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人间留不住】第四章

第四章  拥抱

春去秋来,院里的梧桐树染尽了风华。

顾辞在三皇子府的生活一直很安逸,她很少外出,宴会也没啥人邀请她,帖子都是直接送给梁丘镜的,当然她也不怎么懂得应对宴会,顾辞还是和往常一样,睡睡觉,种种花,煮煮茶,不过,她多了一件特别重视的事,就是关注梁丘镜,关注他喜欢的,讨厌的,然后给他做好吃的,其实顾辞常常幻想着可以给他磨墨,然后累了就煮上一好壶,闲少有人知道顾辞的茶艺特别,十一常夸她煮的茶就算是沈心月也比不上的,但是顾辞不敢去他的书房打扰他,她怕惹他厌烦,但她其实特别想看看他认真办公的样子。

“殿下,您回来了?”管家问道

“府中可有何事?”

“一切如常,只是。。。”

“但说无妨”

“听闻皇妃的姐姐,也就是远嫁给西山王的那位不久前病逝了,皇妃不吃不喝好几天了”

“我知道了”

顾辞的姐姐顾诗,梁丘镜有听秦慎和沈心月提过一两回,与顾辞不同,顾诗性格温和明事理不张扬,其才学不在沈心月之下,洁白如莲的一个女子,可惜嫁给西山王为续弦妻子了,西山王妻妾成群,娶顾诗可能也是贪图一时美貌和才学吧。

自古红颜多薄命

梁丘镜有些心绪不宁不知怎的就走到了顾辞的住处,他不是第一次进女子的住所,沈心月的院子就和这截然不同的布局,是那种一眼就可以看出所居之人的高贵。顾辞这,杂乱的又有一丝井然有序,倒像一个世外桃源,藤架上的紫藤萝随意的缠绕着,墙角的菊欣然的开着,一切那么自然却又不见一根杂草。梁丘镜见高大的梧桐树下有一团蜷缩的身影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抽泣,让人有点心疼。

“殿,殿下!”十一惊讶的叫了一声

梁丘镜走进院,看到门上挂了一个小木牌,牌子不怎么起眼,牌子上的字,是端端正正的小楷

“蝶恋花?”

“哦,那是小姐刻的,春季的时候院内花开盛艳,常有好一些蝴蝶在院内飞舞环绕,殿下您能来看我们家小姐真是太好了。”

顾辞哭着哭着听到梁丘镜来了,内心欢喜又窘迫,怎么办怎么办,自己这几天哭得肯定特别丑,而且他好像不喜欢爱哭的人,有一次一个侍女打破了一个花瓶哭哭啼啼的被三皇子撞见了,直接把她赶出了府,怎么办怎么办,我是不是也会被赶出去啊?顾辞害怕的要往屋内跑

“顾辞”淡淡的声音叫住了她

“殿,殿下”顾辞不敢回头

“你口吃?”

“啊?”顾辞惊讶的抬起头

“那你为何每次与我说话就结巴”

“哪,哪有啊”

现在映入粱丘镜眼帘的就是一只小花猫,脏兮兮的,却没有讨厌的感觉,她似乎特别爱哭,原本清澈的杏眼泛着淡淡的红肿,粱丘镜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女孩子,毕竟他身边没啥女孩子,看着眼前的泪人,粱丘镜张开双臂将人拦进了怀里。

顾辞直愣愣的不敢乱动,她怕自己脏兮兮的脸蹭脏他整洁的衣裳,砰砰砰,不知是谁心跳的好快,不会是自己的吧,好丢人的感觉。

粱丘镜觉着自己可能吓到怀中的小人了,怎么他就那么怕自己吗,自己平时也不凶啊,他想着,抬起手温柔的摸了摸顾辞的后脑勺,轻松的说“乖,没事啊~”

听到平时冷冷的遥不可及的殿下安慰她道,她终于忍不住在粱丘镜的怀里蹭了蹭“嗯~”

真像一只小猫咪啊,自从她嫁入府中他并没怎么关心过,无非就是府中多了一个人罢了,今天是怎么了,为何会关心起她来?

“为什么不吃饭?”

“我。。。。。。”

“生病了该如何?”

“不,不会的。。。。”

“不久就是心月生辰宴了,你也一去,当散心吧”

“!”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望着梁丘镜

“不愿?”

“不,不是的”

梁丘镜走后

“天,这,这是带小姐你出去散心呀,殿下第一次带你出去啊,还是沈心月的生辰宴呢”,十一特别兴奋说道

“真想不到殿下会来看我们呢,奴婢还以为一直都是小姐一相情愿呢,还怕小姐你会一个人孤独终老呢,这样看来,奴婢就放心了”

“十一,没事的,就算殿下一点也不在意我也没关系啊,是我破坏了殿下的姻缘,本来他和沈大小姐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不讨厌我就很好啦”

“傻小姐,你也特别好啊,是独一无二的,是十一最好的小姐”

是吗?她真的不是那个可有可无的人吗?

(待续。。。)

                                                            下一章

关注文集,持续更新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