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记 (第一卷 神劫凡缘)

第一卷 神劫凡缘

第一章华山之巅




楔子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浩翰无际的宇宙,玄墨色的无尽苍穹里透出些许幽蓝,就像墨蓝的天鹅绒一般的美丽,显得深隧而神秘,大大小小的星星点缀在上面,不停的闪耀出钻石般的光辉,繁星灿烂,晶莹闪烁,愈发的引人眼眸。但是最吸引人注意的是那玄色天幕上的九颗闪耀的星星,原本无序的分布在天幕之上,却不知因为何种原因,居然移动的很快,正在以有序的状态进行排列着。若不细细去看,那九颗星星好像渐渐要排成了一条直线,犹如在浩翰的天幕上书写出了一个很大的“一”字。

无际的夜空,在世人的眼里虽说是异常的美丽,不过,天体的运行往往往往会超出世人的想像力。这种九星连珠的异象至少得万年乃至百万年才能出现一次,而每次当这样的异象出现时,会产生宇宙裂缝,会出现另一个异度空间,还可以让人意外的进入异度空间,但强大的能量势必对宇宙内的很多星球都会发生极大的危害,更有甚者,让沿着正常轨道运行的星球偏离轨道在宇宙中四处荡漾,往往会撞击到其他的星球,造成很多星球毁灭性的爆炸。

看似美丽的星星,此时却孕育着摧天毁地的力量,九颗星星受天体运行中某种力量的支配,如同列队的士兵一般,正在做着整齐队列的调整。

星光闪耀,在星体四周射出了一圈柔和地银光,照在围绕星体一圈的九人身上。细细看去,九颗星星的周围会围绕着八十一人之多。

每九个人围绕在一颗星星周围,排列的位置也很奇特,上下左右几乎每个方位都作了全面的设置。盘腿悬浮于第一颗星星上空的是一位须发俱白的老者,一身青衣长袍将身体罩于其内,满头苍苍的白发齐束于头顶盘髻,仅一支玉簪别之,左手扬掌抡起了一个半圆形,右手持一

个紫青色的月牙形的长杖指向下面的星体。此人虽说满头白发,但双目如炬,如同射出两道耀眼的光芒,令其他八个方位的人为之一震。

“各位严守自己的方位,控制着这颗贪狼星的运行轨道,勿使其偏离,此次事关重大,涉及到宇宙千万个星体以及亿万个生命的生存,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对待。”那青衣老者声音非常的洪亮,似乎融入了仙力,在寂静的夜空中如同雷鸣一般。

“鸿阳老兄,这次你号集大家前来,也算是为苍生做了一件大善事,真可谓功德无量啊。”悬浮于青衣老者左下侧的一位玄衣长袍的老者应道。此人衣着与被称为鸿阳的老者不同,他可算得上衣冠不整,一身玄色长袍只是随意的套在身上,上身松松胯胯,露出了大半截肚皮,圆圆鼓鼓的,就像一个大鼓一般,一张圆圆的娃娃脸,白色的长眉沿着眼角挂了下来,就像两条白色的面条一般柔软。一幅慈眉善目、笑态可掬的样子,让人不免心生笑意。

那被称之鸿阳的老者又道:“长笑老弟,身为仙家,当以宇内苍生福祉为念,只是我辈的份内事罢了,何来的功德之说。”

“哈哈~~鸿阳兄真是我辈的楷模,你放心,我会守好我的乾位。”被鸿阳唤为长笑的老者豪爽的大笑着。其实他即使不发出笑声,单看他那张娃娃脸,就能透出他的笑意了。

“嗯,乾位纯阳,为守住这颗星体的八位之首,为重中之重,长笑老弟,你要辛苦些了。”鸿阳似乎受了长笑的感染,也微微一笑道:

“鸿阳兄,我已稳守于我的坤兑位,勿劳你再多费心。”盘腿悬于长笑对侧的另一位衣着赤袍的老者手掐灵决道:

“嗯,窥天老弟,坤位明柔,与长笑老弟守着的乾位相辅相成,一阴一阳,是守住此星体的两个重要关口。”鸿阳道:

