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刷电影《等风来》,突然觉得程羽蒙矫情

作者|桨小嗯

1、

昨天是中秋节,下午大约两点过的时候,我打开电脑,准备发稿子。三年来,我好像莫名养成了一个习惯,每逢遇到要写的稿子,或者要干的事,恨不得立马干完,越是拖着心里越不舒服。

其实稿子不用两点发,下午五点发也行。我知道的,可事没做完,玩得不自在,所以想提前发。

我把同事的QQ账号密码输进去,系统提示要用QQ扫码才能登录。我把码发给远在老家的同事,同事扫了一次又一次,我这边电脑没有任何反应。就这样,来来回回地折腾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用。

没办法,我们只好放弃扫码。同事在手机上登邮箱,然后将邮件转发给我。一次又一次,我退了又登,登了又退,不停地刷新页面,但就是没见到新邮件。

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明明几分钟就可以发完稿子,却在登录问题上耗了近三个小时。眼看着一下午的时间就要没了,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一遍又一遍地问同事文档有没有下载下来。

同事回:“不着急”

后来……又大约耗了半个小时,我终于找到了新邮件,在垃圾箱里。


2、

发完稿子后,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同事的那句话:“不着急”。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活和心态变得捉急的?走路的步伐开始加快的?”我仔细回想,找不到源头。然后…...想起了一部电影—《等风来》。

“无论你有多着急或者多害怕,我们都不能往前冲。冲出去也没有用,飞不起来的,现在你只需要静静地,等风来。”这是电影《等风来》里面,印象最深刻的一段台词。

恐高的程羽蒙(倪妮饰)是一位美食专栏作家,就是那种拿着月薪两千块工资,但要写出两万块稿子的不知名作者。大学毕业后,她一个人在上海打拼,最初的梦想是三年内在上海买套房,把爸妈接去住。后来,她发现这梦想有点困难,于是把它缩小,再缩小,简化成自己先在上海撑下来。可是,撑着撑着发现自己没有梦想了,只敢说还有愿望。



“愿望破灭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梦想破灭了……虽然都一样,可是听起来总让人有点接受不了。”

记得,第一次看电影《等风来》的时候,还在上大学。那时候,特能同情程羽蒙的辛酸。为拿到项目,她没日没夜地看完了八个版本的山海经,结果老板女儿嫌弃山海经土,活没了。为去意大利准备了三个月,结果社里不让去就不去了,被安排到条件差的尼泊尔。

主编说:“你去不去?不去我让广告部的小林去。”

再矫情,连尼泊尔也去不成了。程羽蒙咬咬牙,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并把真实的所见所闻所感写进了稿子里。然而稿子并没有通过,主编要的稿子,需要的不是真情实感,而是能让读者羡慕的爆款文。

刷第一遍的时候,挺讨厌主编这个角色的,觉得她太现实,倒挺佩服程羽蒙的,觉得她特坚强。

可是,三年后,再次刷《等风来》,突然觉得程羽蒙,有点矫情。


3

我们很多时候,都和那个因为献了一袋血,被男友提分手,跑到尼泊尔散心的李热血一样,只是感动了自己而已。

同为写作者,我非常能体会那种辛辛苦苦写出来一篇稿子,结果被告知取消用稿的心情。一篇稿子,虽然只有几百字,几千字,但要在空白的文档上敲出它们,实属不易。有时候,我们甚至会为了一个字,思索半天。但即便如此,又能怎样呢?写稿的过程只有作者知道,旁人不会在意的。

作为一枚将写作变成工作的作者,要随时做好稿子“白写”的心理准备,以及……有所妥协的心理准备。毕竟,那是工作,我们没有决定权。我们只能在写稿的时候,做到真诚,尽最大努力让稿子贴近自己的内心,对读者负责。

为什么会突然觉得程羽蒙矫情?

因为在她心里,付出就应该有回报,自恃清高,却又揣着一颗玻璃心。

为了不被别人看不起,自己掏钱预订网约车,走的时候跟饭友说:“公司给我配了车。”

刚到尼泊尔那会儿,因为嫌弃一路同行的王灿和几个飙方言的大妈,选择独行。晚上,突然断电了。她拿着手电筒走出房门,越想越怕,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像个疯子一样大半夜狂敲别人的门,想找人说说话诉诉苦,却全然不顾房内的人会不会被吓到。

起初,她打心眼儿里瞧不起王灿,觉得他就是个啃老的富二代。

策划项目没了,她怒气冲天地撕毁所有准备资料;去意大利的事黄了,她觉得特不公平;在尼泊尔遇上抗议活动,稿子没法发过去,主编要用别人的稿子顶上,防止版面“开天窗”,她跟主编谈交情,希望能用自己的稿子。



她不太顾大局,太把自己当回事。

因为自己活得拧巴,所以看谁都不顺眼;

因为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所以觉得自己特苦,社会特不公平。

可是放眼望去,大千世界,谁又活得容易呢?

当你倒霉的时候,还有比你更倒霉的人;当你偷偷在角落擦眼泪的时候,也有人在地铁上偷偷哭;当你伪装的时候,也有人和你一样身不由己。

我们都是凡人,没什么特别的,也没什么可抱怨的。若是能干,就要收起玻璃心和伪装,埋头默默努力,然后给自己创造一个漂亮的翻身机会。


4、

以前小时候,觉得一年特长,要等好久好久才能等到压岁钱。后来上学了,一年被掰成两半,一个上学期和一个下学期。再后来工作了,一年等于交四次房租。

家人催婚,工作压力大,生活成本越来越高,我们很多人都没有王灿的家境,不得不像程羽蒙一样加快步伐奔跑。

或许,我们一年挣的,不如别人一天花的多;

或许,毕业几年,没房没车没存款,像程羽蒙一样,连去欧洲的签证都没法办;

或许,梦想也变成了愿望,不敢再提;

或许,还毫无安全感地在某座城市形单影只地漂泊着。

没关系,别着急,只要还在跑,只要不退缩不逃避,风总会来!

就像罗志祥说的:“就算我50岁才轮到这个机会,我也要熬到那时候,只要我还活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