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里的人

每次回到村子,看到村子里的人,有种亲切感,又有种陌生感。亲切感的方面,他们大多还能记住自己,还热情地和你打着招呼,证明着自己曾是这个村中的一员;而陌生感的方面,则是见了过去熟悉的长辈们,除了打个招呼,再往下,却也不知道说啥了,每年的两次回村,每年也都是在这尴尬中,看着一张张亲切的面孔上皱纹逐渐增多,身影一个个弯下来。

伴随着城市生活的巨大诱惑力,也更是人们在辛苦耕种的土地上,收获的甚少,打工的路子,打破了曾经安静的村子。有好几户人家已经常年的不在村子生活了,有的选择在外做生意,有的选择打工,好一点的,惦记家里有老人的,还会偶尔回来,而有的,家里已经没有了啥牵挂,则选择干催在城里安家,城市成为了他们的第二个家,而留在村子里的这个家,有锈迹斑斑的锁子看管着就行。

打工的,搬到城里的,都只是部分,大多数的人们,还是把希望寄托在土地上。城市再好,这里毕竟是咱的根啊,抛弃了土地,土地也就离自己越来越远,没有啥逼迫的时候,谁都希望过着习惯了的生活,不希望过惯了的日子被打破,城市日子的表面是美好的,里子里面的酸甜苦辣,只有到过城市里的人,才能够真切知晓,谁愿意过背井离乡的生活,说来说去,都是被逼后的无奈。

村子里的土地,养活了村子里的人们,依靠着土地,先前的人们,更多以种植小麦、玉米等粮食作物为主,更多是为了填饱肚子。当温饱问题解决后,人们更多追求手头上的宽裕,干啥不得花钱啊,没有办法么,穿的,用的,娃们上学等,都是需要用钱的地方。粮食的产能有限,价格更是有限,依靠土地上粮食的所得,更是甚少。于是,大胆一点的人们,开始种植一部分经济作物,花椒树、核桃树、柿子树,到现在成片的果园,都是在人们一点一点的摸索中形成的。

成片的果园,代替了小麦、玉米等农作物,也给人们带来了相比农作物比较多一些的收益。且更成为了人们生活依靠的希望,为了果园的丰收,从开花,结果,摘果等,每一过程都要倾注人们无数的汗水进入,无论刮风下雨,通过汗水的凝聚,换来收的希望。

成片的果园,在历经数年的开花,结果后,也更是有部分已经苍老,所结的果实越来越少,也就像村子里的人们,数量少的问题更会加剧,更像有部分得大病的人们,已经在与病魔做斗争的路上徘徊着。

每次回村,总能听到母亲诉说哪一家里的人又生了大病,而且现在人们的得病都是以迅速进攻为主,在你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今天进医院,明天就给你下的是病危通知书,确实让人听着都害怕。

辛勤耕地了一辈子的人们,更多的是希望,一家人都够平安、健康,自己的身体一向都是好的很,也没啥头痛脑热的,但没想到只是昨天与今天,就一下子将人的命运给改变了。

历经几千年的村子,在默默地向前发展着,村子里的人们,外出的,留下的,生老病死的,依旧如此般地来回复始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