“此次幸好鸿阳兄不在入定清修中,由你堪察着环宇之内,否则我们八十一位仙友都关闭神识的话,那不止是环内万千生灵涂炭,即使我们这些仙家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窥天掐着仙决的右手闪出了一团道赤焰,映得他消瘦的脸上闪着红红的光晕。

“呵呵,窥天老弟,客气了。”鸿阳脸上淡淡一笑,脸色一正,不在再有笑意,有些感叹的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此次聚集九九八十一位仙友来对抗此天劫,自开天劈地以来,还真是仅此一遭。”

“那是!那是……”

“说的没错……”

“集八十一位上仙之力,有谓惊天地泣鬼神之举,肯定能顺利扭转乾坤。”

“嗯,肯定能成……”

……

其他六位老者纷纷附合,确实,虽说这些都是人人敬畏的上仙家,不过,他们成仙的时间也不及数十万年,像这样的天体异象也只是听过的传说而已,亲眼却从未见过。天体即使偶有小异象,也及时的被他们修正,所以他们对这次的异象也抱着必定能战胜的心态,有备而来。

鸿阳转首看了看沿着贪狼星向北的另外的巨门星、禄存星、文曲星、兼贞星、武曲星、破军星、不现星、常见星这八颗星体道:“其他的七十二位仙友已经各显神通,支扭转着星体的运行方位,我们也再增加仙力才行。”

“吟月神杖,龙啸九天!”鸿阳抡起的左手掐仙决,在胸前凭空虚划出一个圆形,化成一个闪着白光的光环向右手持着的长杖罩去。接着右臂一挥,将手的长杖向下面的星体一指,手中的长杖化作了九条泛着银光的飞龙向星体飞去。九道飞龙看似不大,但在接近星体的瞬间,突然体形爆涨,如同九龙戏珠,盘绕着星体窜行,稍倾即将巨大的星体裹于体内。向前运行的贪狼星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立刻被迫停下了前行,在无际的天幕上为之一顿,散发出宝蓝的光辉。

长笑大喝一声,左手急转,轻掐仙决,掌中泛出一个金色的圆珠,发出刺目的光芒,漂浮在空中,右手持着的金黄色的拂尘扫向金色的圆珠:“千丝万缕,重定乾坤。”只见被扫中的圆珠化身千万,拂尘也化成万道金光,将星体缠绕了起来。巨大的星体就如同被放飞在空中的风筝,万千道金光被长笑牢牢的攥在手中。

“斗转星移!”窥天也及时出手,食中二指并拢前指,一道绿色的光线从指尖射出,将手中的宙影仙器施出,绿色的光晕立刻破空而去,笼罩在贪狼星的周围,与鸿阳施出的银龙、长笑施出的万道金光叠加到了一起,犹如三道法力无边的大网,三光融合在一起,光线愈发的光亮与刺目,几乎看不到了星体本来的宝蓝色。

其他的六位仙家也相继施出仙器,大喝声此起彼伏,声音久久不衰,绕于宇内而不绝。

“天幻!”

“地傲!”

“破月!”

“挟风!”

“尘花!”

“游雪!”

六道泛出不同光芒的仙器随着喝声挟着雷霆之势,向星体迅速飞去。一时刺耳的破空声连绵不绝。贪狼星就如同一个超级大溶炉,各种光芒交织在一起,龙舞风扬,硬生生的将贪狼星体向反方向移去。

与此同时,其他围绕在巨门星、禄存星、文曲星等星体四周的仙家也相继施出仙器,集合全体之力将围绕着的星体向反方向扭转而去。原本正在运行正欲排列成一线的九个星体立刻失去了原有的有序运行,又被扭转的四处都是,且慢慢的运行向本来的轨道。

鸿阳见各大星体都已经众仙家的掌控之中,且向良性的方向运行,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不过,片刻之后,围绕在星体四周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下来,星体向原有轨道运行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鸿阳暗道一声:“不好!”立刻又将体内的仙力加强,源源不断的向贪狼星施去。围绕星体的光芒又增亮了许多。鸿阳的头顶已经冒出了阵阵白汽。他再用神识去察去长笑及窥天等仙家的状态,见他们脸上也渐露疲惫之态。

