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的差距

                                《 眼光的差距》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你有机会去欧洲旅行,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是值得一看的地方,这里除了风车和郁金香,还有优美的自然景观和独特的人文景观。

参观“红灯区”就是一道独特的人文景观。

在一条狭窄的街道上,布滿了各具特色的厨窗。这些厨窗里摆放的不是用于商业宣传的石膏模特,而是为了满足本地居民和外来游客性需求的“职业妓女”。

这些妓女并非生长在本土,她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女孩子,她们穿着三点式泳装在厨窗里展示身体的曲线和各具特色的皮肤和容貌。导游告诉我们说,她们在这里“工作”是合法的,她们有政府部门颁发的工作证和健康证,游客不必担心会染上性病和艾滋病。

我曾与导游开玩笑的说,你们这的性生活怎么能开放到这种程度?在你们这,妓女居然可以是一种合法的职业。

导游似乎心里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的对我说:“不,我们是不用的。这些‘厨窗少女’是专门为你们这些游客准备的。”

导游的话,让我一时语塞,竟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对答。

后来,我读米兰.昆德拉的书,无意中发现他也去过阿姆斯特丹,也参观过“红灯区”。

不过,作家与我们这些游客的眼光有所不同。

我们多数看到的是感观上的刺激或艺术上的欣赏,昆德拉看过之后却有了与我们不一样的哲学思考。

同样是在一条步行的狭窄街道上,我们看到的只是“厨窗少女”,思考的只是性在不同国度里开放的程度。

昆德拉看到的却是一组差距悬殊的对比:“一边是教堂,一边是妓院。一边是上帝,一边是妓女。”他发现妓女居然与上帝生活在同一条街上,这让他十分不爽,他甚至鄙夷地说“闻到了一股尿臊味”。

类似的差距,当然还有很多。

比如我们常说,生活的重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感受到一种生命的不能承受之重。而昆德拉却以他独特的眼光,在我们之外发现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让我们对生命的意义,有了全新的认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眼光的差距,还表现在对艺术的欣赏上。绘画大师芃高的作品《伦敦的天空》,因为把伦敦的天空画成红褐色,遭到许多伦敦市民吐槽。对此,画家并未做任何解释,只是一笑了之。

后来,当这座城市再次遭受雾霾,蔚蓝的天空变成了芃高笔下的红褐色时,他们才开始佩服大师独到的眼光。

眼光的差距,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表现。

与我们普通人不同,爱因斯坦看见了时间弯曲,霍金发现了宇宙黑洞,巴菲特预测到股市危机,马云看到了电商平台……

那么,眼光是什么?

眼光是天赋,眼光是勤奋,眼光是阅历的沉淀。

眼光是学习后的思考,眼光是生活经验的积累。

对眼光差距带来的焦虑,也许我们许多人都经历过。我们懊悔因眼光不够,错过一个很有前途的伴侣;我们懊悔因眼光短浅,错过的一次次商机……

但是,这又有什么呢?我们每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因此眼光也是有限的。在你熟悉的领域,你也许是行家里手,你有你独特的眼光;而在你陌生的领域,你可能是个白痴,你也许鼠目寸光。

我承认,一直到现在我仍然看不懂毕加索的抽象画,一看到手长在肩膀上就头疼。

我承认,一直到现在我依然听不懂贝多芬的交响曲,读昆德拉写贝多芬的故事,看到整页整页的五线谱只能象看天书一样略过……

可这又有什么呢?眼光的差距并不影响我读书和写作,我仍然可以尽可能地在我熟悉的领域里施展拳脚,快乐地生活。

我始终认为,承认与天才、大师以及众多才子才女们在眼光上的差距,并不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

也许,这正是我们不断向上攀爬的人生巅峰中的一个新的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