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幽默的梦

一日我琢磨出来一个升级版“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这是一个捆绑式系列选择题,层层递进招招毙命,可令答者没有一丝丝防备,心惊肉跳中倾吐他对你的真爱指数。

问1:如果我们之间忽然出现了一个富豪,砸下500万要你离开我,只要你离开不再联络,这钱就是你的了,你会怎么做?

问2:如果砸下的是5000万呢?5个亿呢?

问3:如果他给你钱不是要娶我给我幸福,而是要取我项上人头呢?

李先生的回答非常耐人寻味,然而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

梦里真的出现了一位霸道土豪着了魔似的非要娶我,威逼利诱软硬兼施,最后我屈服改嫁入豪门。

由于太匆忙,我一件自己的东西也没带,孑然一身来到了新家豪宅,只身一人离开了我的爱人和我全部过去的生活。

我的新家别墅装修是一片纯白的烤漆色,反射着高雅的光亮,每一处拐角、楼梯、桌椅都设计的分毫不差,佣人家务全包,我可以买几乎任何我想买的东西。

别墅家里从不挂颜色鲜艳的小画,从不摆花草,洗完的衣服有人叠好放进衣柜,厨房砖缝里找不到一滴油污,一切都冰冷的维持着它本该有的样子。

有的人活着,他却永远的死了。

三年的时间里,我没买过一件奢饰品,因为没有让我心跳的价签。有时随同土豪出入高级场所,豪车大理石水晶灯是我生活的画面。

然而无数次梦到我杂乱的小家,用完的水杯摆在床头、沾满猫毛的沙发、不怎么叠的被子,还有我以前的那个他。

从朋友那里隐约听说,他交了女友,后来那女孩得了重病,他倾家荡产带着女孩四处看病。

我不惊讶,好像在说一位熟悉的亲人一样:这就是他啊~

我终于等来了独自一人打电话的机会,那是早上7点多,他应该在去上班的路上吧。

电话拨出,不知他是不是换了号码,不知是不是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有了新的她,不知会不会拒接我的电话......

太多可怕的未知,我逼自己赶快醒来,还好旁边躺着的还是他,穿着那件高中打球淘汰的毛边背心酣睡如常,我含泪赶快过去抱他,却被凉席上的毛刺扎了一下。

太好了还是那根毛刺!让我每次小心翼翼转身的那根毛刺!太好了真的只是梦一场!

“如果我们之间忽然出现了一个富豪,砸下500万要你离开我,只要你离开不再联络,这钱就是你的了,你会怎么做?”

“不会离开你呀”

“如果砸下的是5000万呢?”

“嗯...........不会......”

“好哇!你居然想这么久!”

“那可是5000万啊!”

“那要是5个亿你是不是蹦着高就把我卖了!?”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啊......”

“如果他给你钱不是要娶我而是要取我项上人头呢?”

“直接杀不就好了给个P钱啊!而且我要是知道他们要杀你,他们不得连我也一块做了!”

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