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蚂蚁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好朋友蛾子,每天总是那么准时,静静地停在从下到上的第三十二根树枝上,而我要从这第三十二根树枝上再爬到第七十六片树叶上。我的工作就是寻找食物,然后是再钳回树下的洞穴,每天都能遇见她。

她浑身灰白,翅膀也是,像铺了灰粉,只有一对如眉的触角和眼睛是黑色的。

“你每天都在这儿?"我第一回见她,好奇地问。

"不,我也刚来一天。"她闷闷地回答。

"以前在哪啊?"

"在这条树枝上吃叶子。"

“我一直在这条枝上的树叶上,怎么没见你?"

"那时我还不是这副模样,还是虫子。”

"难怪……"

"我以前一直看见你,你才来这棵树时,看见你惶恐迷路的表情,现在还记忆犹新。"

“对,我那时不是找不到食物的树叶,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还偶有人类在树叶上看见我,用手指把我弹掉,我就又得费劲寻路了。真羡慕你,能羽化变身,且能飞舞,想去哪迅速。”

"我也有我的难处。"

"能说说么?"

“不说吧,你天天在此,会知道的。”

“我觉得我生来就是搬运的机器,每时每刻都忙忙碌碌,单调无意义。我有时思考,这就是所谓的我存在的意义,或者说用途么。我有坚硬的骨骼,充足的力气,难道就是为了坚守这三十二条树枝么?我从来没有爬到树顶上最高的一片叶子上,看过一次漂亮的日出,却每天工作到日落西山,叫我悲哉!"

"你是幸运的!"

"为什么?"

“因为有的可能见不到天亮。”

我看看晃眼的日头,把阳光抹在无数叶片上,像一张张柔软的床。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照旧爬到第三十二条树枝上,蛾子她不见了。我站在他每天附着的地方,向地面看去,我的蚂蚁同类正在合力搬运一只灰白色,黑触角黑眼睛的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清晨天刚亮,风没有声音,四野积了厚厚的霜,连瓦上也打了薄薄的一层。天气更冷甚以往,水龙头全冻得死死的,又不敢用力拧...
    月下林阅读 47评论 0 3
  • 我们的世界,我们的这个世界真的属于我们吗?有的时候我就会在想,也许这个世界并不属于我们。我们只是自以为是这个世界的...
    隐形人间阅读 1,257评论 3 115
  • 如果你是光,何惧黑暗。 每次跑步我都会看见那只鸟,浅浅的河水,它孤零零地站在中央,缩着脖子,耷拉着脑袋。冬日的河水...
    随心而动自由呼吸阅读 159评论 0 17
  • 知了(蝉) 夏天,下雨过后,地表的土变得松软。等到天黑,肉知了(蝉蛹)就从地底下钻出来爬到树上蜕变成了...
    五十不获阅读 104评论 0 5
  • 这个世界究竟从早上几点开始? 有时候,我会觉得疲惫是一个巨大的齿轮,忙碌的人们如同被禁锢在齿槽中的蚂蚁,齿轮永不停...
    望云安歌阅读 80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