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一惊,人生已过半。

文/梁实秋

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

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总有一天你会蓦然一惊,已经到了中年。

到这时候大概有两件事,使你不能不注意,讣闻不断的来,有些性急的朋友已经先走一步,很煞风景,同时又会忽然觉得,一大批的青年小伙子在眼前出现,从前也不知是在什么地方藏着的,如今一齐在你眼前摇晃,磕头碰脑的尽是些,昂然阔步满面春风的角色,都像是要去吃喜酒的样子。


自己的伙伴一个个的都入蛰了,把世界交给了青年人。所谓“耳畔频闻故人死,眼前但见少年多”,正是一般人中年的写照。


年青人没有不好照镜子的,在店铺的大玻璃窗前照一下都是好的,总觉得大致上还有几分姿色。这顾影自怜的习惯逐渐消失,以至于有一天偶然揽镜,突然发现额上刻了横纹,那线条是显明而有力,像是吴道子的“莼菜描”,心想那是抬头纹,可是低头也还是那样。再一细看头顶上的头发,有搬家到腮旁颔下的趋势,而最令人怵目惊心的是,鬃角上发现几根白发,这一惊非同小可,平素一毛不拔的人,到这时候也不免要狠心的把它拔去,拔毛连茹,头发根上还许带着一颗鲜亮的肉珠。

但是没有用,岁月不饶人!一般的女人到了中年,更着急。那个年青女子,不是饱满丰润得像一颗牛奶葡萄,一弹就破的样子?那个年青女子不是玲珑矫健得像一只燕子,跳动得那么轻灵?到了中年,全变了,曲线还存在,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该凹入的部份变成了凸出,该凸出的部份变成了凹入,牛奶葡萄要变成为金丝蜜枣,燕子变鹌鹑。

最暴露在外面的是一张脸,从“鱼尾”起皱纹撤出一面网,纵横辐辏,疏而不漏,把脸逐渐织成一幅铁路线最发达的地图,脸上的皱纹已经不是烫斗所能烫得平的,同时也不知怎么在皱纹之外,还常常加上那么多的苍蝇屎。

女人的肉好像最禁不起地心的吸力,一到中年便一齐松懈下来往下堆摊,成堆的肉挂在脸上,挂在腰边,挂在踝际。

听说有许多西洋女子,用赶面杖似的一根棒子早晚混身乱搓,希望把浮肿的肉压得结实一点;又有些人干脆忌食脂肪忌食淀粉,扎紧裤带,活生生的把自己“饿”回青春去。有多少效果,我不知道。

别以为人到中年,就算完事。不!譬如登临,人到中年像是攀跻到了最高峰,回头看看,一串串的小伙子,正在“头也不回呀,汗也不揩”的往上爬。再仔细看看,路上有好多块绊脚石,曾把自己磕碰得鼻青脸肿,有好多处陷阱,使自己做了若干年的井底之蛙。

回想从前,自己做过扑灯蛾,惹火焚身;自己做过撞窗户纸的苍蝇,一心愿奔光明,结果落在粘苍蝇的胶纸上!这种种景象的观察,只有站在最高峰上才有可能。向前看,前面是下坡路,好走得多。

施耐庵水浒序云:“人生三十未娶,不应再娶;四十未仕,不应再仕。” 其实“娶”“仕”都是小事,不娶不仕也罢,只是这种说法有点中途弃权的意味。西谚云:“人的生活在四十开始”。好像四十以前,不过是几出配戏,好戏都在后面。我想这与健康有关。

我看见过一些得天独厚的男男女女,年青的时候楞头楞脑的,浓眉大眼,生僵挺硬,像是一些又青又涩的毛挑子,上面还带着挺长的一层毛。他们是未经琢磨过的璞石。可是到了中年,他们变得润泽了,容光焕发,脚底下像是有了弹簧,一看就知道是内容充实的。他们的生活像是在饮窖藏多年的陈酿,浓而劳洌!对于他们,中年没有悲哀。

四十开始生活,不算晚,问题在“生活”二字如何诠释。如果年届不惑,再学习溜冰踢踺子放风筝,“偷闲学少年”,那自然有如秋行春令,有点勉强。半老徐娘,留着“刘海",躲在茅房里穿高跟鞋,当做踩高跷般的练习走路,那也是惨事。

中年的妙趣,在于不断的认识人生,认识自己,做自己所能作的事,享受自己所能享受的生活。

愿你我的生命都灿烂如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 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总有一...
    崖畔听风阅读 108评论 0 0
  • 人生三十而未娶,不应更娶; 四十而未仕,不应更仕; 五十不应为家;六十不应出游。何以言之?用违其时,事易尽也...
    葉億阅读 591评论 0 0
  • 时光是撕去的日历的积累,那一张张撕去的薄纸,在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时已把我推进了中年人的行列。一个人漫步在河师大的校园...
    雪花杨絮阅读 246评论 1 1
  • 作者:梁实秋 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
    闫宇正面管教阅读 1,123评论 0 1
  • 如果我有执行权,我一定会判你入狱,将你终身囚禁,留在我身边! 1. 忘不掉 那一天初次的见面 羞涩的笑脸 清澈的眼...
    莫小北xm阅读 90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