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七 替死鬼(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动了起来,一时间大家都在猜测着前因后果,各种版本的故事应运而生,一时间本就凶名赫赫的光复街43号变得更加骇人。

不过,新闻的效力是那么的短暂,一个月以后,除了都市传说,什么都没有留下,所谓的夺命凶宅又一次淡出了大众的视线。

重阳子脱下了一直穿的道袍,换上了一身普通的中山装。收银台上摆着一个木质算盘,正被重阳子扒拉得啪啪作响。重阳子一笔一笔核对着夜言超市的帐,面上并无烦躁,反而带着几分兴趣。

“前辈。”重阳子抬起头,发现是龙蕊,后边站着一脸不情愿的邹广泰。

“二位是找师兄?还要等几天师兄才能出关。”

“我们是专程来找前辈表示感谢的。”龙蕊拉了拉身边的邹广泰。

邹广泰皱了皱眉,不情愿地道:“多谢前辈,虽然卉卉说你基本上见死不救,但至少你去了,卉卉也回来了。”

龙蕊使劲拉了一下邹广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重阳子摇摇头,叹了口气:“邹广泰说的并没有什么错,贫道确实没有做什么。邹卉能得救,全依仗刘晶的大无畏和真良善。“

提到刘晶,大家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沉重。

“红姐和砖头不知所踪。”重阳子低沉地嘱咐道:“还是要邹卉多小心,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


——2——

苍南市一中,高二三班。

邢倩倩沉默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显得异常低调。周围的同学看向她的眼光都有些不屑,悄悄地议论着什么。

邢倩倩知道她们在讨论什么,无非是自己贪生怕死,丢下朋友不管等等。

呵呵,你们谁不怕死?

邹卉也回来上课了,她告诉了几个人关于邢倩倩抛弃她事情,于是一传十十传百,邢倩倩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所有人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在背后议论她。

这天放学后,邢倩倩没有走,安静地坐在教室里。

邹卉也没有走,也安静地坐在教室里,等着所有人陆续离开。

窗外的喧闹声逐渐变小,学生们已经陆陆续续离开了学校。

邹卉站起来,走到邢倩倩的座位前,双手摁在桌子上,整个人压了过去,冷冷地盯着低着头的邢倩倩:“我该怎么称呼你?懦夫?贱人?婊子?”

邢倩倩没有抬头,低声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邹卉冷笑了一声道:“对不起能救回何璇还是刘晶?你说刘晶胆小,其实你才是最没胆子的贱人。”

邢倩倩两只拳头紧紧的攥着,咬着牙道:“对不起。”

邹卉身子又往前压了压,狠狠地说道:“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名声臭掉,每天活在所有人的指责当中。”

邢倩倩抬起头,眼神里闪烁着内疚和痛苦:“我知道自己错了,但换做你是我,你也会这么做。”忽然,邢倩倩看到邹卉的胸前,一枚平安扣从邹卉的衣服里滑了出来,轻晃着挂在邹卉的脖子上。

“怎么会在你这?”邢倩倩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后冷笑道:“原来你也是个只顾自己的贱人!”

“你说谁呢?”邹卉眼里喷着怒火,挥手打了过去。

邢倩倩一把抓住邹卉的手,站了起来,面上带着浓浓的不屑:“这个平安扣是刘晶保命的东西,没想到被你给抢了!”

“你怎么会.......”

啪!

邢倩倩一巴掌甩在邹卉的脸上,劲道之大使得邹卉身子一晃,若不是被邢倩倩拉着,似乎就会倒在地上。

“我是个混蛋,自会有对我的惩罚。”邢倩倩拉过邹卉狠狠地说道:“但你既然也是个贱人,就没有资格说我!”说完,猛地一推,邹卉倒退着倒在后边的桌椅上。

邢倩倩拿起书包,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室,邹卉捂着脸狠狠地看着邢倩倩的背影。


——3——

十月底,夜已经有些寒凉,昏黄的灯光洒在邢倩倩的身上,在地上拖出长长的黑影。一阵小风吹过,邢倩倩抱在胸前的双手又紧了紧,整个人向着中心缩了缩,继续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大街上。

走着走着,又是一阵寒风,这阵风似乎特别的阴冷。邢倩倩抬起头,眼前是一栋熟悉的老宅,光复街43号。

邢倩倩打了一个冷战,心砰砰地跳着,暗暗震惊:我怎么会走到这里来,莫非是真的逃不出这里?

“呵呵呵呵呵呵呵!”邢倩倩有些凄惨的笑声衬托得老宅更显恐怖:“躲不过,就不躲了!”邢倩倩跨过警戒线,猛地一推大门,一咬牙走了进去。

屋子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只有窗口能看到些许模糊的影子。没有血腥味?邢倩倩使劲闻了闻,不但没有血腥味,竟然连霉味也没有?

