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王子|我怎么配得上你(龙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言:龙樱cp=越前龙马X龙崎樱乃;以前小学的时候,网球王子没有看太多,但是就是莫名的喜欢越前龙马和龙崎樱乃。可能是少女心太强烈了,所以一直想把他们写到一起,这篇短篇同人也算是让我的少女心小小的圆满了一下吧ԅ(¯ㅂ¯ԅ),另,我把你们的王子样写成了渣男,痴汉,你们不会打我吧(๑•ี_เ•ี๑))

1

“我回来了。”龙崎樱乃脱下高跟鞋,浑身疲惫。

她走进屋里瘫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龙崎太太从厨房探出头来,“今天怎么样?”

“唔……还行吧。”她含糊的答应,将电视调到体育频道,那里正直播东京体育馆的一场网球表演赛。

“大家好我是松本,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日本国家网球队教练藤井秀一,秀一先生你好!”

“主持人你好!”

“那么今天天气很好呀秀一先生,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已经是国际级选手的越前龙马……”

她头脑忽然发沉,耳边嗡嗡作响,她皱着眉头敲脑袋,也许是昨天熬夜留下的后遗症。

昨天不二前辈电话通知她越前回国,她就辗转了半夜,脑海里全是那个夏天他在青学网球场上训练的身影。喂喂,龙骑樱乃,有点出息好不好。

她再次抬头,电视里那道身影已经变得高大挺拔,他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手中的网球,一如他当年在青学选拔赛上那样狂妄。

她禁不住苦笑,十年,在他面前却还像个少女。

龙骑樱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悲伤春秋,冷不丁肩膀被人打了一下,她回头,原来是龙崎太太。

“妈妈跟你说话呢,”她在她身旁坐下,“不要敷衍我,今天怎么样,你也25了,朋香后天结婚,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像话吗?”

“妈妈……,”樱乃扶額,“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个!”

龙崎太太盯了她半晌,忽然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你老实跟妈妈说,你是不是……不喜欢男人?”

“妈妈!”樱乃气急,“你说什么呢!”

正在廊外带着老花镜看杂志的龙崎教练暼了一眼电视,回过头来悠悠的说:“她心里有人啦。”

龙骑樱乃浑身一震,不再说话。

2

比赛结束,越前龙马走到场下胡乱的抹了一把汗,接过经纪人递过来的葡萄糖水仰头灌下,性感的喉结在阳光下滚动,引来观众席上的一干嚎叫。

他睨了一眼,不予理会。

越前龙马少年成名,仰慕者无数,外人说他高冷,不易接近,这个评价不太准确。

他也曾有过热情,交往了几个圈内的女友,她们身材健美,大胆奔放,在赛场上输球的脾气和怒火在床上得到发泄。

他们鱼水合欢,身心愉悦。

越前龙马觉得一切都很好,他有网球,还有女人。但是后来,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她们渐渐变得贪婪。

那些女人不再满足他偶尔的临幸。

“你不需要我,龙马,你只需要网球。”

“我已经尽可能的抽出时间来陪你。”

“可是我感觉不到你在爱我,你只爱网球。”

就像诅咒一样,越前龙马和他的每一任女友总是爆发这样的争吵。他头疼的倒在椅子上,伸手抓过袋子里一个破旧的球放在太阳底下,上面的NO.1已经模糊不清。

这是她当年在东京国际机场送给他的手礼。

当时她气喘吁吁,脑后的辫子在空气中跳跃,看着他的眼神明亮得像星星一样,亢奋而又雀跃,她伸出手,脸上的两坨红晕比树上的苹果还要新鲜,越前龙马很想在上面咬上一口。

她对他说,龙马,你不仅要拿到日本的第一,你还要拿到世界的第一,加油,我等着看到那一天。

“傻子。”他喃喃的说了一声,不知是说的谁,也不知是说给谁听,他自己心里分明有答案,就是不愿承认。

“龙马君,电话。”经纪人忽然将手机递给他。

越前龙马接过,沉着嗓子说了一句你好。

“比赛很精彩啊。”电话里传出不二的笑声。

“谢谢。”他扬起嘴角。

“后天崛尾和朋香的婚礼,记得到场,”说完,他又意味深长的加上一句,“龙崎教练也去。”

