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拍欢乐颂3,五美会是什么样?

今天的推送是一道有趣的脑洞题。作者是踢踢的好朋友大将军郭。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我们心里都有病”(ID:staynormal)。希望你们喜欢。


恶补完《欢乐颂2》,看得不过瘾,毕竟谁都希望一个尘埃落定的结局,恨不得现在就出炉第三部,一次来个痛快。

按照现在的人设和剧情发展,将军也脑补了下接下来的结局,如果还有第三部,我想大概会是这样的……

第二部里,成长最多的非樊胜美莫属。她开始渐渐摆脱家庭对她的掣肘,爱情方面,她终于明白爱和婚姻并不能划上等号,工作上,她也算脱胎换骨,提升了自己的价值。

如果这是25岁的樊胜美,前途仍可称得上光明。

可正像曲筱绡动不动就提起的那样,樊大姐年过三十,成熟不足却沧桑有余,刚从第二季中找到的勇气和力量渐渐被现实消磨,她依然战战兢兢面对着生活。

昨天的她还在为自己加油一定能行,明天的她又陷入自我怀疑,患得患失。

这可能是都市大龄单身女性的通病,真正能活出自我的人凤毛麟角,更何况是樊胜美,刚从旧壳中破土而出的自我还那么弱小,她无法回避自己的软弱。

如果说第一季中她曾奢望过嫁给曲筱绡的哥哥曲连杰,第二季中她以为自己会跟王柏川修成正果,那么第三季里的她早就不再做这样无望的打算。

她三番五次接受客户陈先生的邀请,要说目的,也不过是在忙碌的生活当中找到一点乐趣,在虚幻的浪漫泡沫里美好上那么一秒,还贪恋什么呢?英雄末路,美人迟暮,这都是注定的结局。

陈先生对樊胜美没有必须追到手的魄力,三十几岁有过婚史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男人,他自然看得出樊胜美的空虚,邀请樊胜美的时候不过是顺势而为。

他早已打探好樊小姐的身家,亦觉得这个美人不幸,可惜他不是个天生的英雄,他自觉能负担的起的只是跟樊胜美保持有限度的来往。要说下一步?最好没有下一步。

樊小姐跟陈先生就这样不咸不淡的交往着,跟同事提起时风光无限,但个中滋味自己最清楚不过。

好在她已经不再是把人生存放在爱情身上的小女孩了,工作上她独当一面,越来越有风采,家里的负担仍在,但有了此前斩钉截铁的拒绝,无论是母亲还是哥哥,都被挫伤了锐气,老实了不少。

一次偶然,她发现王柏川新做的公司跟陈先生竟有业务往来,如果她是陈太太,她愿意在陈先生面前美言几句帮帮王柏川,但是她没有这个资格,只能缄口不言。

她从老同学那里辗转了解到王柏川的消息,他还孑然一身,她有时会哄自己开心,也许王柏川是在等她。

樊胜美还住在2202,她跟安迪说她可能一辈子都会住在这里了,陈先生不是归宿,这个蜗居的小房子反而给她更多安定。

依然跟樊胜美守在2202的还有关雎尔,她怕搬离了这里就错失了机会,说不定哪天早上又能见到守候在门口等她的谢童。

经过第二季错综复杂的闹剧,关雎尔对谢童的喜欢的确减少了几分,但是她不愿相信这就是结局,她盼着有朝一日谢童能从美国回来找她,毕竟继续留在上海这样现实的地方,她更有可能找到的只是一个认为她适合做贤妻良母的男人,到底比不上谢童。

关雎尔的勇气和洒脱很少来源于自己,她需要像谢童这般的人带她一起去对抗现实的压力。

现在的她,还不足以去应付母亲的要求和领导的严苛,她只能继续着加班出差的枯燥生活,跟能干的安迪多相似一点,她只能不情不愿去见父母介绍的相亲对象,向已嫁人的邱莹莹多靠近一分。

跟欢乐颂的其他四个女孩相比,关雎尔知道自己活得最平凡最普通,以前她总觉得是因为自己太压抑天性,但现在如果让她自由选择,她能过的还是这样的生活:

