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有痕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雪还是下了一整夜。

晨起梳头,松从身后挤过大半身子,挡在镜前。“我今年老了好多 ,白发多了不少!”耳鬓边的几根白发,刺啦啦从黑发中冒出。“

“我也是,昨天电梯里,二岁的丫头,居然叫我外婆。“

“小年轻叫我大伯都大把人在。”看着镜中的我,松不以为然。

大伯?比外婆小一辈啊,还是我更该沮丧些吧。松把白发掖进黑发中,它们藏头露尾在耳边张望,像一群小偷。焖锅里盛两碗“桂圆莲子花生黑豆汤”,我们埋头一起干了。

“补血的。”

“嗯,烫了点。”他咧嘴喝完,眼镜片雾气蒙蒙,如岁月打磨出的一层薄茧。

脚踩在雪地上,“咯吱吱”嚼甘蔗似的叫,走着走着,隐隐觉出一些牙齿酸胀来。朋友圈里盼望的这场雪,原来是个美工大师 一夜,把旧舞台置换了新颜。

中式房子像徽派,马头墙风尘仆仆,仿佛刚从北国奔赴而来,白的更白,黑的变白,残缺的补成了圆。高楼成了奶油涂外面的“焦糖比利时饼干”;玻璃幕墙,令人联想到了冰糖葫芦,甜裹着酸,酸尝到甜;田坂里的青菜萝卜一律藏匿起来,露出一片半片绿袖让你猜。

迎面走来16幢的资深美女,至今依然单身。我见过她,广场上的舞姿令人难忘。身姿宛若双耳青花瓷瓶 ,晃着垂至锁骨的民族风耳环,黑丝绒的裙袂飞快拍打着裸露的脚踝,有一份轻盈的性感。

她低头从对面走来,过膝的羽绒服,马尾辫,大半拖进了帽兜,像破冰捕获到一条黑鱼,筋道黑亮。雪地上交错着南辕北辙的脚印,重重叠叠,我走过你来时的路,你也走过我的方向,呵,又是谁非说大雪无痕呢?

擦肩时,她抬头,用笑来代表招呼。细细的鱼尾纹,朝额角游开,粉红的鼻尖,像口红涂错了位置,“少女之光”突现。

街两边的梧桐,只剩下大大的树冠,像流浪汉的手臂擎向着苍空。褐色的鸟窝栖在最高树叉中,主人应该飞去了南方。

华尔兹般的雪,舞者似旋,一片一片又一片,崭崭的落下,是云的馈赠,树的落瓣。小时候,外婆望着窗外的大雪说,下的是面粉该有多么好,可以给全家包一顿饺子吃。她养的猪肥又白,“嗷嗷”叫着被牵走,换回手中一叠花绿的纸钞,好像很久也用不完。

几十年过去了,许多人和事物消失了:总统和庶民,外婆和外公,帝国大厦和双子星塔,还有老虎和苍蝇。饺子天天能吃到,可再没人许下那个下面粉的愿。

围墙边城南小学的上课铃响了,孩子们细碎脚步声从墙里传出来,如小鸟归巢般的欢快。

大雪还是无痕吗?还是如耳鬓间那些张望的小偷、南辕北辙的脚印、镜中渐老的容颜,在薄茧中不断眨眼。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楼主经由乡下外婆认识了一个男票,男票高富帅什么都好,就是接吻时嘴里总有一股腐朽的泥土味!原来做过阴人的外婆竟然帮她...
    美国时报周刊阅读 5,260评论 2 32
  • 古往今来,我们都看着同一个月亮,只是古人生活得浪漫些,他们把月亮比做玉盘、婵娟,他们认为月亮上有嫦娥、玉兔还有吴...
    蒲城南阅读 692评论 0 1
  • 我可以等等天空放晴等海水结冰唯独不想等你 1. 小凝发信息给我: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我看了...
    在下张十五阅读 137评论 1 4
  • 花落,散落一地。 烟林,萧萧木夜里。风中,那白衣女子随之起舞,仿佛看不见这一地的残酷。纱袖拂过,落叶轻舞,然后一地...
    LQ木子阅读 1,173评论 0 0
  • 文/点墨 一.明媚的青春 电影开篇是音乐,而我对杨琴、唢呐、(大唐鼓)大堂鼓的关注刚刚开始,镜头就忽而转向打架,但...
    点墨in古韵阅读 105评论 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