越前龙马一愣,那边立马挂了电话。他不快的皱起眉头,前辈的腹黑真是无药可救了。

3

越前龙马和崛尾谈不上交情,但他那天还是去了,他告诉自己,只因为网球部的重聚,内心却止不住的对不二前辈的那句话浮想联翩。

他懊恼的摇头,越前龙马,清醒一点。

走到酒店门口,他抬脚就要进去,视线里忽然出现熟悉的身影。

她酒红色的辫子还是这么长,淡绿色的雪纺衫配一件白色百褶裙,纤腰盈盈一握,像路边一朵清新的花,款款向他走来。

越前龙马发现他内心所有的浮躁都安静了。他控制不住自己修长的腿朝她走去。

龙骑樱乃没有发现他,她把奶奶安排在一众青学前辈的桌上后打算离开。

桃城热情的挽留她,“咦,樱乃你也坐下嘛。”

“不了,我和同学在……”话没说完,一双大手将她摁在椅子上。

“坐下。”他在她耳边说。

龙崎樱乃脑袋一片空白,她看着他在身边坐下,耳根发烫。

她设想过无数与他重逢的场景,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她太紧张了,紧张的呼吸不畅。

于是那场婚礼上,她埋头吃饭,极力消除自己的存在感。众人敬酒的时候,她举着酒杯慌慌张张就站起来。

“你喝这个。”手里的酒杯被夺走,换上了果汁。

前辈们都不怀好意的噢了一声。

她挤出一个僵硬的笑,轻轻的对他说谢谢,内心狂跳不止。

他声音带笑,对她说不客气。

龙崎樱乃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越前龙马好像变了,他在她面前总是骄傲而沉稳的,今天却总是有意无意的打乱她的节奏。

她心不在焉,只想快点结束这场婚礼。最后一个环节,新娘抛花,她远远的躲在了后面。

朋香视力好,她一下发现大厅里的两个人,面上皎洁一笑,用力将捧花丢了过去,砸到樱乃手中。

一旁的青学前辈又是噢的一声,视线在二人之间徘徊,越前龙马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山水不露。

樱乃看着捧花,愣在原地,朋香朝她挤了挤眼睛,她不由自主的朝旁边一望,不防对上一双深邃的眼,深深的看到她眼睛里去。

她落荒而逃。

4

龙崎樱乃睡醒后觉得昨天一切都像一场梦,他们再有交集又能怎样,越前龙马回了美国后,她还是一个普通的人,而他有他的辣妹,有大满贯,有欢呼,有光彩。

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抱着自己坐在床上,忽然感觉有些难过。相亲对象打电话过来约她出去吃饭,龙崎樱乃考虑了一下,答应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给自己打气,生活还要继续啊龙崎樱乃,找个人结婚生孩子才是正经,越前龙马是什么?回忆而已。

她打理好自己,化了个淡妆准备出门,却在门口被某个不速之客吓了一跳。

“你去哪?”他也是一愣,浑身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去约会?”

“嗯。”她不自在的抚了抚手臂。

越前龙马不说话了,站在她面前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樱乃被他盯的浑身发毛,绕过他就要走,却忽然被扯住手臂。

她心里慌乱不堪,抽不出来。

“别走。”他低着头说。

“不要这样,龙马君。”她还在与他拉扯,奈何他就像一座山丘,在她面前一动不动,他身上的气息将她团团围住,就要将她溺死。

“我以为我在你心里是最好的。”

龙崎樱乃一怔,停止挣扎。他就这样把她埋藏在心底十多年的秘密风轻云淡的说出来,好像把她最后一丝尊严也撕裂掉。

“你说的对,”她抬起头来看他,“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你在很多人眼里都是最好的,尤其是你的那些前女友,那些优秀的运动员,腰缠万贯的千金小姐,你拿到大满贯了,登上世界第一的宝座了,日本对你来说已经不足为提了,我也是,龙马君。”

这次,她轻而易举的挣开他的手。

“你要走过的地方,有数不尽的鲜花,掌声,还有灯光,而我是这么普通,我怎么配得上你呢?”她声音颤抖,抑制不住心里的痛苦。

她知道他是明天的飞机,今天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面。

他们默默的对视了几秒,谁也没有说话。良久,樱乃走上前去,在他脸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再见。”她说。

再见,我亲爱的少年,再见,我亲爱的王子大人。

5

那天分别之后,越前龙马的心情很不好。也许是因为到了日本,触景生情,才会对樱乃有那样的念想,他这么安慰自己。

于是回到纽约后,他把自己投入到无休无止的训练中,想要忘记这段短暂的重逢。

然而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他迟迟无法进入状态,发球下网这样的低级错误出现了几次,经纪人都看不过去了。

“我说,你这副样子,全美职业公开赛还打不打了?”

