为题目的,其实跟无题也没多大区别了,如那首最著名的《锦瑟》即是以首句“锦瑟无端五十弦”前俩字为题目。

我们说一个诗人很伟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对后世的影响。李商隐的诗歌中用典与象征是其最大的特点,对后世尤其是宋代的词作影响非常大,有一种说法是后人六七分学老杜,三四分学李商隐,足以看出李商隐对后人的影响之大。的的确确当得起伟大诗人的名号。

公元858年,李商隐47岁,过起真正的隐居生活,但是很快就去世了,死前身边只有幼子弱女,一二老仆。(注:原著《古来才命两相妨——李商隐传》作者: 吴晶,黄世中)

8、古来才命两相妨【出处】 唐·李商隐 《有感》

【鉴赏】 自古以来,一个人的才华与命运,常常是注定要相克相妨的。原诗中的中路: 即中途。我所长: 我的长处。芳醪: 美酒。原诗作者李商隐有感于造化捉弄人,于是写下了 “古来才命两相妨” 这句诗。千古以来,命运总是玩弄那些才华卓越的英雄; 这句诗从表面上看,似乎是看穿了命运的无情,事实上则是作者对现实人生所发出的不平之鸣,藉此发泄内心血泪交融的激情与痛苦,这与李白的 “古来圣贤皆寂寞” 含义相当。

9、即使天南海北,漂泊不定,一本唐诗一本宋词是一直要带在身边的。

唐诗多写相见欢,宋词皆是伤别离。李义山是例外,虽篇篇珠玑,却字字血泪。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隔楼相望,咫尺已是天涯。看得见的相思,触不到的温柔,永远自怜自伤。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明知那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境,明知,相思最后终成灰,可是,仍抑止不住心的眷恋,一如,花开的季节,虽有落红成阵,毕竟曾经万紫千红。

留得残荷听雨声,是寂寞的极致,却也浪漫到了极致,雨声滴碎荷声,天地万物皆比不过那点点滴滴的心事,均在雨中酝酿成仅可以古琴缓缓按下的弦音,谱成九曲回肠的旋律。

读义山的诗,需用全部身心去体会,去感知,去领悟,一句便可以铭心刻骨,憔悴三年。

失落或伤感的时候,写博,评者认为:史家不幸诗家幸,在我这里,便成了浮生不幸文字幸,愈伤感落寞,愈文思泉涌。

古来才命两相妨!这一生,也只好与文字结成良朋知音了。

10、谈谈诗。这个问题涉及两方面,一个是诗本身,一个是诗与生命的关系。 诗本身还可以分为虚、实两方面。某同学的诗,我觉得在实的方面,或者说在用词方面,比喻、 意象的运用都不错, 当然还没有到达象征层面。 我想谈的是虚的方面, 也就是音韵、 节奏、 气息。 对于音韵如何理解?现代诗的写作, 一般已放弃押韵, 那么它的内在音乐性如何体现?对此可以 思考。 深入一步谈节奏, 我觉得作者注意还不够, 诗多少有些滞重。 当然, 如果追求滞重的风格, 那就另当别论。可以追求滞重的风格,但如果只能相应这种风格,那就是问题。通过体会节奏以 化除滞重,也就是把节奏化开来,体会到里面什么是实,什么是虚,体会到其中的空隙,最后最 后,将堆垛化为云烟。在现代诗中,对节奏的体会化为音韵的自然。 另外就是注意气息。注意气息,听上去很神秘,其实不然。在写诗中,甚至在写文章中怎么体会气息,可以从注意自己的呼吸开始。怎样把呼吸和文字逐渐配合,然后在配合中一点点透出光明 来。文字之间有光明流露,尽管实际上看不到,感觉上是可以有的。体会节奏,其轻重的缝隙之 间就是气息。

刚才讲的是诗本身,虽然有点玄,我觉得不太重要,因为还是在技巧方面。更重要的理解是诗和生命的关系,广义的诗还可以推广于文学性写作。为什么?

中国历代都有这样的看法,诗和生命 很难平衡好。这层关系,可以用杜甫诗来表达:“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天末怀李白》)。 或者用李商隐诗来表达更醒豁:“古来才命两相妨”(《七绝》)。就是说,文章写得好,生命有 可能不好。过于用功于写作的人,把自己生命的精华全耗费到写作上,生命本身就难以精彩了。 这方面也可以有一个反例:“人无风趣官多贵,案有琴书家必贫”(袁枚《随园诗话》卷一)。可见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生命和诗(或者文学性写作)很难兼善,几乎不可能两边都好。

难道让我们就此甘愿做“人无风趣”之人?那也不见得。我觉得还可以寻一条新路,把两边平衡起 来,这对人有更大的才力要求。那就是生命本身是精彩的,然而缺少写作还不够精彩,所以需要写作来充实或点化一下。生命和写作有可能做到互相焕发,生命本身在某几个节奏点,需要写作来调节一下,才可能把精彩焕发出来,这才是写作的真谛。