“众仙友再坚持一下,增加仙力以加速星体的运行,否则会功亏一篑。”鸿阳使用了仙界传音术,分化成八十道传音通道,向围着星体的仙家们同时传音。虽说每个星体之间相隔数千万光年,不过,仙家的传音术却是可以穿越无边的空间而依然有效。

瞬间就见九个星体的光芒大增,比之前更甚。而星体离正常的轨道也相距不远了。

“鸿阳兄,这次将星全归位后,咱们得到你的洞府内尝尝你珍藏的佳酿。早就听说你有一坛数十万年的陈酿了。”窥天笑道:

“他何止一坛,二十万前我在他洞府论道时,他就藏着一个大地窖的美酒了。”长笑也跟着笑道:

“知道你们两个酒仙的厉害,总是把鼻子伸的老长,哈哈~~~星体归位,我保证让众仙友畅饮一番。”鸿阳也爽直的笑了笑:“最后一刻了,大家再加把劲。”

星空中因为众仙家的这番说笑热闹了许多,他们又相应增加了仙力,各星体闪出的光芒又增亮了许多,几乎照亮了整个玄墨色的天幕,比那烈日高照时分还要明亮几倍,星体的周围发出了哔哔的气体爆破声。

“归位!”

八十一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一声大喝。这声大喝声异常的整齐,不过,震撼宇内的大喝声却透出了疲惫的感觉。众仙家的仙力在最后星体快要归位的瞬间几乎消耗殆尽。

九颗星体进入了正常的运行轨道,却在入轨的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

“轰!”

“啪!啪啪!”

星体瞬间爆发的巨大能量与气体相击,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以无法估量的摧枯拉朽之力向四周捷射而去,完全出乎众仙家的意料之外,此时想遁身而退,纵使是大罗金仙,也已经无法全身而退了。

“不……”鸿阳惊呼一声,立刻将仅余的仙力运足护身,周身泛起了淡淡的七彩光罩,将其罩于其中。

鸿阳的“不好”二字还没有说出,就被一般无法抵档的巨大能量袭来。手中的那柄吟月神杖被袭卷于巨大的能量中,被射入洗翰的星空之中。他的肉身也立刻被摧化为灰烬,元神也无法及时离身,也陷入这股巨大的能量之中。

只可惜这般能量爆发的不是时候,如果是他们仙力充足以及预备及时的情况下,这般能量或许对这些仙家并不会造成毁灭性的伤害,但偏偏在他们仙力几乎用尽的瞬间而出。令鸿阳措手不及。

众仙友中又数鸿阳的仙力为最,仙力比他稍逊的其他八十位仙友也无法幸免,几乎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肉身尽毁,失去仙力控制的仙器立刻乱成一团,凭着仙器本来的能量在空中横飞,闪现出各种色彩的光芒,就如同一颗颗在天幕上乱窜的流星。仙家的元神也随这股能量四处乱射,更有甚至,绝大部分仙家的元神已经不见踪影。形神俱灭的比比皆是。而余下的元神也在苦苦的挣扎之中。

都说仙家无所不能,可在浩翰的宇宙面前,在能量无法估量的天体运行面前,却也有显得无能为力的时候。正所谓人外有人,仙外有天。

良久,这种巨大的能量终于分散在了浩翰无边的天际之中,星空又恢复了平静和美丽。九颗星星又散发出美丽的光芒。谁又能想到,在这片美丽天景的前刻,曾发生过摧天毁地、威力无边的天劫呢。应了易家所云的那句“乐极生悲,彼极泰来。”看似美好的事物或许正蕴藏着无限的危机,危机过后也许就是一片美好呢?

夜空,一如众仙家施法前的那么宁静,星光依旧闪着熠熠的光芒。

众仙家的元神难觅其一,仙器也消失在茫茫的宇宙之中,也许会永远的在宇宙内穿越,等待着有缘之人。也许会流落到哪个星球上,未来也许是福?也许是祸……

第一章华山之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