邢倩倩拿出手机,借着闪光灯的亮光往里走去。慢慢地,整个一楼被邢倩倩走遍了,各个屋子也进去了,怎么看都不像是犯罪现场,反而像是主人没回家的房子。

难道有人住?

邢倩倩想了想走到开放式的厨房,打开了冰箱,黄色的冰箱灯显得有些刺眼。邢倩倩吃惊地发现,里边码放着一些食物,拿起来看了看生产日期,竟然都是最近几天的。

是有流浪汉住进来?邢倩倩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流浪汉是不会打扫屋子的,屋子里不会这么整齐,而且没有怪味。

“你怎么又回来了?”

邢倩倩猛地转过身,手机闪光灯照向声音的来源,待看清来人的脸,邢倩倩一声充满恐怖的尖叫划破了平静的空气。


——4——

大柏皱起了眉头,似乎被邢倩倩的尖叫弄得有些烦。

邢倩倩惊恐地看着大柏,后来又想起来自己是决心赴死的,不应该再害怕什么,可身体还是像筛子一样发抖,连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你......你是来......是来杀我的?”

“杀你?”大柏的眼里闪过一丝痛苦:“死的人已经够多了,不应该再死人了。”

见大柏没有什么再多的举动,邢倩倩似乎恢复了一些勇气:“你是在忏悔吗?杀的人够多了所以内心难安?”

大柏眼里闪过一丝愤怒,但不知为何忍了下来,嘲讽道:“无论你信不信,我是为了救人,而你,竟然抛下了自己的朋友。”

邢倩倩一声冷笑:“我只是做了正常人都会做的反应,而你们呢?一个个不是装作受害者就是装作复仇者,我呸!你说你救人,我只看到你抓到何璇,看到你撞得邹卉吐血。邹卉说她是被害者,她脖子上不也带着从刘晶身上抢过来的平安扣!对,还有刘晶,她还不知道为了活命用了什么下贱的手段,可惜,呵呵,还是死了。”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刘晶!”大柏两眼的怒火似乎都快喷了出来,手指捏得咯吱作响。

邢倩倩先是一凛,随后又是一股破罐破摔的勇气:“说到你痛处了?刘晶是不是勾引你,和你上床了,可惜最后还是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生气吗?”

大柏突然上前紧走了几步,右手猛地卡住邢倩倩的喉咙,直接提了起来:“你再说一句试试!”

邢倩倩两只手死命地试图扒开大柏的手,可那只大手仿佛金刚打造,纹丝不动地卡着邢倩倩的喉咙。呼吸越来越困难,邢倩倩的眼神里充满着恐惧,泪水不停地流了下来。

看着邢倩倩对死亡难以抑制的恐惧,大柏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不忍,松开了手。

邢倩倩直接坐在地上,拼命地咳嗽着,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刘晶,是好人,邹卉的平安扣是刘晶给的。”大柏蹲下身,看着依旧惊恐地望着自己的邢倩倩,摇摇头,低声诉说着那晚发生的事情。


——5——

夜言超市。

重阳子倚在有些宽大的躺椅上,闭着双眼,似乎正在打盹。超市的大门大敞四开,灯光明亮,似乎并不担心有什么人会冲进来。

一个少年,上身穿深蓝色的牛仔夹克,裤子颜色更深一些,头发有些乱糟糟的,脚上随意地穿着一双布鞋,仔细看去竟然没有穿袜子。

少年在店门口似乎已经站了好一会儿了,眼睛一直看向躺椅上的重阳子。又看了好一会儿,确定重阳子没有什么动静,少年轻手轻脚地走进超市,直接走到了吕岩小屋的门前。少年小心翼翼地拧动门把手,把门推开了一个一人大小的缝隙,闪身进屋。

门轻轻碰上的一瞬,重阳子睁开了双眼,望向了吕岩的小屋。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墙上挂着的石英钟,秒针规律地转动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大柏,邢倩倩和邹卉呈三角形分布地坐在地上。大柏现...
    TA君说阅读 180评论 26 10
  • ——1—— 邢倩倩呆呆地坐在地上,消化着刚才大柏告诉她的事情。 刘晶是砖头的女友,之前一直来凶宅,只是因为放心不下...
    TA君说阅读 191评论 10 8
  • ——1—— 南窑区是苍南穷人居多的城区,格子路更是贫民扎堆儿的地方。 格子路上都是些很老旧的平房,但建得很规整,像...
    TA君说阅读 200评论 18 8
  • 三者都只是粗略的懂一点,做一点简单的分析。 web 、iOS、 微信小程序都理解为mvc结构 1、web内里用框架...
    huangxiongbiao阅读 12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