有些人,甚至于一些好人,自己生命 的精华都用到文字上去了,把生命本身弄糟,我觉得没必要。写作不太重要,也不是不重要,是生命的组成部分。 我再重复一下,应该用写作来提高生命本身的纯度,调整它的音韵、节奏、气息,生命本身就是 诗, 那才是写作的真谛。 生命本身不精彩, 诗怎么会精彩呢。 如果力量不够, 把生命去支付写作, 文字虽然可能会好一点,但是生命太亏了,为我所不取。如果文字好而生命不好,我相信,这个文字还不是最好的。(张文江)

11、大中十二年(858),柳仲郢由盐铁转运使调任刑部尚书,李商隐随即罢职,举家迁回故乡郑州。这年年底,一代诗人就这样在凄凉寂寞中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七岁。

“古来才命两相妨”,李商隐的一生有着太多的坎坷、抑郁和孤苦。从十八岁踏入仕途到离开人世的三十年中,他有二十年辗转于各处幕府。远离家室,沉沦下僚。“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这是晚唐诗人崔珏《哭李商隐》中对他一生的最好总结。比起唐代许多杰出诗人来,他更加生不逢时。在他短短的四十七年生命历程中,竟经历了从唐宪宗到唐穆宗、唐敬宗、唐文宗、唐武宗和唐宣宗六个王朝,帝王如走马灯似的更迭。昔日煌煌的大唐帝国此时已经江河日下、日暮西山了。藩镇割据、宦官专权、朋党之争,唐朝社会的所有政治弊端都集中在这个时候,更何况李商隐还是“牛李党争”的直接受害者。

时世、家世、身世,从各方面促成了李商隐易于感伤的、内向型的性格与心态。他所秉赋的才情,他的悲剧性和内向型的性格,使他灵心善感,而且感情异常丰富细腻。多感、有情,及其所带有的悲剧色彩,在他的创作中表现得十分突出。那些纤柔细小、流离无依的事物,如莺、蝉、柳、蝶、泪、细雨,以及柔弱美丽的女子等,常常是商隐诗中吟咏的对象。

唐代诗歌经过盛唐和中唐充分发展后已难以为继,晚唐一般诗人的作品创造性不大,题材、境界较为狭小。但李商隐在中唐已经开始上升的爱情与绮艳题材、在向心灵世界深入等方面,把诗歌的艺术表现力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李商隐现存诗歌约六百首,多半属于吟咏怀抱、感慨身世之作。他以七律、七绝形式写成的抒情诗,尤其是无题诗,是其独特艺术风貌的代表。他的咏史诗情韵深长,善于突破“史”的拘限,真正进入“诗”的领域,将咏史诗的创作往更具典型性、抒情性的境界推进。他的咏物诗托物寄怀,表现诗人独特的境遇命运、人生体验和精神意绪,在物与我、形与神、情与理等类关系处理上作出了新贡献。

李商隐的诗歌对人的心灵世界作出了前所未有的深入开拓与表现。他因物兴感,其感触虽常由一点生发,但在抒情过程中渐渐融合多重人生感受,淡化具体情事,而扩展为对整个人生、世情的感知。许多诗歌所写的不只一时一事,乃是整个心境。他不像一般诗人,把情感内容尽可能清晰地表达出来,而是善于把心灵中的朦胧图像,化为恍惚迷离的诗的意象。这些意象分明有某种象征意义,而究竟要象征什么,又难以猜测,由它们结构成诗,略去其中的逻辑关系的明确表述,就形成如雾里看花的朦胧诗境,辞意飘渺难寻。因此,对商隐诗意的理解常常众说纷纭。

非逻辑的、跳跃的意象组合,朦胧情思与朦胧境界的创造,把诗境虚化等,这样的非写实的艺术表现手法,不仅极大地扩大了诗的容量,且留给读者以更大的想象空间。因此,在艺术表现手法的创新方面,李商隐在中国诗史上开拓了一个全新的艺术表现领域。

作为第一流的诗人,商隐诗的风格不仅是隐曲绵邈,也不只是一味沉缅于自我的忧伤,注目于个体的心灵。他的咏史诗,便有不少借历史讽喻现实,表现了诗人热切的现实关怀。

李商隐的诗是那样细美幽约,深情绵邈,意韵丰厚,以至于千百年来无数人反复咀嚼,苦苦思索。金代文学家、史学家元好问曾喟叹道:“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北宋初年的诗坛,曾有过一阵在形式上模仿李商隐的风雅,人称“西昆体”)清代吴乔说:“唐人能自辟宇宙者,惟李、杜、昌黎、义山。”(《西昆发微序》)李商隐确实是继李白、杜甫、韩愈之后,自成境界的又一大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