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章1011

你有意识到你被欺骗了么?

有一天...

当你认识到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真实的

它只是你思考范式的一个映射

站在十字街角,人来人往,推推嚷嚷。那是什么感觉?抬头去看路人的眼睛,还是躲闪回避,连一丝尴尬的笑容也容不下。那个时候,外部的信息太多了,你所有的在意,都是外人。

惯性的行走,惯性的回避,惯性的认为那一刻大家是用同样的思考范式,如果同时收集起来所有这些信息,那黑盒子打开时也许会让你吃惊,同样也许会无聊到让人毛骨悚然。

人,需要慢慢的体会。

我有一个思考的范式,它自己就有一个挣脱不了的肉体。当然我把想象给意象化。在岁月的沉积下,越来越具体化了,到了我都不相信这个东西是不是还能变成其它的样子。

它的眼睛只能看到,也只能理解它所知道的一切。就像那未经训练的画家,歪歪扭扭的画了一堆天空的习作,转身给那些只能看到其中一幅的笼子里囚徒。告诉他这就是一切。所以,这就是那个囚徒所能看到的一切。

它的被骗,就是我的无知。

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已经晚了。

被扭曲的情绪喂养大的人,诸如压力、恐惧、忽视、抱怨、责骂或者暴力,在黑色的底板上,如何再综合其它的颜色呢?言语是多么的无力,人的本性又是多么的自私。

就像一个观察者,每次都努力的把自己剥离开。或者是,对自己说着,你看,就是这样吧,自己成为了受害者。

然后一切就停止了,带着自己掌握着的真理,让船头永远朝向一个方向。

那么对于 容器 这个概念,是自己给自己加强的么?

就是为了,肯定,一定....

脑子里绕成了个浆糊,是的,我犯了这个错。它成了一个循环。

我把自己物化,带着家人对我的物化,觉得所有人都要把我物化。可又会不由自主的想去相信,过往的经验又重新把我拉回现实。如此反复起来。

我到底在乎的是什么?没有自我?被利用?还是重新自我预言的证实?或者就是一遍遍的怕特殊的事情真的发生?

所以,我就变得更加的大惊小怪了。

人和人之间,慢慢变得没有指责,只有距离。

但现在开始动摇的时候,我也不停的要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因为想要自我欺骗的美好?因为人的本性?因为太久没有静下心来去相信别人,还是纯粹的美好实在是动人。

走在路上,常常会忽略这是一条通向死亡的路。

如果别人说,没有考虑过那么多的问题,我觉得不可思议。那么我考虑了这么多无疾而终的问题是否更加不可思议。

进化心理学,冲刷着我的价值观。

可如今,有些冷冰冰的东西终究如同那过去的上帝一样

如果你用不同的范式去看它,

就知道自己困在这囚笼里是多么的狭隘

几百年后也许会有人嘲笑我们的坚信

但如今所有的经历,如果只在一个框架内

最后却只有以身殉道的愚昧。

根本就没有办法说通的太多,

愚蠢的是没有办法自己去倾听。

这也就是所谓的动摇了价值观吧。

人和人之间,应该有着比那些更说不清的联系。

All things transitory

But as symbols are sent.

Earth’s insufficiency

Here grows to event.

The indescribable

Here it is don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