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驾也疯狂 喬晓明 •简书 - 草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掐指算来,前推大概8--10年,一种新兴行业——驾校,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兴起。随之而来的是蜂拥的考驾热潮。近三五年甚盛。

        它似乎成为一种昭示:大局欣欣向荣,个人小有成就。

        更有甚者竟称:有车没车,有证。哈哈。

        因腰病曾在一诊所诊治。其医生却不能保证每天按时开门就诊,频频向患者留言致歉。究其原因是去参加考驾。另有一位年过五旬的朋友,连续三四年考试未果仍坚持不辍。

      就算是中国人发明了考试这一方法,纵观历史,即便在“学而优则仕”、“金榜题名‘’时的年代,恐怕都没有像今天的人这样,面对考试能心甘情愿地掏兜解囊、不惜举债,且争先恐后、百折不挠。

      考生们的吃苦精神和耐受能力是非凡的。路驾路考阶段,十几或二十来人一台车,大家聚集在野外公路边的树荫下、矮房旁,席地而坐,轮流待练或待考。一些平日里清高孤傲的靓女帅哥一个个同样被折腾得灰头土脸、疲惫不堪可毫无怨言。

    像说不清是“鸡生了蛋还是蛋生了鸡”一样,同样没人能说清是方式激发了考生热情,还是考生催生了学校的衍生。反正驾校开始“围城”。

        但有一条是明确的,“赶考大军”无形中抬高了市场的身价,便不知不觉地贱卖了自己。

      “疯狂”背后是一种“浮华”。不免也掩隐着一种骚动和凌乱。

      一边诅咒着恼人的马路拥堵,恨不得掐死开车上路的司机;

      一边又急匆匆、兴冲冲地扑向考场的怀抱,巴不得一举拿下那梦寐以求的小本。

      不是评论,没有褒贬。

      它就是一种事实客观地摆在那里。像当年的文凭热一样洪流滚滚势不可挡。

      疯狂也好,浮躁也罢,终究印证一个现象:社会在变。

        当这种热腾腾、闹哄哄的场景凉下来的时候,迎接的应该是一种理智和规范吧?。

                  图/文    喬晓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