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想把日子过成诗,却败给了现实

借用电影《无问西东》里的一句话: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们要面对的人生

不知你们是否还有勇气前来?


他叫徐荣发,人们都叫他“疯子画家”。由于生活极其贫困,他只能靠捡些废品艰难度日。在他破旧而又狭小的房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废品,但是他酷爱画画,经常能看到他在一堆废弃物品前专心致志地绘画。

徐荣发留着胡子,颇有几分艺术家的气息。而他的人生也颇为曲折。

他是江西赣州市南市街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在南市街素有“小画家”的称号。

1981年,他被分配到南方冶金学院(现江西理工大学)职业中学教美术。1996年,他向学校请假1年,即以停薪留职的名义到广东某贵族学校当老师。1997年,学校辞退了他。被辞退后,老婆又跟他离了婚,随后又因中风,右手及右腿几近瘫痪。

穷困潦倒的日子里,由于没钱买纸笔,“疯子画家”只能用粉笔和木炭在木板上作画。这是他的一幅作品《美人鱼重回人间》。

徐荣发作品《当代客家女》,用粉笔和木炭画成。

“疯子画家”在街头向人们展示他的作品,左边一幅是毕加索风格的舞女,右边是西部歌王王洛宾肖像。徐荣发说,他最敬重的人是音乐家王洛宾,王洛宾的一首《在那遥远的地方》激励着他如何面对苦难的生活。

他消瘦的身板已被生活压弯了腰,但他在木板上作的画,似乎是诗和远方的呼唤,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虽然衣衫褴褛,家徒四壁,但他依然在墙上挖出了星星和月亮。

有人说,徐荣发是“中国的毕加索”,有人在感慨真正的画家被埋没。有人认为,他本想把日子过成诗,却败给了现实……

但也许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柴米油盐的现实只是一个泡影……

如今,一场大火把徐荣发的房子烧了之后,徐荣发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江西省瑞金市的一个村庄里,有一座房子显得特别“另类”。在这个只有

一层的小平房里,墙面上竟洋洋洒洒写满了诗,让人不得不对屋子的主人充满好奇。

在这座房子的墙上,门板上,厕所里,只要能书写的地方都被写满了诗。虽然许多都是打油诗,但不难看出,写诗之人对于诗的偏爱,这与周围种地的农民而言,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座房子的主人名叫华崇峰,今年62岁。他的子女都已成家,老伴也在女儿家带孙子去了。华崇峰只身一人待在房子里,每天写书法绘画,空荡荡的房间已被他的书画作品挤得满满的。图中华崇峰正在用尺子进行创作。他说他可以用烟头、木棍、菜刀等工具作画。

30多年来,华崇峰用了无数的圆珠笔和墨水。有时候没有墨水,他就用圆珠笔绘画写小说,由于对书画的痴迷,他曾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挑灯夜战。因为贫穷,没钱买纸,所以他不得不在墙上写字。当初他开始痴迷书画的时候遭到了家人的反对,他的老板还曾用扫帚把墙上的字扫掉,但他一直都没有放弃,似乎那就是他的全世界。

华崇峰在创作中还把书法绘画结合起来,创造了独特的书画。

三十多年来,他苦心专研,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而村里人都在笑话他,认为他神经不正常,是个疯子。

由于他年事已高,自感时日不多,便在房屋的门板上写下遗嘱:此屋不能拆,此屋不能卖。他想让子孙好好保留那间屋子,因为那是他毕生心血。

他每月只能靠子女给的300元度日,在他厨房的炉子里,食物早已发霉,但他说没办法,饿了只能吃这些。绘画书法和写作,早已成为他的精神食粮。

在他的房子里,几乎找不到一件值钱的家具,他依旧如痴如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也许在他看来,现实世界能给他的,只有一层平房,而他回馈给现实世界的,是一整个诗情画意的家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