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玫瑰(完结)

96
芳草与恨长
2016.11.28 10:53* 字数 3863

“景浩就是个傻子,他那么做根本就不值得。”这位小哥儿今天又坐在那儿讲故事了。我经过好几次了,每次经过都听见他在讲着那句同样的话。然而每一次听他讲故事的人越来越多。这一次,我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想听他到底在讲些什么。听着听着,我也就忘记了上班的时间,这一天我没有去上班,这个故事浪费了我一天的工资。所以我决定把这个故事分享给大家,请大家鉴别一下,这是不是一个值得我浪费一天工资的故事?哦,对了,我的工资按天算应该是五千块。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景浩一如既往地送着他的快递,送到一家幽静的别墅前面。景浩正要按门铃的时候,门就自动开了,他大声的问,有人吗?有人吗?见没人应答,他拿着快递,探头探脑的就走进了房间,眼前的一幕惊的他目瞪口呆:柔和的阳光从窗户撒进大厅,银色的墙面因为阳光的反射,让屋内陈现出雾色般使人眩晕的气氛,一位穿着白纱裙的女子,插着耳机在地上光着脚,欢快地跳着舞。在光滑而宽敞的地板上,她赤着脚,忘情地跳着,雾色的光线打在她身上,每一缕发丝都散发着银色的光,她一身素净的白纱裙,在转身的瞬间,像极了初落人间的天使。景浩看着眼前的一幕,说不出一句话,他呆呆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快递,看着眼前的女子跳完了一整支舞。

女子跳完舞,转身看了一眼睛景浩手中的快递,说了声,哦,我的快递是吧,放那儿吧,她往他脸上看也没看一眼就走进了卧室。

景浩走出了别墅,回头看了一眼。那女子的舞姿在他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他蒙着头,一声不响的回了家。

晚上他躺在床上怎么也闭不上眼睛。他脑海里全是那女子跳舞的情景,每一个舞姿,每一个转身,每一个笑容,他的脑袋被千万个跳舞的女子缠绕着,一夜没有合眼。

第二天他顶着黑黑的眼圈就去上班了。他还是挨家挨户的送着快递,但他的步子在也飞快不起来,他的脑袋无法思考。这天晚上,他睡得很早,送了一天的快递,加之昨天晚上没有合眼,他困极了,倒头就睡着了。梦里他和那个女子翩翩起舞,他们忘情地跳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世界,忘记了世界上的其他人。第二天景浩睁开眼,他的第一个意识就是希望陈小姐今天仍有快递。

第二天没有那女子的快递,第三天,仍旧没有,直到一周后,景浩发现那个别墅的快递,今天周一,上次也是周一,难道陈小姐每周一都有快递吗,景浩微微一笑,加快了脚步,向别墅走去。

他在去往别墅的路上,偶然间,看到了一片废弃的花园。他远远地看见,在一片荒芜的花园里,在正中间的位置开放着一枝红色的玫瑰。那玫瑰虽然离他很远,但是他看得很清楚,是一枝非常红的玫瑰,仿佛能从叶子上滴下血来似的。

他走上前去,想要摘下来。可是他费了很大的劲儿,那这玫瑰就是摘不下来。就在他使劲摘的时候,不小心被玫瑰的刺刺伤了手指。一滴鲜红的血流在了玫瑰的叶子上。瞬间,一片花园的玫瑰都红了起来。他被吓得退后了一步,差点摔倒。他小心翼翼的上前,试探性地去摘那枝最红的玫瑰。轻而易举的那支玫瑰就被他摘掉了。

他走出了花园,来到别墅前,别墅的门又虚掩着,他拿着快递走了进去。一阵悠扬的钢琴声传了出来。那女子穿着一袭杏色的真丝连衣裙,坐在钢琴前认真的弹着。她披散着头发,专注地弹着钢琴。景浩觉得自己的心像被什么抓着似的。那琴声一阵高,一阵低,景浩听着琴声感觉自己像是被母亲抛弃的婴儿,又像是被老师责罚的学生。他不忍心打断琴声,默默的站在那里,那女子弹完起身去倒水,景浩说了一声,陈小姐,你的快递。那女子仍旧没有回头看他,说了一声,嗯,放那儿吧。

景浩将玫瑰放在了快递包裹的上面。转身走出了别墅。这天晚上,景浩梦见自己和那个女子四手联弹。他们一边谈,一边互相看着对方笑着。

以后的每周一早上,景浩都会起得特别早,每周一晚上,他都会拨通那女子的电话,等听到一声温柔的“喂”后,他心跳一阵便挂掉电话。

这周一,他依然拿着那女子的快递经过那片废弃的花园,这次在那支最红的玫瑰旁边的位置又有一朵和第一次那支一样红的玫瑰立在那里,景浩走上去,试着去摘,还是和上次一样,摘不下来,他想了一下,咬破手指,把血滴在玫瑰上,摘下了那朵最红的玫瑰。

这一次,别墅的门还是虚掩着,他推门进去,今天那女子,着一身浅粉色的连衣裙,半卧在沙发上翻着书,屋里放着他听不懂的英文歌,他说了一声,陈小姐,你的快递,那女子依然没有抬头,说了一句,嗯,放那吧。

