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妄傷》第三十章穆洛回到第八世

此时仍在昏睡的穆洛受念泪的影响,意识渐渐模糊,再一次陷入梦魇般的坠落。穆洛看到眼前是青灰色的薄烟笼罩着整片丹林,白蓝色的云雾重重的压在头顶,穆洛在丹林一直徘徊,越走越觉得昏沉,双脚似浮游在空中,周围空气慢慢挤向穆洛,穆洛陷入虚空之地,看到另一个自己。

12岁的穆洛与母亲相依为命,日子虽苦却很幸福。一天,穆洛的舅舅喝醉酒,嚷着要穆洛陪他聊天,穆洛本能的害怕,就往房门外跑,穆洛的舅舅紧紧的抓住穆洛的手腕,不让穆洛跑,训斥道:“你跑什么!舅舅不过是想让你陪我聊聊天。你看你,都这么大了,出落得越来越标志。”说着说着,穆洛的舅舅越来越靠近穆洛,眼神充满欲望,穆洛慌忙躲闪。“诶,你这孩子,舅舅这么疼你,你躲什么?!”穆洛被略带烦躁的舅舅用力的甩在桌上,穆洛随手抓起茶杯,朝着向她扑过来的舅舅砸去,逃命似的跑出门外。

时间忽而又转至穆洛14岁,穆洛的表哥从小一直疼爱穆洛,只要穆洛喜欢的东西,穆洛的表哥都会偷偷送给她。可是好景不长,穆洛的表哥要与别人成亲,在成亲前一晚,穆洛来到曾经只属于她与表哥的凉亭,对自己的感情做最后的告别。恰巧穆洛遇到了表哥,穆洛惊讶的说道:“表哥——”

“表妹,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你不要生气,等过两年我便纳你为妾,你等我。”表哥握住穆洛的双手说道。

恰在此时,穆洛的舅妈冲过来,用力地拉开两个人,穆洛一个踉跄,表哥下意识的去扶穆洛。穆洛舅妈见此更是怒不可遏的一巴掌,骂道:“你个小贱人,我们家好心收留你们母女,你母亲不肯改嫁,你在这里耽误你表哥前程。你这张脸,就是用来不知廉耻的吗?!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

“舅妈,你可以说我没用,但请不要侮辱我娘,我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请不要诬陷我!”穆洛委屈的反驳道。

“儿子,听娘的,这对母女没一个好东西,你忘记你爹的伤,是谁弄的?就是这个忘恩负义的下作东西!她居然还敢诬陷你爹,说出大逆不道的话。”舅妈又开始撒泼似的哭闹怒骂,怨天恨儿。表哥忙于安抚这个情绪失控的泼妇,忘记被他的母亲狠狠的甩了一耳光,嘴角还在流血的穆洛。

就这样在一个漆黑的夜,穆洛被响亮的巴掌,震耳的辱骂,提醒自己不该对一切有所期望。

时光飞逝,穆洛看到那个软弱的自己和母亲与另个陌生的男人生活在一起,穆洛此时成为了秀坊比较出色的绣娘,做一些活计,可以补贴家用,母亲也有身孕,继父并未因此疏远穆洛,始终对母女二人颇为照顾。

弟弟即将满月,穆洛与继父一同去寺院为新出生的弟弟祈福。在回家的途中,继父看到母亲喜欢的花,便走入林中采摘,穆洛见继父许久没有从林子出来,便去寻找。继父一把将穆洛向林中深处拖去,穆洛拼命得挣扎,大声质问道:“你这样对得起我娘吗?她冒着生命危险为你生下弟弟,你这么做,对得起刚出生的弟弟吗?”

此时的穆洛显然比之前的她尖锐了许多。但这些道理,并不能让一个毫无人性的畜生有所动容。继父理所当然的回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收留你们母女,要不是看上你们娘俩都有几分姿色,谁会要你们这孤儿寡母的。把你许给张判官家的三公子,你不嫁,现在就是一个烂在手里的老姑娘,谁还能要你!就只知道吃干饭,是你该报恩的时候了。”

穆洛听后,忽然想起前几日继父总是与一些地痞打交道,并不是因为照顾一家子而欠债,而是因为穆洛。然而穆洛却自作主张的丢掉高傲,忍着被表哥妻子的刁难,接受为她做衣裳的要求。穆洛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天真的可笑,说道:“你不怕我回去告诉我娘吗?!”

“你不会,也不敢!”

“我知道你要什么,但是你这样做是亏本的买卖。不如将我嫁出去,赚些银两,那家三公子在张家并不得势,不如把我嫁给李县长家做妾,他一直无子嗣,夫人泼辣,我很温柔,定得欢心。”穆洛努力拖时间,伺机逃跑。

“你少动歪心思,今天我把你弄到这里,就没打算让你干干净净的出去!反正你都要卖到秦州妓坊了,不如先让为父教教你怎么做女人。”

穆洛随手抓起地上的树杈,狠狠的在自己脸上划了一道伤痕,可是继父并没有任何让步之意,一步一步逼退穆洛。

忘记自己如空气一般崔仔,只能旁观的穆洛急忙上前阻止,任凭穆洛怎么用力的捶打,只能是有力的拳头与空气搏斗无力搏斗,穿过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的躯体。穆洛只能作为旁观者眼睁睁看着的眼前的自己在无尽的绝望,愤怒,惊恐中挣扎。眼看着自己发了疯一样拼命用树枝划破自己的脸,脖子,直到血肉模糊。继父见此状,顿觉恶心,转身走了。穆洛刚松口气。不料,继父忽然转身,恶狠狠的掐着穆洛的脖子,穆洛用力地挣扎,慢慢地,穆洛如泄了气的气球人,耸拉下来脑袋,瘫软在地。

穆洛努力想唤醒浸在血液里的自己。许久,穆洛忽然如重生般,大口喘气,勉强站起来,张望四周,眼神由起初的惊慌,错乱瞬间变成空洞。穆洛看着丢了魂似的自己,漫无目的向着林子深处走着,周围的野兽虫鸟似乎都嫌弃似的避让着她。直到她走到一处深潭,穆洛纵深一跃,投入潭中,水面随着那一点红微微荡漾,深潭渐渐恢复平静,随同这一世的穆洛将对这个世界的绝望,一起埋葬。深潭慢慢开始干涸,最后就剩下潭底的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念泪。

念泪慢慢升起,漂浮在空中,落在迷榖树上,迷榖树叶围绕念泪,那些树叶变成墨色的绳子拴在念泪上,被一位翩翩少年拾起。穆洛急忙跟上前,确认这位少年的身份,正要与少年对视时,穆洛忽然醒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