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传》观后随想

      七十六集,二十余天看完。

      初看时,常纠结其中一事行动之对错,或一人心境之纯邪。世界之大,时空之深邃,瞬息之万千变化,致使一人一生、每时每刻所遇之事物不同;而一人一生、每时每刻所遇之事,必掀起心境之涟漪,使所念所感之丝丝缕缕亦不同。对错在于千万人心中之鹿马,纯邪在于对他人内心之评判。纯邪非客观存在之事实,对错亦非。

      片行至中,我欲将事之悲哀、人之离散归结于宫禁幽邃,亦或皇权盛极。细想皇亲国戚居住之宫禁,同是便民草芥寻常之屋门;黄袍虽是天地方圆内一君之权力,亦同是你我他她间处处之差别。

      沧海一粟本渺小,固然逐流。粟粒遇水流湍急,恰若人生境遇险恶;粟粒遇沙石阻滞,恰若人生困厄低迷;粟粒遇浪花温和、阳光普照,恰若人生春风得意、喜乐顺遂。其中离散不在君臣有别、尊卑束缚,其中悲哀亦不在紫禁城长夜漫漫、极权下尸积如山。

      世界之大、时空之深邃、瞬息之万千变化,所造就之差别本身是为宫禁、是为黄袍。我常感叹古时事多悲哀、人多离散,深思,许因今日家国上下差异淡然,人人为粟粒,宫禁皆屋门?差别恒存,则人与人间之黄袍永在。

      全剧终,思索人之身心。身即欲念,即情所牵,即俗物繁多,即世间冷暖所映照己心炎凉;心即良知,即身之外,即天下为公,即世间唯我便独念己心逍遥。个体挣扎于行之对错、心之纯邪,挣扎于事之悲哀、人之离散,莫不如说挣扎于身心之间,两难调和。

      儒家言圣人人格“内圣外王”,乃身心臻纯,化为一境。“一”之境所在,非断欲绝情、舍物出世,实是明晰欲望所出、所向,以己心之力洞察己身;非自云端高洁堕入尘世泥淖,实是沉溺于生命之宏大与细微,以己身之鲜活渡劫己心。

      往后评人评事:一评对错纯邪,似鹿似马?二评悲欢离合,何时何世?三评身心内外,为二为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他是一个看起来聪明的小伙,但是小时候的他不是这样的,现在都听他的母亲说:小时候要是邻居叫他坐在那院子里的木凳上,他...
    所以我阅读 183评论 0 0
  • 知秋_da56阅读 94评论 0 0
  • 最近由于看书不是特别认真,心思总是在其他地方。由于我们要搬到袍江交通不是很便利,所以我想着哪时候是也可以准备买车,...
    hkeyu阅读 124评论 0 0
  • 今天我们来聊聊喝啤酒的杯子,在大多数国人的印象中,啤酒杯的样子大概都是题图中右数第一个那样,其实那只是众多啤酒杯类...
    Spawn阅读 24,810评论 5 19
  • spring boot contains dots but no replacement was configur...
    Qihang阅读 3,01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