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王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子安:

 安否?南海之水是否寒冷彻骨?悠悠千载,你的灵魂,是否如我所愿,安然无恙?子安!一千三百多年过去了,沉睡在海底,你是否感受到了一千三百多个春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带着这些悲伤的问候,读你的旷古奇作《滕王阁序》,心中颇有感慨,顿觉不吐不为快。故而书信一封,遥寄于你,以表达我的一番心意。

 我记得我是这样和您相识的。小时候,老师教我们背诵唐诗宋词。《送杜少府之任蜀州》里有一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初识您,便是在这难舍难分的离愁诗作当中。通过老师的讲解,得知您从小就有神童的美誉,名冠初唐四杰之首,心中便仰慕不已。再后来,读您的《滕王阁序》,更是喜爱不已。初次读完您的序文,便有了如临仙境的感觉,字字珠玑,真的有些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仿佛自己置身阁中,见到了那“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秋光美景,感受到了滕王阁的壮阔,也感受到了人生的波澜壮阔!

 今日,独坐一隅再次拜读您的序文,我的思绪也随着您的文字,重回了大唐,重回了那个属于您的那个时代。

长安城中,百姓欢歌起舞,皇宫殿内,帝王将相,高谈阔论。玄武门前,孤荒野草,数不尽的荒芜,俊秀青山,说不尽的仕途哀怨。此时,您孤身离去,前往更加秀丽的岭南。您离开长安,来到洪都。看见了绣闼雕甍在婀娜多姿的山川中搔首舞姿,看见了渔舟与雁阵在寒秋中哭泣哀嚎;看见了东隅与桑榆之间只隔着一条细沟。在一场汇聚人才的,由人精心策划的盛会上,您挥一挥衣袖,研一研浓墨,挥笔龙飞凤舞,一口气,不带走风和云,留下千古绝唱,便踏马而去,只留众人茫然!笔下的美景,却是世人难以忘怀的隽永!

 子安,有人说你的文章华艳而媚俗。但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你的"穷且益坚而达。境遇坎坷的你,并没有被眼前的困境所打倒。反而认为“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您的这些话语,既鼓励了自己,也鼓励了古往今来许许多多的有志之士。让人面对一切艰难险阻,即使在郁郁不得志的逆境当中也不消沉放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命运多舛,英年早逝的你,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富有才情的歌唱,用那独具魅力的人格,为我们留下一道永远靓丽的文学风景。您的生命纵然短暂,也全然无撼。

 子安,那个世道容不下你。世俗如一把锋利的剑,死或许是你不背叛灵魂最好的方式,那样,你便是心目中的那个自己,那个无拘无束,桀骜不驯的王子安。什么帝王将相,或是候门府院,也敌不过你身后的一片残云,脚下的一方土地……

 子安,不知你踏上小舟的那一刻起,有没有想过,这一去,便是千年,那滕王阁留给世人最后的一丝回忆。那日的学士将军,满棚的宾坐,也都随往事,风干了。唯有你,连同你笔下的落霞与孤鹜,秋水长天,“穷且益坚之志”,穿越千年,也未曾老去。此时此刻,您的序文,正是我破浪前行的强心剂,您笔下的景色正是我徜徉的心灵休憩之所!

 难遇的知己,千载的良朋。子安您如画,画尽了天地万物,却划出了自己,天地已无子安,却唯读有您的诗,您的序文,您的天下。青云处,鲲鹏翼若垂天之云,子安兄,志复在乎?

 四月的南海,已足够温暖了吧,不知那些如精灵般的阳光能否穿越那层深蓝的海幕,为你送去人间的问候。我从未到过南海,但我现在知道了,即使我一个人乘船飘荡在这单调的幽蓝之上,也是不会孤单的吧!这水下的某一处,某一缕水草或是某一方岩石之后,有你寂然地沉睡在那里,任海龟鱼儿匆匆游过,任海水瓢摇了你的长发。你,依然是你。南海有你,景皆失色。

 那南海之水啊,从此别再咆哮了吧,别再打扰寂寞的子安,和他高傲的灵魂,我愿用所有的笑容,换您一世的安宁!  

                                                       仰慕您的读者

                                                        丁酉年四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