她工作努力,但却不知道怎么能表现的更抢眼,她性格温和,但温和到温吞的程度总让人觉得乏味。

有时候她想,就这样认了吧,她希望变成的自己和真实的自己面前有一条巨大的鸿沟,她跨越不了。

跟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接触了几次,母亲便催她表态,男方家庭对关关很满意,他们说这就是我们要的儿媳,男方说这就是我理想的妻子之选,关雎尔没有什么理由拒绝,要说理由,只有一个,她不够喜欢他。

她又想起了谢童,他是关关最后的可能。

工作三年攒下的钱不多,但算下来还是能支付往返美国的机票和短暂的住宿,她邮件里有谢童的地址,与其说她想给他一个惊喜,不如说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里,关关全无睡意,她憧憬着跟谢童见面,憧憬着回程的航班上旁边坐的人是他,可是关关扑空了。

谢童正赶上外出,半个月的时间都不在家,关关记得谢童有把钥匙放在门垫下的习惯,她打开了谢童的家门,也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门。

屋子里有女士沐浴露,有女士睡裙散落,就算她再愚钝,她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她给谢童写邮件,她问:你还喜欢我吗?

离开美国的那天,关关终于收到了回复,谢童说:对于你来说,喜欢又是什么呢?你的喜欢向来面目模糊,只有当你自认为眼前的这个男人觉得你足够特别,你才会决定喜欢他。

谢童的话关关看不懂,或者说她不想懂。

她不想承认自己是如此的肤浅,但她终归还是在十几小时的飞行中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就是这样平凡,正因为不想如此平凡,才需要不断在别人眼里口中去寻找对自己独特的认可。她对谢童的喜欢,有这样一个难以启齿的前提,她自觉配不上爱这个字了。

跟大多数平凡女孩一样,关关悄无声息的完成了“认命”的过程,她的婚礼上到齐了欢乐颂四美,而她站在台上,快速在人群中寻找到曲筱绡和赵医生的身影,那句“我愿意”说的很低声。

曲筱绡看着聚光灯下的关雎尔,心中有好多话不吐不快,她比关关耀眼,她比关关资产雄厚,但是她最终也不过是跟关关一样,逃不开命运的窠臼。

她借口喝醉跟赵医生提前离开了婚礼现场,却在路上嚎啕大哭。

如今的曲筱绡,跋扈仍在,但失了全部的底气,家庭产生变故后她一度以为自己不会受影响,但实际上生意场上的丑闻传的飞快,国内的企业都不愿与她合作,国外的订单也在逐渐萎缩。

她这些年的顺风顺水似乎已经是前尘往事,如今的她手里还有不少房产,但是想跟之前一样把事业做起来,已是举步维艰。

她最终还是获得了跟不劳而获一样的结局:不愁没钱花,但都不是靠自己。

曲筱绡变得不好玩了,没有像模像样的事业可忙,她就跟富二代们朋友一样没什么区别,除了美容和买包,还有什么事要做呢?

赵医生见她一度消沉,试着鼓励她,帮她复习MBA课程,给她买励志鸡汤,可是曲筱绡再也没有把这些放在眼里了,现在她唯一能拥有的就是赵医生,她不能再失去了。

可是越在乎越把握不住,无所事事的曲筱绡每天只会查岗和怀疑,因为一个新来的小护士跟赵医生多说了几句话,她便大闹天宫,直接杀到医院劈头盖脸地痛骂。

赵医生也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他想起母亲曾对他说:婚姻生活比你想象的枯燥,不是只有激情就能支撑。

赵医生借口有很多手术要做,暂时搬出了欢乐颂。

别扭着的曲筱绡不肯轻易低头,她夜夜流连在酒吧,每天把自己灌醉,她心里瞧不起自己,兜兜转转这几年,她身边还是这些狐朋狗友,还是一样的奢靡生活,曾经奋斗努力的那个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在安迪的劝说下,曲筱绡决定从头来过,她离开了上海,住进了安迪在美国的房子,她打算申请美国的学校读书,临走前,她都不敢去见赵医生,她怕多看一眼,她身上的每寸肉都会在今后无数个夜晚里更想他。

曲筱绡留下了一封信,走了,她说:唐长老,等狐狸精修炼成仙,再回来找你。

谁不曾想过一走了之呢?

