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难过,英雄莫要行差踏错

I'm watching you in the hell.

传说,从前的人们,要跨过一个国历新年是很不容易的。

在那一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每个人都会被单独传送到一个特殊的空间。他们背靠着过去一年里的辛劳和所得,面对眼前看见的,是迷雾一般无法看透的新一年。

站在这新旧两年的交界处,中间隔着隔着不多不少短短九步,却凶险异常。脚踩在由往事堆积而成的高耸山峰之上,想要到达山那边迎接新的一年,就得跨过这空悬在云端之上的九步距离,而轻薄易散的薄云底下,正匍匐着一只狰狞可怖的上古凶兽——年!

这要踏出的九步虽然短,可每一步,必须要用自己过去一年的所有收获来铺垫,才有可能顺利抵达新的起点。只要一脚不稳,心态失衡,就会跌进年兽的噩梦之口。在偌大的兽腹中饱尝悔恨和遗憾的滋味,然后一直得等到到农历新年。当人们用喜庆激烈的鞭炮和祝贺,将年兽吓出一阵剧烈的痉挛,才会张开它紧闭的大口,把那些倒霉的人儿一个个吐出来,给予他们重新度过新一年的机会。

遭遇过这样噩梦经历的人们,一般都会在那一年里拼命努力,在恐惧中自我约束,一心坚持而终有所得。这样,也会使他们在那一年结束的时候,得以成功跨越年兽的威胁。

但可笑而荒唐的地方在于,大部分人是健忘的。于是在那之后,总有得意忘形的人,好了伤疤忘了疼,渐渐松懈下来,又再度坠入凶兽年的口腹之中。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当然,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对于怪力乱神的东西不断质疑和推翻,随着信仰的丢失,支撑着年关出现的意念也越来越弱。终于,横在人们新旧国历年之间的距离,从一开始的九步,渐渐缩小,八步、七步、六步……时至今日,早已经只剩一步之遥。于是大家在被传送的一瞬间便跨过去了,恍惚的一念之间,就已经到了新的一年,甚至大脑连记忆都来不及。那曾经人人畏惧的年兽,也变得虚弱不堪,少有人遇过了。

正常情况下今年的年关依旧无人问津才对,不巧,却出现了几个倒霉的人。

乐视大佬贾跃亭总经理,身在外国的他被传送到年关之处,一时间瞠目结舌。可毕竟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很快收敛心神,也明白了自己当下面临的难关。只见他胸有成竹,膝盖一弯,抬起右腿,在脚下凝聚下一片情怀之云,是让他骄傲不已的乐视帝国的缩影。贾总豪情云天地一踏,大步流星向2018年跨去。

却不肖想,那看似坚如磐石的商业帝国,一瞬之间烟消云散,甚至还未等贾总踏实,就失去对他的所有支撑。好在其历经沙场,身手胆色俱皆是上成,就在年兽惊喜地等待猎物入口,一招金蝉脱壳使出。贾总把过去的自己丢下,果断地踩着他,以一个全新的自己跃入了新的一年。

可惜啊,人是上了年纪,年关虽过,却不小心闪了下腰,武功尽失,颤颤巍巍地向前蹒跚,痛得渗出眼泪的他,仿佛看见自家的乐视电动车正向他驶来。此事为后世铭记,从此江湖人称,贾老赖。

当然,贾总毕竟过了年关,还是有真本事的。后面被年兽盯上的几位,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无论是恶意杀害无辜的陈世峰,丢了同理心的有辜受害者刘鑫,又或是厚颜无耻的老赖黄淑芬,谋财害命的无良保姆莫焕晶,他们无不战战兢兢地站在2017年的丑恶之巅,被贪婪的年兽凝视着。一个个怀抱着自己的心安理得,找到理由跨出他们那通向2018年的一步,可想而知,半步未落,就已经被突然变得强大无比的年兽一口吞下。

因为他们的内心深处,都或多或少,即使被层层掩盖、涂满污秽,那个叫做良知的小可怜,依旧宣誓着各自的罪恶。

除了他们之外,其实还有一些个我叫不上名字的人,落入了年兽腹中忏悔和挣扎,跨不过2017的年关。

他们或许逃得了生活的苦难,但逃不过内心那只名为良心的凶兽,正一步步啃食吞噬他们的人生意义。

没有了鞭炮声的农历新年,真希望那些人被永远地留在年兽腹中,被消化再造,变成他们早该变成的东西。

年关难过,告诫各位英雄豪杰、父老乡亲们,莫要行差踏错。

2018年,平安,快乐。我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