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城市(二)重庆

重庆在小时候的印象中是一个遥远的山城,从评书里听到某个英雄人物在山里打猎得了很多皮子要翻过好几个山头才到达山城重庆去换钱,重庆从评书演变到心里便成了个龙蛇混杂、古怪神密的城市,再加上江姐和小萝卜头的遭遇,便更是生不出好映象来。却不曾想到了如今,重庆已然变成了除家乡外在心目中第二熟悉和亲切的城市了,只因为那里有了至亲的关系,原来一切感观都不是绝对的,都是会随着时间和机缘的改变而变化的,这也许就是佛家所谓的境由心生么。

       第一次去重庆是全家去送哥哥上学,这样一说仿佛很大阵势似的,以前和别人说起这事时,大都会觉得诧异,其实也就是全家人从未曾一起远游过,早就约好了我们去哪上学便全家去那个相对较远的地方当成游玩,一搭二便。在拥挤的火车上度过二十多个小时后我们一家便于深夜来到了这个城市,那时去重庆是要经怀化绕道贵州的,沿途经过很多贫困地区,而且似乎越往深里走越是觉得一贫如洗,这让我对这个未知的城市产生了迷茫,哥哥到这里来读书会不会太苦?这个问题还没来得及得到回答,一家人便晕乎乎地被火车站拉住店的车带到了南坪的一家旅店里,要是换了现在,我是一定不敢坐这样的车的,那时的人都还不错的,旅店虽然偏僻但也还相对干净和安全。

       当时对重庆的了解实在太少,以至于连白公馆、红岩这样的景点都不知道,更别提其它,只是在地图上找了下,知道杨家坪有个动物园,南坪有个游乐场,再就去了趟解放碑和朝天门,说实话当时觉得真不怎么样,心里很是失望,但仿佛也没来时路上那么穷困,便只对接下来的三峡之游充满了期待。

       三峡倒真没让我失望,以前虽是坐过江轮去岳阳的,但没有这么大,时间没这么长,也没这么自由,风景更没这般秀美,所以一切新鲜而有趣,我最喜欢带着小表弟在船上一层到三层的跑来跑去,寻找着两岸也许不为人知的风景,想像着每一处突兀或许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沿途很多人文景点白帝城、张飞庙、鬼城丰都等等都是值得一看的,但最让人感到舒服愉快的还是三峡,三峡各有各的特点,太久了记得不太清楚了,许多美妙的体会无从下笔进行描绘,只依稀记得经过巫山时,天有些阴,遥遥望着若隐若现、秀丽无比的神女峰竟呆住了,当真有些“云雨巫山枉断肠”的味道呢。三峡自古便是传说甚多、诗词歌赋描绘甚多的地方,每一处秀美景色配合着神密古老的传说,又是缓慢游走在宽阔亲切的长江之上,这让我仿佛置身于不似仙境胜似仙境的境地,畅快致极,那时也没有现在这么多成人的烦恼与忧愁,但也有着顿时轻松了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大自然予生俱来的魅力吧。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小三峡,游轮靠在岸边,我们数人共乘一只小船,探险般往小三峡深入去,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外桃源,与外面的大家闺秀相比,这般的小家碧玉更为引人入胜,山色更为青翠奇秀些,水也分外清澈纯净,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在天空盘旋、从水面掠过,怡然自得,没有一丝尘世的味道,只有偶尔见到在水边嬉喜的山里娃儿,才感觉到原来还是在人间的。只是不知道三峡大坝建成后这一切又如何了,也许再找机会去重温一下,但心底是有些小小抵触的,是害怕与记忆中的美好相去太远,太过失望。

       后来去过好多次重庆了,由于分外珍惜亲人相聚的时光,对其他景点倒不那感兴趣了,只在友人热情相邀下去了一次大足石窟,和龙门的比起来自然是大气不足的,但别有一番南方特有的秀致和浑然天成所在,所以还是值得一去的。瓷器口则是个闲逛的好去处,对于对小商品小情趣情有独钟的我自然还是适合的,所以去过两次,印象最深的是两次去了,那个买麻花的店门口都是排着长龙,看来口味相投的人还是很多的呢。值得一提的是重庆这些年变化真的很大,越来越繁华、越来越现代化,商圈建了一个又一个,两江聚合的夜色也是日复一日地美,往日旧貌完全换了新颜,人们自然是向往发展和富足的,可不知怎地,有时候站在朝天门宽敞的广场,看着一清一浊无休止地相会,竟会想念起那年那月那个人潮拥挤,叫卖呦喝不断的旧色的古码头来了……

       重庆是热情的,一如城中的美女直率、热忱,你会被它热闹的气息所感染心也热忱起来;重庆是麻辣的,一如老汤的火锅,回味无穷,可是你若心急,不能细细品味,一不小心便易被烫伤;重庆也是迷茫的,一如终年挥之不散的沉沉雾气,它的前途充满了太多机遇太多希望太多可能,你若是强者,不防一去,也许生活从此会变得有吸引力了,因为未知本身就是最大的诱惑。

       不论何种,总是希望重庆会在不断改变中越来越安康,越来越富饶,因为那里有我深爱的亲人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