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走笔 * 大城

 

素可泰风格独

阿育他耶,梵语意为固若金汤之城,永不破灭之城,华人习惯称其为大城,然而这座建于十四世纪中期、历经三十三位君王、有着四百多年辉煌历史的泰国都城终究还是破灭了,十八世纪中后期,缅甸军队入侵大城,大肆劫掠之后纵火彻底毁坏了它。不可一世的大城王朝覆灭了,仅留战乱之后的一地残迹满城疮痍供后人凭吊。然而,就是那些散落在现代化钢筋水泥缝隙间的古老沧桑的遗迹——那些陈旧的断壁颓垣、破败的宫殿庙宇、残落的佛像佛塔,在哀哀清唱历史挽歌的同时,提醒着每一个凭吊者虚心聆听,从而在这些俯拾皆是的历史碎片中洞见生命的真相。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城其实不大,但古迹众多且分散,因此骑车游览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恰好song与我同行,她自然成了我大城之旅的最佳向导。 我们分别买了两顶草帽,又去租两辆单车,开启了大城散漫闲荡之旅。song先带我去城外赶了水上市场,然后又一路回城区逛了很多寺庙,异国他乡,古迹幽幽, 逛斜了夕阳,游起了月亮,同享大城小时光。

 大城的魅力需要每一个旅人慢下脚步去细细品味。从残存的遗迹能够看出,阿育他耶王朝的宫殿和佛塔一律是红砖和灰浆砌成,佛塔多为素可泰、高棉和锡兰风格,昔日大城虽已付诸一炬,然而残破的古迹无言地诉说着古老的故事,那些孤独高耸的红砖泥墙、合抱粗的直指天空的立柱,那些被战火焚黑了的石基和高台,还有那些有着精美雕塑的佛塔、以及残缺的佛像,仍然能一路引领我们神奇的想象力,在历史的天空之下重建一座恢弘的城,重现一个精美的、深厚的佛国艺术世界。

 玛哈泰寺里的“树包佛”应该算是大城最深入人心的标志了,在1767年的那一场焚城覆国之殇里,菩提树的根蔓接住了一颗滚落的佛首,两百多年过去了,枝藤根脉沿着佛首轮廓交错盘布,把一张低眉浅笑的慈善佛颜完美地嵌在其中,初看时那些根脉像神佛温暖宽厚的手指,护住佛首,永世安详,再看时慈眉浅笑的佛首嵌在错杂纠葛的树根之中,让树根生出种狰狞的感觉。一叶一菩提,此中深意,佛不着一言,自顾拈花微笑。帕兰寺里高耸着一座高棉风格的佛塔,远远地就能看到,塔身上有各式精美繁复的雕刻,可惜已然被严重损毁,高塔四周环部着众多小型锡兰风格的佛塔。普斯里善佩寺是一座王室寺院,据说寺里曾有一座被250公斤黄金覆盖的高达16米的大佛,倾城浩劫之后仅存面前的三座灰白色锡兰式钟形尖顶佛塔,塔里长眠着三位大城国王。塔米卡拉特寺里有一座比大城历史更悠久的中央佛塔,五十二座石狮围护着一座仿高棉风格的佛塔,在战争的摧残和岁月的风化下,石狮早已残破不堪,塔尖也不复存在,佛塔沉默不语,石基的砖泥缝里长出野草。残破的大殿旁有座卧佛庙,从时光深处跋涉而来的卧佛躺在荒凉的底座上,眉眼已然模糊……大城王朝从上到下笃信佛教,佛寺庙宇如暮春桃花随风零落,散布全城,我所能写出的不过是历史一隅,然而光是这一隅,就让我暗自唏嘘历史的厚重与世相的无常了。

两天的时间里,我几乎逛遍了大城主城区所有的古迹,到后来都分不清哪是哪儿了,只把自己迷失在历史的遗迹中,怀着一颗敬畏之心,无欲无求无方向地缓慢游走其间,抬头是沧桑残落的佛塔,低头是石基缝里新发的油嫩的菩提枝,流连之中我心里渐渐少了许多焦躁和不安,生出些沉甸甸的归属感来。也许,大城的“大”,正在于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爸爸,我可以戴上这个面具吗?” “我的乖女儿,面具戴久了会变成自己的容颜。” “那我可以多换几个面具吗?” “女...
    宓沨阅读 40评论 0 0
  • 完全没有交流技能。 感觉就像悲剧演员在舞台上哭得肝肠寸断悲痛欲绝,然而,她的表演并不能打动她的观众,别人端正地坐在...
    永之_阅读 79评论 0 0
  • 这样的遇见是一次转折,一次改变,从此照见跟以往不同的人生。。。 接触心理学是20岁那年,那一年是201...
    程林华阅读 33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