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留脏辫儿一个月,你猜会怎样?

96
痒痒Juliet
2016.07.02 17:49* 字数 3146

【WHY】

当我顶着一头脏辫儿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同事们的反应要比我想象的冷静的多。毕竟我司文化并没有那么多元,它只是一个有着一万多人的互联网公司而已,所以大概氛围...嗯...你懂的。

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同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想起来弄这种发型啊?!”神情复杂,语气不明,态度不明,不过老子也不care。

那么,我究竟为什么要搓脏辫儿?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做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可是,脏辫背后的文化我了解的并不多,所以也没有资格跟你们说这些。

搓辫儿之前上网搜索了一些资料,比如:如何洗头、如何保养、能维持多久、会不会毁发、北京哪里能做脏辫,等等。最后问到了一枚花臂前同事,他正好认识一哥们儿就是做这个的,加了微信谈好价格之后我便杀了过去。

【HOW】

见到这位搓辫儿小哥之前,只知道他是藏族人,有点腼腆,说话直接。他之前在北京一家很有名的做脏辫儿的店里上班,干了一年之后出来自己闯。他没有工作室,要做只能去他家。原本以为他是一位特别酷的黑袍儿小哥,身形高大,雄壮威武,藏族人嘛。他的家呢,可能进屋得脱鞋,满墙都是海报,桌子上还有叶子残渣什么的。后来见到他时,彻底打破了我的想象。

他个子175cm上下,黑黑瘦瘦的,顶着一头短脏辫,绑着藏蓝色的发带,穿着宽大的上衣,有点驼背,戴着口罩,皮肤很粗糙。和房东以及室友住在五道口的一栋居民楼里。床垫直接摆在地上,跟前有一张地毯,卧室不大,有点乱,但是也不脏。墙上有两张 Bob Marley的海报。让我吃惊的是他书架上的书,大多都是电影、哲学、英语、文学之类的东西。当时我心想,哇靠,真是一枚标准的文青黑袍儿青年啊。

他大概问了问我想搓辫儿的长度、颜色、数量等,然后二话不说便开始揪着我的头发钩搓了起来。那天我头发很油,两天没洗了,还有汗液,但那位小哥啥也没说就动手了!

原本我是典型的短发,有着怎么留也留不长的头帘,大概长这样:

以前经常留的发型

经过六个小时的加工,我就变成了这样。恩对,六个小时。

因为我想扎起来,所以小哥就给我接了搓好的假脏辫儿,不是真人头发,不然多瘆人啊!

他先是把我自己的真发搓好,其实呢,到这个时候我的内心是不安的,觉得很有可能自己handle不了这种发型。

而当做到一半的时候,我觉得似乎自己可以驾驭它啊。下面这张就是将假脏辫儿钩到真发里后的效果。

他用的工具就是类似咱妈织毛衣时的钩针,我没拍照,你们自己脑补一下。

【FEEL】

时至今日,已经梳脏辫儿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所以我可以来大概聊聊究竟是啥感受。

初期感受:沉、头皮疼、睡觉难受、谁说热谁去死好吗!

刚做完辫子的时候总共有63根,小哥说我的发量比较多,而且发质硬,因此弄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其实亚洲人的头发是不适合搓脏辫儿的,因为发质普遍较硬,因此搓出来的头发不易定型,保持时间短,易散开。

回到正题,我搓完全头之后最大的感受就是沉!真特么沉。感觉像是戴了一个头盔的重量似的。

请自行脑补重量的fiu

其次就是头皮难受,搓辫儿的时候头皮有点痛,但我的抗痛力比较强,所以感觉也还ok,但是当天晚上根本难以入睡啊!因为头皮是有一种被揪着的感觉,导致整个人无比清醒,我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叫做“头悬梁”,科科。

然后就是枕枕头时感觉很奇怪。有人说搓了脏辫儿就不需要枕头了啊,but那时我还没找到最佳卧枕方法,因此觉得很搁。

最后,好凉快啊!真的好凉快啊!谁说热谁去死好吗!因为头发分区的原因,所以头皮被暴露在外很多,整个热量都能及时散出去,大写的

初期的这些感受,大概3天左右就完全适应了。

过了10天左右的时间,我发现头发散开了很多,有许多自己的头发从辫子里飞出来,支楞在外面。并且无论是分区还是辫子,都会开始变得粘连。可以看一下当时的照片:

很多头发已经飞出来了

与此同时,我会有时候会为发型而苦恼,找不到诀窍,打理发型时手法生疏,替自己的智商不开心。

到了第15天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因为每天照镜子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脑袋像一颗蒲公英,毛茸茸的有点蠢,于是联系了藏族小哥帮我修理修理。

修理的时间很快,一个多小时就能搞定。他会把散出来的头发重新钩回去,同时我也明白了修理的时候才是头皮最特么疼的时候。整个过程我都饱含着深情泪水(被疼的)。但完事儿之后效果确实很不一样,感觉没有了碎发,又可以继续耍帅了!耶!

