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山

文/陈建清

一座山阻挡了我们的去路,在我们一行三人中,老李在这条路上不知往返过多少次了,小王也已经跟着老李走过了几回,唯有我是第一次经过这里。老李告诉我说;我们必须步行翻过这座山,才能到达目的地,好在这山是低山,从这边到山的那边,直线距离也不过两一两公里而已,山那边的人都时常到这边来赶集,也有走亲访友的往来,只是横着这座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抬头看了看这座并不算很高的山,它生长着一些并不密集的树,站在山脚下就能依稀看到半山腰的小路。由于林木的遮掩,那些小路看起来像是被分割的一段一段的,并不连接,蜿蜒曲折的犹如一段段灰白色的带子。我想,那山路肯定难走!

山路果然难走,它又陡又窄,最窄的地方,不小心荆棘就会钩住你的衣服,原来在山下看不到路的地方,就是树木长的最密集的地方。我们好不容易走上了一段陡峭的石梯路,面前竟出现了一个大树和藤蔓植物筑成的天然屏障,其中宽宽大大的,就像一间大房子,靠着山岩的地方还有一些干净的石块,可以供人坐下歇息。这就是路人小歇乘凉的好所在!我们三人也就坐下休息,不免感叹这山路的艰险难走,什么时候这里才能筑路通车?

就在我们在这里坐下休息的时候,我们就看到山路边有些残枝断木,有些大树的树枝也断垂着,小王说:“这都是那些进山拾柴的人弄的。”在山路边,我们偶尔还能看到新的树桩,留下半人高的树桩,显然只拿走了树的中间一段,那一定是盗伐者的恶劣行径。

珍惜树木吧!再这样下去,终有一天,这休息乘凉的地方就没有了,尚不说什么林木能净化空气、保护水土流失的大道理。

我们终于爬上了山脊,开始走下坡路了。经过了短暂的遮天蔽日,眼前陡然宽阔明亮了起来,我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极目远眺,隐隐约约中,已能看到山下的院落街景了,同行的人告诉我,山下近了。

就在这时,我们突然听到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在前面路边的一小片林地里,有一大群男女在争吵。我们走过去,原来是两个护林员在拦住一群进山拾柴的人,正在对他们进行罚没处理,有的被罚款,但多数还是数目不大的收费。那些拾柴的人总是希图少缴些,就百般口舌,两个护林员又不依不饶,所以这收费的进度似乎很慢。这时,两个护林员来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对一个面目清秀但穿着破烂的青年妇女进行收费。护林员理直气壮且十分傲慢,当这个青年妇女哆哆嗦嗦地摸出一元钱时,一个护林员精明地从她的柴捆子里搜出了一把砍柴刀,青年妇女霎时脸上惨白,她奔过去拼命地举手要夺过那刀,护林员双手把那把刀举过头顶,好不让青年妇女夺过了去,他左右躲闪,青年妇女踮起脚展臂上抓下捞,似乎就会夺过了那刀。正在一旁收费的这个护林员见状就也扑了过去,一把就抓住了青年妇女的手腕,嘴里也说出些不干不净的话来。

他们推拉着,慌乱中,青年妇女的手就被柴刀削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但任不住手。抓不住刀,她就绝望的双手扯住一个护林员的衣角,苦苦哀求地说:“还我刀吧!要不我回家我男人会打死我的……!”她的手上大滴大滴的淌着血,可能是因为两个护林员的衣服上染了点血迹,两个护林员就更加动怒了,他们用手叉住青年妇女的脖子,咒骂着,粗暴地推掀着她。

“还我刀吧!要不我回家我男人会打死我的……!”听到青年妇女这句苦苦哀求的话、和看到她手上不住淌流的鲜血,我们一行三人惊的目瞪口呆!我的心似针扎了般的一阵难受。“住手!”我禁不住脱口而出的向两个护林员一声怒吼。

本来,从一开始我就对护林员的工作是支持和理解的。不对这森林进行有效的管理和保护,长此以往那也不行啊!但由于两个护林员只收费,罚款,而不讲有关护林法规,且行为极其粗暴,再加上那青年妇女手上不断涌流的鲜血,我才禁不住发出了这声怒吼。