苦苦劝说小曲的安迪又何尝不想这样,但是现在的她有了牵绊,跟包奕凡的婚后生活虽然美满,但很快就被新生命的降临打乱了阵脚。

两个人在育儿这件事上从未达成过一致,包奕凡放手不管,安迪怪他不闻不问,包奕凡想大包大揽,安迪又怨他做的不好。

想重回职场拼杀的安迪拗不过让她在家相夫教子的小包总,她渐渐枯萎,失去了女精英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每天睡不好吃不好的困顿和疲惫。

安迪几度想回美国,跟老谭私下商量回美国开公司,当老谭问起包奕凡和孩子怎么办,安迪便陷入沉默。

她深知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夫唱妇随的状态并不适合她独立的状态,但是她割舍不下孩子,还日夜担惊受怕,她怕孩子不健康,那简直是她人生最大的噩梦。

安迪渐渐陷入了抑郁的状态,医生也诊断她为产后抑郁,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遗传了母亲的疯癫,会不会有一天包奕凡也弃她而去,而她自己连孩子都无法抚养。

包奕凡并不软弱,他虽然也不太受得了安迪的偏执和神经质,但还是选择包容忍让,毕竟现在有了孩子,男人不就是在成为父亲后才开始长大的吗?

他跟安迪谈心,坚定地告诉她抑郁状态跟遗传没有关系,她只是太紧张也太压抑了,真正让她陷入疯狂的是她自己的恐惧,而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守着她。

为了安迪的健康,两人决定让安迪重归职场,孩子交给保姆,安迪定期往返于欢乐颂和南通之间。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多久呢?

安迪不知道,可是既然选择了,也只能这样走下去。

她曾是欢乐颂的理性担当,可现如今,在奶瓶尿片和K线图杠杆操作中来回奔波的她,再也做不出一个斩钉截铁的决定了。

动图

尽管安迪已经烦恼无限,但依然有人羡慕着她。邱莹莹没事就会刷朋友圈去看安迪发的宝宝照片,她傻傻的认为这会给自己带来好运和好孕。

她和应勤结婚没多久就被婆婆催着生孩子,她从没问过自己是不是现在就想做妈妈,却只能亦步亦趋地开始为此做准备。

嫁给应勤,对她来说已经是老天的恩赐了,她不想再节外生枝,更不想让应勤为难,既然孩子迟早都要生,那选择趁早也没什么不妥。

莹莹辞去了咖啡馆的工作,到处跑客户毕竟太累,应勤嘴上说心疼她,实际上还是希望莹莹早点养好身体怀上宝宝,这样也好给家里一个交待,堵上妈妈整天絮叨的嘴。

他们过着最普通的小夫妻生活,盘算着这个月节省一点给家里换样电器,下个月放假开车回去拜访父母,这是曾经的邱莹莹渴望的美满婚姻,嗯,只是曾经。

樊胜美问邱莹莹嫁给应勤幸福吗?邱莹莹拍着胸脯说,樊姐你放心,我现在过得特别好。

可是挂了电话,她却高兴不起来,莹莹也不再是那个把一切情绪都挂在脸上放在嘴边的小女孩了,结婚以后她学会了看婆婆脸色,学会了顺着应勤。现在的她,也许只有真的怀上孩子才能接近幸福一点。

可她还是天真了,她没想到怀上孩子是远离幸福的开始。莹莹怀孕后,婆婆直接从盐城杀到了上海,从此二人世界的平静温馨被打破,婆婆才成为了他们小两口的生活主宰,从吃什么用什么,到什么时候开窗通风什么时候外出运动,通通

都由应勤妈一个人决定。

曲筱绡在群里说,这哪是拿你当孕妇,这明明是一台精准运转的生孩子机器啊?邱莹莹嘴上反驳,心里却好生难过,小曲说的虽夸张了点,但实际上,婆婆不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吗?

为了能有稳定的家庭生活,邱莹莹一忍再忍,她再也不是那个难过了就痛快哭,高兴了就扮鬼脸的小女孩了,她长大了吗?她觉得自己没有,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她只是变老了。

如今的欢乐颂,新人来,旧人走,五个人闹腾的出现在一起已经不容易了。但她们还是在微信群里相约,等那个曲妖精修仙回来,一定要聚齐在欢乐颂,好好聊个通宵。

可是后来呢?也许就跟生活中的我们一样,嘴上总是说着相见,却只能在网络上互相怀念。

大家都有各自的曲折要经历,都有各自的悲欢要承受,成长和离别都是必然的事情。

只是偶尔,她们会在忙碌的当下愣神一秒,想起曾经爱过闹过掏心掏肺过,再一笑而过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