从那过后,我与脏辫儿相处的感觉越来越棒了,能够快速扎发,感觉也越来越自在

无论是在做什么,头发就随性一绑好了,或者一顿乱盘,也都有不一样的感觉。

一边teambuilding一边加班
随便盘一盘
随便扎一扎
就是开心!

时至今日即使现在又变成了蒲公英脑袋,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非常自在。想起藏族小哥说的话:“你不用在乎太多,你自己觉得好那就是好,还是要随性一点。

【WTF?!】

有了脏辫儿之后经常会遇到一些哭笑不得的提问,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WTF”,比如以下几个:

“你梳了脏辫儿,以后肯定不洗头了吧?”

我就纳了闷了,为什么说留脏辫儿的人都不洗头呢?而且【脏辫】这个名字被中文翻译的就很诡异,人家英文名是叫做Dreadlocks啊!

关于洗头,该洗就洗,只不过是有讲究的洗。对于我这种接发不太需要养辫的人来说,平均两三天洗一次妥妥的。But,真正全头都是脏辫的人,人家也是会洗头的啊!

那么究竟怎么洗呢?首先,洗的时候多洗头皮分区部分。耐心一点,温柔一点,不要胡乱揉,也不要边洗边抠;其次,可以将洗发水倒在浴球上揉出泡沫后抹在辫子上,这样比你直接上手搓辫子要安全;最后,冲洗的时候仔细认真一点,多冲一会儿,尤其是分区的地方,这样头发干了之后能减少头皮屑的产生(藏族小哥告诉我的!)补充一点,尽量在白天洗头发,让它自然干,对头皮和辫子都好。其实我是总怕晚上洗了之后睡一觉醒来头发变馊。

“你头皮屑是不是变多了啊?”

这个我真没感觉,我头发不油,再加上清洗的也比较认真,因此没觉得头皮屑变多。起初我发现头发里很多小白点,还以为是头皮屑,后来发现其实不是。是在搓辫时因为钩发,所以有很多头发就断掉了,而断掉的那些头发呢,吸收不了营养有分叉什么的,久而久之发梢就有了小白点,据说是蛋白质的凝结。

“你这接的辫子,肯定巨容易掉吧”

不会啊!都已经一个多月了,任凭我怎样虐待这些辫子,没有一根掉过的。据说靠近脖子一排的辫子最容易掉,但实际上它们确实是最先松散的,可是并没有掉。

“保持时间会很短!”

你要是好好打理,对它体贴又走心,同时保持着屌逼屌的态度,脏辫儿真的能保持好几年没点儿问题!我这种接的都不怕,真辫子更是如此了。

“等你拆了脏辫儿,你头发就毁了”

因为我还没拆,所以我不能很准确的告诉你YES or NO。但是我问过藏族小哥,也问了几个拆过脏辫儿的朋友,他们都说并没有毁。顶多头发会变得很毛,因为有很多断发什么的。但是脏辫儿毕竟不是化学物品制成的,能毁到什么程度?我记得去年自己漂了一年的头发,从亚麻色到奶奶灰再到粉紫,反正最后一头的头发是没法儿要了。

【INTERESTING】

有了脏辫儿之后,会发生一些“呵呵”事情,也不一定都是傻逼事儿和傻逼的人。只不过有时候就是会在心里本能的说“Interesting”。

记得搓完脏辫儿10天之后我参加了跑步解锁二环的一个活动,跑了33公里4个小时,满头满发都是汗水,but回头率很高。辫子湿哒哒的,但是头皮却出奇的凉快。于是我在想,头皮暴露这么多,要不要给它涂点防晒霜?

解锁二环的途中补水

被人搭讪的次数明显变多,尤其是歪果仁。他们会好奇的问着问那,更有甚者直接上手摸辫儿。

有一次被一位玩儿乐队的黑人小哥搭讪合影;还有一次是欧洲杯刚开始那天我跑出去和朋友喝酒,被法国大叔邀请去参加他和朋友的party。

每次骑行上班遇到红灯在路边等待时,我后面的人总会慢慢骑到前面,然后回头看,甚至有几次就直接骑到我旁边然后掏出手机拍照......

excuse me?!

有一姑娘我俩仅仅存在于微信和朋友圈中,从来没在实际生活中见过面,结果那天我在外面喝酒(嗯,又是在喝酒),她直接上来跟我打招呼自报姓名。我变得更容易识别,更有标志性了呢!

好了,关于脏辫儿,我差不多就逼逼这些。最后从这件事情中总结出来的最大感受就是:活的随性一点,想做就去做,没有那么多他妈的为什么。

尘碎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