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战龙皇 第七十九章 意外发现

96
生还者kevin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9.4 2019.05.10 09:05* 字数 3492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

小区内的路灯一盏接一盏地点亮起来,发出昏黄色的光,照亮坚硬而单调的水泥路,以及趴在土地上的干枯草皮。

超神卡牌的玻璃门先后打开。坐在靠近店门口的桌位上打牌的四个小男生先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向再次从柜台走出来的小个子男人挥手告别,离开店铺。其中一个小男生直接走向楼房另一侧的另外一扇防盗门,另外三个小男生则排成一排,向两扇大铁门的方向走去。

在四个小男生都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之后,小个子男人从玻璃门中走出来,将两扇玻璃门关上,再用一把锁将它们锁上。随后,他将玻璃门前方的卷帘门拉下来,并将其锁好。


小个子男人的身影离开店门前方之后,唐文光和金鑫先后从另一侧的小卖部的店门里走出来。这家小卖部,是这座已经有一定年头的小区中唯一的一家小卖部。

安装在小卖部店门顶端的一盏灯泡发出刺眼的白色亮光,照亮两人的身体。唐文光本能地侧过身子,躲开灯光的照射,让自己的身影隐藏在灯光照射范围之后的阴暗处。

“你注意到没有?”

“什么?”金鑫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站在灯光下面。

唐文光一把将金鑫拉过来,将他也拉到灯光后方的阴影区域中。

小卖部后方的单元门突然发出微弱的“咔嗒”声,随即向外打开。两个脸上画着妆、身穿套裙、脚踩高跟鞋的女人先后从斑驳陆离的单元门里走出来,向小区的另一个出口走去。她们走路的速度不快,步伐却很急促,高跟鞋的鞋跟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噔噔噔”。

等到两个女人同时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唐文光才再次开口。

“那个家伙,没有关灯。”

“这能说明什么?”金鑫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你见过打烊不关灯的店吗?”唐文光忍不住抬起右手,捂住脸,“还有,你没注意到,那两个男的没出来吗?”

“你是说……”金鑫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里的门头房有后门。”

唐文光迅速地拉住金鑫的胳膊,拽动他。两个人一同沿着墙边空出来的一条小路走,绕过超神卡牌的外墙。

唐文光停在楼房拐角处,往自己正前方的光源看去。他前方的光源,正是悬挂在超神卡牌的后门顶端的灯泡所发出的亮光。此时此刻,这扇防盗门还是紧闭的,灯光的照射范围之内空无一物。

“留在这里不合适,可能会被发现。我们换个地方,躲到对面的楼道那边。”

唐文光一步跃过自己前方的草坪,一路小跑,向另一栋楼房中正对着超神卡牌后门的单元门跑去。金鑫半信半疑地跟上去。

正对着新安装好不久的单元门是虚掩着的,根本没有被上锁。门口也没有灯泡或路灯,四周也没有任何光源。唐文光站到单元门右边的一片阴影中,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

“喂,喂……”金鑫走到唐文光身前,忍不住抬起手,拍他的肩膀,“我们至于搞得像侦探做调查一样吗?这个老小区应该没有摄像头啊……”

“不是躲摄像头。是躲他们。”

唐文光用双手握住手机,打开照相功能,调整好焦距,让镜头刚好可以将超神卡牌后门前方一带的景象照得一清二楚。


大约二十分钟过后,一个男人出现在两栋楼中间的道路上,一步一晃地向超神卡牌后门的方向走去。

唐文光立刻举起早已被调成静音的手机,拍下一张照片。从画面上可以看到,这个人的脸颊微微泛红,很明显是已经喝过酒。

醉酒男人径直走到防盗门后面。他似乎有些神志不清,连续摇晃两下脑袋,才攥起右拳去敲门。

唐文光先对着镜头仔细观察,随后才拍下醉酒男人敲门的照片。他注意到,这个男人敲门的动作很有规律——连敲五下,前三下幅度小,后两下幅度大。

防盗门缓缓向外打开,却只打开一条足以令一个体型适中的成年人通过的缝隙。醉酒男人再次摇头,随即一摇一晃地从防盗门里钻进去。

“看得到里面吗?”金鑫问。

“看不到。”

唐文光一边摇头,一边紧盯重新被关紧的防盗门。他将自己刚刚拍下的照片调出来,将醉酒男人的脸放大,拿给金鑫看。

“没见过,”金鑫摇头,“那天的漫展上,没有这个人。”

几分钟后,另外一个男人从另一边走过来。这个男人长得瘦骨嶙峋,一张长脸上看不到一点肉,标准尺码的短袖衫套在身上也显得无比宽松。他也沿着楼房与草坪中间的那一条小路走,一直走到防盗门前,才抬起手,开始敲门。他敲门的动作和醉酒男人一样,三轻两重。

之后,打开的防盗门同样只是打开一条足以让他通过的缝隙。

“也没有。”看到照片之后,金鑫再次摇头。

又经过一分钟,一男一女两个人先后从唐文光和金鑫来的方向走过来。这两个人似乎是一对情侣,紧紧依偎在一起,男人用自己的右臂搂住女人的肩膀,女人用双臂抱住男人的腰。从唐文光和金鑫的角度看,只能看到这两个人的背影。两个人都穿着最适合去夜场的皮衣皮裤,脚步杂乱无章,一边走一边摇头晃脑,好像在热烈地交谈什么。

很快,两个人先后走到防盗门前。留着和女人差不多的长发的男人上前一步,开始敲门。

唐文光警觉地盯住防盗门的表面。防盗门顶端的灯光笔直地向下照射,照亮两人衣服上的金属饰物。

但他还是大失所望。防盗门仍然只向外打开一道缝隙。男人率先钻进去,女人随后钻进去。

“也没有这两个人,”金鑫仍然摇头,“那一天,他们那一边没有一个女的,也没有哪个男的留长头发。”

