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父母子女一场

看着病床上的母亲,虚弱,无力,倦缩成一团,还流泪满面。我却一点也帮不上忙。因为在之前,大姐通过电话表示不会再过来看她了。还埋怨她性格过强,生病都是因为她自己脾气造成的。母亲觉得心酸,流泪不止。

母亲生了四个子女。二哥三姐在外打工路途遥远不愿意回来,寄了钱来就以为万事大吉,大姐在本城来了两次。觉得打乱了自己的生活规律,怨气十足。嫌母亲唠叨趁势不来了。还说到时多少钱几娣妹平摊。以为都是拿了钱就可以甩脱责任。

也许他们没体会到老人想的是他们的看望。我又左右不了他们,我一个人也代替不了他们。就象小时候她不可能为了照顾我一个人而忽略对他们三个的照看一样,这是一种情感能量转换。他们不懂吗?

只是怕麻烦,如果他们在小的时候父母也怕麻烦不去照顾,他们还能不能活下来长大成人?

但是现在她们健壮如牛。小时候缺吃少穿,就算是汤汤水水也没让子女们饿着冷倒。但这些他们也早己忘记。现在他们不需要父母,而是希望父母不要去打扰自己的生活。

老了的母亲爱唠叨。凡是看到一个人,她都可能把他当成听众,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她抓到一个人就说她一辈子的苦难,委屈,翻来复去。她说得眼泪婆娑,别人却听得心生厌烦。现在的人谁愿听你的苦难史。所以遭人嫌。

她为了几个子女累尽一生,风里来雨里去,严寒酷暑。从没把自己的身体当成肉身。只当是一架好使的机器。

那时候,父亲家赤贫,又因为爷爷成份不好。一直受人欺负。父亲又不善言词。母亲被逼成了争强好剩的人。她说的是要争一口气。不让别人小瞧。

在大集体的时候,靠挣工分分口粮。母亲却总是能挣到妇女中的最高评分。因为她总把自己当男人使。到年给的时侯就可以多分一点口粮。

但那时我们家还是要当补钱户。就是说爸妈两人拼死挣的工分不够分到一家六口人的口粮。这就要另外补钱才能分到口粮。

所以在别人收工休息的时候,她要不割猪草,要不就找柴火。拼命的补贴着家用。下雨天不出工,她也是在缝补全家人的破衣裳。

她一天二十四小时,就只有睡觉的几个小时没有做事。四个子女都是在她的背上背大的。夏天好一点,特别冬天最可怜,孩子又没多少衣裤,稍不注意孩子的尿就淋了自己一背。但还不敢解下来,一没衣裤二也怕孩子冷着凉。就只能在背上捂着,直至干。

小时听她念叼这些的时候,没啥感觉。到现在自己为人母,才懂得了她的眼泪。

老了一身的病痛,腿在二十多年前患了类风湿,痛得变形,行动不变。现在躺在病床,衰老,虚弱。如此劳累的一辈子。子女们就因烦她性格强势,蛮不讲理就不想见她。

生孩子的意义是什么?

心里气不过就和他们理论,谁想到大姐愤愤地说:“那时候没得法逼到生出来的”。她是一个被生活磨去了思想的人说话也没得人的味道了。

“就依你的说法,是逼到生了你,那养你的时候不是可以不养活你。”

“不养活还好点,免得现在受苦。”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实在无法说服她。

我只能劝母亲放弃想他们来看她的希望。她嘴上说要的,我知道他做不到。因为一朝一夕,寸寸步步,是她看着我们长大的。即使能忘了时光,却忘不了记忆。

母亲一辈子要强,也很倔强。一辈子都在对抗,总要找一个人做对手,这就是一个强者的心里吗?我没做过强大的人所以也不清楚。她总是在作比较,做媳妇的时候,她和婆婆小姑子有矛盾。多数时候是气到了别人,但是她也是哭哭啼啼气得半死。父亲不善言词,更不懂沟通。拳头是他解决矛盾的方式,所以母亲年轻的时候没少遭打。

婆婆死了,小姑子们都嫁了。她和父亲打打闹闹中儿女们又长大了。她的兴致又转移至儿女的婚姻大事中来了。对四个子女的婚姻她都干涉。特别是大女的婚姻,仿佛是她要去过日子一般。担心大女脾气爆燥婆媳关系搞不好。干脆选了一个没爹妈的孤儿。事实证明并没因没有婆媳关系就可以把日子过好。大姐和姐天不和,过得不好一直怨怼是母亲害了她一辈子。

给儿子找媳妇的时候,本意是要找好,然缘分就那样。过日子就是鸡零狗碎,家长理短。儿媳妇和她针尖麦芒的对了一辈子,至今死疙瘩还解不开。儿媳妇认为拿钱给你看病己是天大的恩惠,照顾你是没可能的。家本来就是讲爱,讲理肯定就没规则的。

三女恼怒母亲强悍了一辈子,老了还不改脾气,让子女都无法心甘情愿地孝顺。

我是觉得老人一辈子都强硬惯了,能改也早改过来了。这辈子可能也改变不了。但是给她讲了很多道理,要自己想开一点。来看你是你的福气,不来看你也没关系,这样你就想得通了。

“他们没得良心,小的时侯我是湿一身,干一身的把他们背大的啊!”她老泪纵横,但又怎样!世间没有对等的回报,特别是父母子女一场。但无论我怎么说,她还是坚持他们应该这时侯来看她。

只是老人家活了一辈子都没活明白?所谓父母与子女一场,只不过是相伴来这世上一遭,各自还完债,然后散场而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