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就是陪爸妈忙碌,粘着他们不放

01

爸爸是个比较讲究、性格急躁的老头。

家里的东西必须摆放整齐,书放进书柜,衣服放进衣柜,桌子上最好不要摆东西,即便非摆不可,也要归在一边整整齐齐,床上的床单要拉扯平整,被子要叠得有棱有角,再不济,平铺起来,也必须是平整的,回到家里,不能把衣服、鞋子随手放,地上一根头发他要捡起来,厨房里一点油腻他看不惯……

家里,有时候就像爸爸的军营,任何事都是规矩方圆、整齐划一的。

为了家里摆放物品的事,爸爸和妈妈之间就有不少矛盾,妈妈喜欢随手放,要用的时候随手就可以拿到,而爸爸喜欢收,每次把妈妈随手放的东西,归整到别处,妈妈要用时,找不着了,就会生气,变着法的跟爸爸闹,爸爸也不理解,为什么整整齐齐的不好,非要东一件、西一件。

我们姐弟亦不太习惯爸爸的整齐,但是,为了避免家庭战争,也能勉强做到,尤其是得知爸爸要回家以前,总是尽量将家里收拾干净,让爸爸回来是开心的。

 后来,我们都有自己的家,并没有把爸爸的好习惯带过去,然而,我们回家时,爸爸便不在如从前那样要求我们,上顿的碗,放到下顿不洗,沙发上堆满了衣服,被子不叠,爸爸都不说了。

这种自由,盼望已久,而我们“表面功夫”的习惯已经养成了,那些任性的行为,不过偶尔为之。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上传下孝”,不知不觉中,被父母养成的某种习惯。

02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爸爸的讲究和暴脾气好像随着岁月流逝了。

自从爸爸一个人回到小四盒院后,不值班的周未,都会带博哥去看他。

有时候,我会如从前一样,什么都不做,好吃好喝吃一顿,然后,再带着博哥回家。

有时候,我会站在爸爸身边,看他一会厨房里,一会菜地里,我说:“需要我帮忙就喊我”,爸爸总说:“你去玩,你去玩,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爸爸说:“免得弄脏了手,弄脏了衣服,脏就脏我一个人”,而我,似乎还是小时候的样子,跟在他屁股后面,东一句,西一句,至于“动手帮忙”的事,爸爸与他年轻时一模一样,孩子们做不好,孩子们只需要吃好玩好就行了。

爸爸的变化,还表现在他对生活细节的处理上。

除了衣柜里,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外,他的厨房,不再那么整洁,他的房间,不再一尘不染,甚至有时候,我们随手放进沙发上的衣服、博哥玩到哪里丢到哪里的玩具、还有博哥和妹妹从外面捡回来的石子、破烂等等,他统统“不放在眼里”了,任由家里灰尘满地,他只顾在厨房里忙进忙出,一会儿问女儿们:“鸡是煮汤还是烧着吃”,一会儿问博哥和妹妹:“吃不吃糖醋里脊”。

昨天晚上,一家人吃完年饭后,收拾厨房时,发现爸爸厨房灶台上,又沾了一层油污,手摸在上面粘粘的,在心里,我笑了笑,这还是爸爸的厨房吗?

显然这不是第一次了。到爸爸这里来,大多数时候,都会帮爸爸把厨房清理收拾一遍。

今天上午,我又把厨房里的地板擦洗了洗,爸爸时不时进出厨房,一会儿拿刀,一会放菜,告诉我:“你去玩,不用你管,擦了也会脏的”。

想起妈妈去外婆家时,总会帮外婆把家里家外收拾一遍,顺带着数落数落,这里脏得吓人,那里乱得可怕,而外婆亦只在旁边听着。

其实,外婆也是要强的人,年轻时,家里家外收拾得光鲜整洁,没想到,年老了,被女儿像孩子一样数落。

03

爸爸还有一个特点:革命靠自觉。年纪越大,心气越高。对谁都这样。

前两年,他在老家做房子,一个人整天忙得上窜下跳,时常抱怨,有儿子跟没儿子一样。

为这事,我跟弟弟谈过。结果是,弟弟每次来,爸爸总是让他一边呆着,自然弟弟就以为不需要他。

我知道,爸爸是希望有个人在身边的,他需要一个走进他心里的人,能够主动帮他做些他想做、而自己又无能为力的事,甚至有个人在身边站着,他也会平静许多。

“老小老小”,这是爸爸常说的一句话,有时候,在我吼博哥时,有时候,在他生病时,他说,孩子和老人是一样的,也在说,老人和孩子一样,父母就像孩子一样,年纪越大,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孩子需要父母的陪伴和肯定,日益年迈的父母,一样需要孩子们的陪伴与肯定。

而我们的愿望总是:孩子更像大人,老人依旧如日中天。而不管怎么样,父母对孩子,争吵也罢,奚落也好,只需要子女们越来越好,可是在他们的大半辈子里,生活太苦太难,他们清楚的看到了生活的真相,却又在拼命生活,为了孩子,为了晚年,为了不枉来世上走一遭。

罗曼罗兰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我以为,父母就是这样的“英雄主义”,财富、感情、社会、工作、生活,生活的真相,早已倾入他们的骨髓,他们依旧在努力生活着。

而他们对子女的各种希望,不过是希望子女们能如他们一样,在柴米油盐里,不厌其烦的努力生活。

就像我们每次回家,学着父母的样子,做家务,算计生活,聊天吹牛,粘在他们身边,努力的生活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