景浩放下快递,将玫瑰放在了包裹的上面,转身走出别墅。

这天晚上,景浩梦见他和那女子坐在沙发上,女子卧在他的怀里,他们翻看着一本童话书,女子还不停的往他嘴里喂着东西。

时间一如既往的过着,景浩一如既往的送着快递,只是每周一对他来说再也不是简单的周一那么简单了,成为了他的一种信仰,一种积极生活的支柱。

这个周一,他送出了第98朵玫瑰,也是他看见那女子的第99次,可是那女子从来没有看过他的脸,也许从来都不会知道给她送快递的都是同一个人。

然而景浩的体力却一天不如一天,他好像越来越白了,有很多人说过他,他就笑笑说白了好啊,还可以当小白脸。

又是一个美好的周一,景浩经过花园,咬破手指,摘下那朵最红的玫瑰,他想这是他送给那女子的第99朵玫瑰了,也是他看见她的第100次了,好吉利的数字,他笑笑,走进了别墅。

他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那女子在打电话,好像带着哭腔,他弱弱的说了一句,陈小姐,你的快递,准备转身离开。

你等等,那女子说道,景浩以为自己听错了,那女子又说了一遍,送快递的,你等等。景浩转过身,那女子着一身红色的礼服,头发利落的盘起,化着精致的妆,如果说以前素净的她是坠落凡间的天使,那么今天打扮精致的女子在景浩眼里便是致命诱惑的美狄亚。

那女子的眼圈红红的,分明是哭过,景浩的心跳的很快,这是他第一次和她对视,景浩问,陈小姐,怎么了?那女子说道,你愿不愿意陪我坐一次过山车。景浩以为自己听错了,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那女子又重复了一遍。景浩偷偷掐了一下自己大腿,使劲的点了点头。

那女子穿着高跟鞋在前面走的很快,景浩在后面跟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就一路跟在那女子身后。

到了游乐园,工作人员说穿高跟鞋不能坐过山车,那女子脱掉高跟鞋,光着脚坐上了过山车。景浩大气不敢出的坐在她身边,过山车转弯的时候,大家都疯了一样的尖叫,景浩看见那女子泪流满面,一声不吭。

出了游乐园,他跟在她后面直到看见她进去,便转身回了家。这天晚上,景浩梦见他和那女子在过山车上大喊大叫,下了过山车,他们一边吃着冰激凌,一边一起走进了别墅。

第二天,景浩再也没有醒来。警察叫来了和景浩生前关系很好的强子(就是前面讲故事的小伙)还叫来了那女子,警察问那女子:据目击者证实,你是昨天最后一个见死者的人,你和他是什么关系?那女子说:昨天我们一起坐过过山车,但是我不太认识他。

什么,你居然这么说,你不认识他,你也太绝情,太冷血了吧,强子气急败坏的说道,把一本厚厚的本子摔在那女子面前。警局进来一个人说了声:长官,检查结果是过度贫血,已排除他杀。警官点了点头,说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了,这里没你们事了,你们请回吧。

从警局出来,强子拉住那女子:你这个冷血的女人,你知道景浩送你的玫瑰是怎么来的吗,那都是他用自己的血浇灌的,你就是杀人凶手,法律不制裁你,但是你这种人是要遭报应的。说完把本子摔给那女子就走了。

那女子回到别墅,保姆拿出一个大花瓶,里面插了很多玫瑰,每一朵都红的特别刺眼,保姆问道:小姐,沈总送您的快递,您从来不收,我都处理掉了,可是这些花,我放在那里没管,过了这么些日子了,这些花还是这么鲜艳,我就把它们装起来了,小姐,你看放哪里好?

放客厅桌上吧。那女子看着那些玫瑰,许久没有说话,看累了便坐在了沙发上,翻开了强子摔给她的本子:

2014年6月16日晴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陈小姐,她穿白裙子真好看,她跳舞的时候就好像天使一样。

2014年6月23晴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陈小姐,她穿杏色的裙子真好看,她弹钢琴的样子简直太美了。我送了她一朵最红的玫瑰,但是那玫瑰好像要喝人血,不过没有关系,我一点也不疼。

2015年8月17晴

这是我第66次见到陈小姐,她穿蓝色的裙子真好看,她今天站在窗前好久,好像不太高兴。最近老有人说我脸变的很白,我也觉得自己体力没有以前好了,脸那么白,希望没有吓到陈小姐,不过应该没事,陈小姐还没有看过我的脸呢。

..................

2016年7月18晴

这是我第100次看见陈小姐,真是个吉利的数字。陈小姐穿着红色的礼服好美,和那玫瑰一样美,不,应该比那支最红的玫瑰还美。更让我开心的是,陈小姐和我一起坐过山车了,太高兴了,可是她好像不太高兴,我看到她哭了,我好想安慰她,或者给她纸巾可是我没有带纸巾的习惯,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真没用。

那女子翻到最后,本子里夹着一双厚厚的袜子,袜子上面有一行字:陈小姐,地上凉,你穿袜子跳舞应该会好些。

强子讲完故事,往那一靠,点了一只烟,继续说道:他一个送快递的,喜欢那样的女人,他凭什么啊?景浩就是个傻子,他那么做根本就不值得。

我听完这个故事,看天色还早,便匆匆回办公室把它写了出来,写完一看,时钟已经半夜2点了,倒头便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打了小伞的电话:小伞,我送你的那套别墅已经过到你名下了,你想住就住,不想住就卖掉,还有,不要再等我了,我很忙,也不要再联系我了,找一个能给你幸福的人吧。

挂了电话,突然感到肚子好饿,好久没有吃过老婆做的阳春面了,今晚回家吃饭吧。走出办公室,看见那个强子还在那里讲着故事,我忽然想到公司还缺一个路演主持人,这小伙口才不错,而且就他这样天天讲下去,非造成交通拥堵不可,想到这里,我便走上前去和他打了招呼:你好,我叫杜子坤,天使传媒的总经理,有兴趣加入我们公司吗?

(完)

茶余饭后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