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随笔(六) : 飞扬长流

[那个被唤做飞流的单纯少年,倘若能一直无忧无虑的插花就好了。]

我家专心插花的飞流

飞流的第一次出场,还是在那个风景如画的廊州。几个空中踏步干净利落的出现在梅长苏的身后,无声的为他披上披风,沉默干脆,贴心帅气,十足十的侍卫象征。

直到苏兄说退了来客,飞流才说出了出场后的第一句话:“回去!”声音有点沙哑,似在变声期,刚刚一直紧绷着的脸也终于有了表情。苏兄微微一笑,无比溺宠的应着:“好,都听你的。”

呆坐在屏幕外的我恍然明白,这个侍卫,不简单。

实际上我错了,这个侍卫真的很简单。他的世界里只有好人和坏人两种人,确切的说是对苏哥哥好的就是好人,不好的全是坏人。而坏人,都该被打飞。

敢对苏哥哥不好,打趴你!哼!

下一个镜头开始,飞流就开启了卖萌模式。听到蔺辰声音后的呆滞、慌乱、逃窜,加上最后从房顶上怯怯的探出头来的可怜兮兮,当真是可爱极了!

家有飞流初长成

可若真的以为飞流的存在只是为了卖萌逗笑的话,就错了。就如般若说的一样:“那个飞流,表面上是梅长苏的护卫,实际上却更像梅长苏的小弟。”那么苏兄为什么那么疼爱飞流呢?

最大的原因莫过于他们之间有太多的相似点,更确切的说,飞流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林殊。

蔺辰来江左盟找苏兄,顺便调戏一下飞流:“飞流,你苏哥哥就要丢下你去金陵了,不如跟我去南楚玩吧。”飞流从房顶探出头来:“不行,要去!”蔺晨玩笑的逗他:“去哪?”“金陵!”伴着背景音乐的一个重音,镜头延伸至苏兄面前,只见苏兄清秀淡然的面容上扶起一个不太明显的微笑,那是一种被道出心声的了然和欣慰。

其实,仔细回想起来,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他们都是那样的简单,喜怒于色,本着“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的原则行事,活泼好动,偶尔还喜欢捉弄一下身旁的兄弟,一脸的坏笑一脸的得意,分毫不差。

飞流的日常大概就是玩、蔺晨和苏哥哥。而苏兄在闲来无事的时候,最喜欢看飞流独自玩耍,或是坐在门外看飞流插花打架,或是坐在客厅看着飞流发呆,可无论是怎样的场景,不变的都是苏兄淡淡的笑容。那是满是羡慕和怀念的笑容,偶尔会带着些许伤感的意味。但苏兄从不去打扰,更不会离开,就仿佛他想回到从前又不敢回去的矛盾心情。

看着飞流天真无邪的笑容,总会让苏兄想起十三年前的那个飞扬青春的林殊。

蒙大统领请苏兄去新房看看的那一日,飞流破天荒的没有仇视,反而认真的递给他一个青涩的果子,惹得大统领受宠若惊的咬了一口,结果被酸的吐了满地。苏兄笑的似个孩子,可眉目间仍是掩不住的沧桑,在一旁乐不可支的还有飞流。只是不同的是,飞流的笑更显稚气,带着一种骨子里的纯净。

看着飞流的笑容,我好像突然明白了苏兄为什么一直溺爱飞流了。他是那样的干净,就仿佛还悬在半空的冰凌,尚未落入泥土,还没有被世俗沾染,还是洁白无暇的样子。或许终有一日他会落入泥土,但是能护一天算一天吧,毕竟那种笑容已经很少见了。上次见到的时候大概还是十三年前,和景琰玩闹时偶然在河中的一瞥,如今再想起,却只觉得分外伤感。只是不知道,多年后的今天,他可还会像如今这般干净纯真?

犹记得小说中有这样的一个片段,至今记忆犹新。

“飞流你回廊州去好不好?”梅长苏抚着少年的头低声问道。

飞流的眼睛登时睁的大大的猛地向前一扑抱住了梅长苏的腰:“不要!”

“我可以写封信给蔺晨哥哥叫他以后不要再逗你这样行吗?”

“不要!”

“可是飞流”梅长苏的语调中带着一种难掩的怆然“如果你留在我身边你会眼看着我越变越坏到时候……就连飞流也会变得伤心起来……”

那个平日里深不见底的苏兄,心中还是十分挂念飞流的。他是那样的珍视着飞流的笑容,生怕哪一日不小心,那种笑容就会彻底消失。能使人有如此变化的,必定是发生了极其重大惨痛的事情。所以,他拼尽全力,只为飞流能多一日笑容。未来如何,他从不知晓。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而飞流,也真真正正对得住苏兄的疼爱。虽然在剧中的台词很少,可每一次都直中要害。或是语言,或是动作,总有一种能让人觉得又安全感。

就比如,景睿的生日宴上,飞流的飞刀和身手。纵然年龄尚小,稚气未退,但一招一式无不透着刚强。就像少年林殊一样,纵使弱冠的年纪,却能名扬京城内外,护得住自己想要守护的人。飞流要护的是苏兄,而苏兄要护的是家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和飞流在一起的日子,也是苏兄最放松的日子,也是他最像林殊的日子。之所以说像而非是,只因为物是人非,世事变迁,谁也无法停留在一处永不前进,也不可能倒退数步回到从前。

苏兄耐不住思念,想要去见霓凰,去之前还要找好借口:“一会儿吃过早饭,我带你去穆王府,那儿的花更好看。”说这话时,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望着窗外,好似只是漫不经心的一句提议,只是有些躲闪的眼睛泄露了他内心的想法:“可别说是我说的啊!”看,还是像少年一样,骄傲、张扬而且口是心非。而飞流则一脸茫然的从百花中探出头来:“啊?”

苏兄立刻甩了一下袖子,瞪了瞪眼睛:“啊什么啊?”看着苏兄的表情,我可以想象景琰当年是怎么被这个精明鬼嘲弄的了,恐怕“水牛”什么的都是小插曲吧。

只是,飞流,倘若有一天你的苏哥哥不在了,谁来照顾你呢?谁还会懂你的内心呢?谁还能照亮你的笑容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梅长苏还是出征了,带着景琰和霓凰郡主的期许与担忧出征了,他们多么希望这次出征的是十三年前那个名震京师的少帅林殊,而...
    简言依依阅读 1,280评论 6 18
  • 2014.2.16 昨夜,终于拍到最后的重头戏:长苏吐血。镜头前,苏兄鲜血喷涌而出;监视器后,导演组正在讨论是否给...
    hugh_diary阅读 469评论 1 3
  • 窗函数(window function)经常用在频域信号分析中。我其实不咋个懂,大概是从无限长的信号中截一段出来,...
    ChZ_CC阅读 13,455评论 0 8
  • 北京时间2点43分,又是一个凌晨,依旧是毫无睡意的凌晨… 突然听到薛之谦《黄色枫叶》控制不住眼泪 情不知所起 一往...
    Chen家小女子阅读 32评论 1 0
  • 2017-09-04 白天五个太阳,晚上吹轻级台风 这是我大四开学的第一天,上的第一堂课是现场总线,不出所料地,...
    薛毛毛阅读 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