他躺在球场上喘气,大汗淋漓,不愿搭理任何人。

他突然很想听见她温柔的嗓音,柔和的,风一样令人心安的对他说,加油,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

那样他好像浑身又有了杀球的力量。

想见到她羞涩的笑容,苹果一样的脸,她柔若无骨的手,想见到她穿着那天婚礼上那条白色的裙子,想拥抱她,揉碎在怀里。

龙崎樱乃,我想你,很想很想。

他听见自己心里这么说。

当天晚上,他给她打了个越洋电话,她以为是骗子,挂了好多次,最后终于接起。

“喂?”

他不敢说话,就这样屏息听了好久。

听到她的声音,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疯了一样的冒出来,一种难以言喻的舒服传达到四肢百亥。

越前龙马忽然醒悟,也许这个声音他等了十年。

龙崎樱乃说的没有错,他有钱,有荣耀,有许多她望不可及的东西,但是这些都不能拯救他。

站在大满贯的领奖台上,他孤独而又疲惫。他应付过许多女人,没有一个令他产生安定的念头。

除了龙崎樱乃。她是他战后的一方净土,洗涤他的污浊,抚慰他的不安,让他重新充满力量,再次上场杀敌。

她是他的归宿。

其实他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只是不愿承认而已。

几天之后,樱乃收到一个快递,那是一张全美职业网球公开赛的门票,时间在一个月以后。

6

“老师,老师!写错啦!”

龙崎樱乃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又把历史名人的名字写成了越前龙马。

她脸色一红,连忙向学生承认错误。

自从她收到那张门票起就总是这样心不在焉。

她告诉自己不要去,他们已经告别了,没有理由再见了,却总是抑制不住去思念他,就像这十年来的每一刻一样。

晚上准备教案的时候,她会把那张票偷偷的拿出来看一眼,又放回去,如此,循环往复。

吃饭的时候,也会盯着体育频道,即使没有他的比赛,也要对着电视里发呆。

龙崎太太敏感,问她怎么了。

她没有办法说,我只是好想见他。

这样的情况维持到比赛开始的前一个晚上,龙崎樱乃再次把那张门票拿出来偷看,终于抑制不住情绪,匆忙的打电话给校长请了两天假后,订了一张前往纽约的机票。

7

越前龙马到了赛场上,环顾观众席,没有看到熟悉的影子,他失落的拉低帽檐。

比赛开始,他连连失误,扣球出界,接不到对方的发球,丢了好些得分。

第一个赛点,对方一记重扣将他打到在地,以一比零的优势领先。

她不在这里,好像抽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越前龙马捂着脸从地上坐起,发现今天的太阳格外毒辣,空气在光的折射下变形,世界都变成了海市蜃楼,连带着把她都逮到了他面前。

嗯?越前龙马揉揉眼睛,世界不再扭曲,她依旧端端正正的坐在那,他对面的观众席上,穿着那条淡绿色的雪纺衫和白色百褶裙,好像在这炙热的荒原里盛开的一朵萌芽。

他听见有东西从他心底破土而出。

下一场比赛,情势扭转,他只是稍微发力,对手就疲于应付,在一比一的情况下扳平比分后,对方精神受到影响,发挥失常,最终让他晋级比赛。

越前龙马兴奋至极,他甩下球拍,朝观众席望去,她一看不好,连忙从位置上起身,就要逃跑。

奈何他身高腿长,又是运动健将,一个健步跨过广告牌就跑到她面前,将她揪住。

“你……”她还什么话都没说,嘴上就被狠狠的咬住。

他在她唇上辗转,碾压,所有生气的,高兴的,难过的情绪,全都这样传给她。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他贴着她的头气喘吁吁的说。

樱乃没有办法说话,她在他怀里化成了一滩水。

他又爱怜的亲吻她的脸颊,贴着她的耳朵说着这十年来最想说的话。

“你问我你怎么配的上我,这个问题我不知道答案。”

“但是没有龙崎樱乃,就没有今天的越前龙马。”

“你说的对,我有鲜花,有掌声,有很多普通人艳羡的东西,可是这些东西都抵不上你一声加油。”

“很多人说我因为爱网球而忽略了很多东西,樱乃,我却因为你而忽略了网球。现在,你再问一遍那个问题。”

龙崎樱乃脑袋都空了,只会看着他,怔怔的问,“我怎么才能配得上你呢?”

“我爱你这个理由够不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