唐文光低哼一声,一边摇头,一边将自己脚边的一个空易拉罐踢倒。易拉罐发出微弱的响声。


“嘀!”刺耳的汽车喇叭声突然响起。

唐文光和金鑫同时抬起头,转过身,向喇叭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他们已经知道,这个小区的另外一个入口是可以让小汽车驶入的。

两道耀眼的灯光从居民楼一侧的通道亮起来。一辆表面布满灰尘的淡黄色面包车从车道上钻出来,拐过弯,向超神卡牌后门的方向开去。

唐文光和金鑫同时举起自己的手机。

面包车在防盗门之前停下,刚好将防盗门完全挡住。靠近唐文光和金鑫一侧的车门仍然紧闭。

“该死!”金鑫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

唐文光却没有出声,而是紧盯面包车的副驾驶位置。

几分钟后,副驾驶位置的车门缓缓打开。一个留着平头的男人从副驾驶座上走下来。

唐文光迅速地拍下照片,随即把照片递给金鑫看。

“对了!有……有这个人!”

金鑫差一点喊出声音来,一看到唐文光向他做出一个捂嘴的动作,便又把音量降下来。

“他是那天动手打人的人之一!他换了一个发型!”

“你确定?”

唐文光瞪起眼睛,紧盯平头男人的身影。直到平头男人完全绕过面包车的车头,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才放松下来。

“嗯!”金鑫用力点头。

唐文光拿起手机,打开自己的微信,找到冯必成,将自己拍下的照片发出去。


“嗯?”

冯必成注意到,自己的手机开始振动。他忍不住放下自己手里的牌,从手机上拔下插在客厅的插排上的充电线,打开自己收到的微信消息。唐文光发来的照片和文字瞬间显示在他的手机屏幕上。

“怎么回事?”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的吴国坤也放下自己手里的牌,向冯必成看去。

“冥魔和月光发来照片,”冯必成紧盯手机屏幕,“在他们拍下来的人之中,有一个是在漫展上动手打过人的人。就是这个平头。”

“真的吗?”

吴国坤猛地从单人沙发上站起来,接过冯必成的手机,仔细端详唐文光发过来的最后一张照片。

“我记得不太清楚,”冯必成摇头,“还得进一步确认。不过,如果能够确认,这些照片就有可能成为证据,至少可以让警方去调查那边。等到时机合适,我们再把这件事告诉龙皇,再把照片拿给他。”

“没错,”吴国坤点头,“我们还是先准备比赛的事吧。大龙现在更是焦头烂额的。”


“哎,斗神!”

季晓平突然从房间里走出来。他用右手提着一个敞开的大塑料盒,左手中拿着几张卡。这个塑料盒里装得全都是极战王卡片,所有的卡牌整整齐齐地排成好几层,每一层又分成好几行,严丝合缝地摞在一起。

“你这儿也有沼泽丧尸的卡啊?有没有多的?我能拿几张吗?”

“没问题啊!”冯必成眉毛一扬,“那些都是我不用的卡,也不值什么钱,你想要就拿吧!拿走之前和我说一声就行!”

“谢谢!”季晓平一边点头,一边将自己从塑料盒中掏出的卡摊开,平放在沙发中间的桌子上。他把这几张卡在桌子的桌角展开,以保证不和冯必成、吴国坤的卡组混在一起。

“哎,虚影,你这是要用沼泽丧尸去参赛吗?”吴国坤看向季晓平从塑料盒中挑出来的卡,忍不住皱起眉头,“沼泽丧尸能打得过裁决天使吗?烈城那边,用天使的人很多呢!”

“先试试嘛!如果不行,等到全国赛,我再换回破坏龙!”季晓平开始将新挑出来的卡塞进自己的卡盒里。


“Double Kill!”

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喊从另一间紧闭着门的房间传出来。随后,一声闷响从房门后传出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刚刚摔到地上。

冯必成三人同时转过头,向房门看去。他们又听到几声尖锐的口哨声,以及一段类似重金属摇滚的音乐声。

“哎,斗神,”季晓平露出想笑但又笑不出来的表情,“你的这位室友……是不是……脑子里面有坑?”

“那是当然的,”冯必成露出苦笑,“要不然,全公司上下,所有未婚的男人,只有我愿意和他合租。要不是和他合租比较便宜,我都想换房子呢。”


2019.5.10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78)探访

下一章链接:《极战龙皇》(80)甘甜

极战龙皇
极战龙皇
42.5万字 · 3.2万阅读 · 5人关注
桌面游戏,简称桌游,是一种轻松而健康的休闲娱乐方式。 它包含各种卡牌游戏,各种棋类游戏,以及各种让玩家们坐在一起互相交流的语言类游戏。 这个故事,便来自于桌游圈子。 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在机缘巧合之中,加入桌游世界。在和蔼可亲的桌游店主的指引之下,他逐渐交到许多朋友,成为全市桌游圈子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在一场意外事故之后,桌游店被迫关闭,店主师父退隐,老玩家们也作鸟兽散。已经成长为青年的他,毅然接过师父肩上的重担,成为新的桌游店主,发誓让整个圈子重现往日的繁荣。 面对稚嫩的新玩家,他就像面对过去的自己一样,一点点地指引他们,一点点地付出努力。 然而,任何店铺的经营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问题挡在他的面前,各种各样的麻烦接踵而至…… 他逐渐感到劳累,感到迷茫,甚至感到不甘心…… 但他始终相信,只要付出努力,就没有任何解决不了的难题……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