两个护林员听到我的吼声吃了一惊,他们本能地松开了那个青年妇女,似乎此时才主意到了我们一行三人。短暂的惊讶后,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指责了。“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是执法护林,执行公务,你们……!”那个青年妇女也用一只手捂住另一只手的伤口,迟疑惶恐的看着我们。

我看到两个护林员已经松开了那青年妇女,就没再和他们说什么。又看到那个青年妇女受伤的手还在不住的流着血,鲜血穿过压在上面的另一只手的指缝流出来,大滴大滴的滴落在草地上。我不禁说:“老李,你看她的手……!”老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接过小王递过来的背包,拿出一件旧衣服撕下一个长条递给那青年妇女,想不到她竟然拒绝,没有伸手接过去包扎,只不住的哭泣着向两个护林员哀求说:“还我刀吧!……”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她那悲切的哭泣,就对她说:“先扎住你手上的伤吧,他们会把你的刀还你的。”青年妇女听到了我这样的话,才疑疑惑惑看着我们,一边哭泣一边漫不经心地把很长的布条缠绕着在她的手上。

我问两个护林员说;“你们要怎么处理她呢?”想不到他们此时说话的语气和缓了许多,一个护林员就耐心地对我大概也包括对那些拾柴的人说;“按照《某某县关于封山育林的通告》,在封山育林期间有十不准,其中就有‘不准打枝砍柴,不准放牧割草’。但根据本地村民大多数是烧柴做饭的具体情况,经主管部门研究决定,我们在具体执行《通告》的时候就酌情变通,所以,我们是允许收费进山拾柴的,但严禁带刀进山。带刀进山的,刀要被没收!还要罚款!”我为难了,我该怎么办呢?叫他俩把刀还给青年妇女吧?我也岂不违法了?我不管了吧?那青年妇女的恐惧和手上流淌的鲜血……,于我又实在不忍。“就还她刀,只罚款吧……?”我用商量的语气和两个护林员说。“那罚款要多些!”一个护林员抢先答道。“多少?”我问两个护林员。他们似乎在思考。“50元!”他俩回答说。那青年妇女闻声大哭,看着我哭喊着说:“我没有钱了,我男人就给了我一块钱,我一分钱也没有了啊……!”紧接着,她又没来由的哭喊了一句话:“你莫官官相护哦!”听了青年妇女这话,我心底泛起些许不悦,但还是安抚着她说:“你不要哭嘛”。心里想:“还官官相护?”我是个什么官呢?“你俩看她那么可怜,就不打算饶了他?”我突然对两个护林员变了说法。两个护林员直直的看着我,迟疑地说:“如果不罚她,那后面的这些人怎么办呢?”我再一次为难了,我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那青年妇女还在不住的哭泣,含混不清的在说:“你们不还我的刀,我不敢回家喔!”

我问老李说:“你还有钱吗?”老李望着我,犹豫不决的说:“就只有50元了,只是……。”我安慰老李说:“老李,你放心吧,山下就有我们的朋友。”

老李递给我一张五十元钞票,我接过来把它递给了那个护林员,并对他说:“你今后不要只顾罚款和没收刀具,还要告诉他们爱护林木的道理,态度也应该要和缓些。”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一个护林员大概是做得了主的,他接过我递给他的那张五十元钞票,高高的举过头顶,就像刚才他的同事高高的举起那把刀一样,并大声的对后面的人说:“大家听好了,封山育林期间,进山拾柴,只准捡拾枯枝落叶,不准带刀进山,带刀的,刀要被没收,还要罚款!”他又看了看我们一行三人和那个青年妇女,接着说:“至于她今天嘛……,因为她情况特殊,她如果丢了刀她男人会要她命的,你们不会吧!!再则,这位小兄弟愿意帮她交罚款,她就免于处罚了!你们就下不为例了,你们如果不服,那只要你身边也遇到一个过路人愿意为你交罚款,那你今天也免于处罚!”

我们一行三人又开始下山了,在下山的路上,我在想那个糊涂的男人,丢了一把柴刀,就要打死自己的老婆,你的胆子也恁大了!

写于二000年四月二十六日

(护林员朋友辛苦了,如有相同经历者,实属巧合,切莫对号入座,拜托拜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