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生日记

96
脊生
2016.10.20 15:50* 字数 2261

00 序言

本文集专收录平日遐思,记录生活琐事。尽量避免空泛感慨和缥缈情怀,就是一本接地气的日记册子,不要美,要真实。

注册简书以来写过几篇文章,时而大热时而无人问津。早期当自己是创作者,当写文章是表达和沟通,想着自己该说什么该怎么说……算了吧,我还是想给自己写点东西。在很久以后,如果我还能用这些文字想起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也就达成心愿了。

我想我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有一点小聪明,不想活得太努力,会害怕自己辜负了别人的期望,会轻易的高兴和沮丧,大多数时候关心自己远多过关心别人。我并不想去教大家怎么生活,我想给自己留下些痕迹。

下午三点和你一起喝杯小酒,带着狗(非本人,拍于pai县)

07 不想睡觉的晚上

2017/8/4



————————————————

06 等到老去那一天

2016/12/10 晴天 日本京都

10号的时候,从京都去了岚山。日本真是个小而美的国家。

希望我老去的一天,也有得体的穿着,一丝不苟的头发和亲密有礼的爱人。

————————————————

05 一天中最喜欢中午啦

2016/10/26  星期三 晴天 北京

最喜欢的时间本来是下午6点的。应该是大人们下班回家的点钟,街道和菜场开始拥挤,家家户户飘出饭菜香味和电视机声音,或是快去做作业的斥责。孩子们或在路上打闹,或在家里佯装认真。

啊,天伦之乐的时间。人要卸掉千篇一律的外壳,回到自己最亲近的人身边。

工作以后这个点钟就成了我最讨厌的时间。经常是预期工作没有做完,带着对这一天并不满意的心情去吃饭,或者回顾这一天时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好咯我知道是我不好)。

取而代之的,中午成了最喜欢的时间。吃过饭,走短短的路回家午休。院子里静悄悄的,我一个人走,阳光暖融融,落叶擦擦响。

我可以走一步,跳两步,哼着小调摇头晃脑。

反正阳光正好,反正这小时属于自己,反正还有时间把该做的事做好。

灰尘飞舞,收拾早上弄乱的阳台。房间里的被窝晒得暖烘烘。

总之,一天中最喜欢中午啦。

——————————

04 树莓酒,烤肉和散步

2016/10/23  星期天 晴天 北京

今天放晴,晴得秋高气爽。我们要正常上班。

每年这个时候都能和窈姐见上一面。去年一起爬了西山,今年约的一顿晚饭。

不管是在中大,珠江新城,你家,我家,中关村,都能毫不客气的见面吃饭谈笑,连服务员都忍不住来贡献脑洞。哈哈哈。

从中关村走回家不到两公里,大概半小时。风有点冷,街道静悄悄的。多少点到即止的话,正好一路慢慢想起来。比如,

知道你可能来北京工作,我真开心。

——————————

03 阿姨们占领了喇叭沟

2016/10/22  星期六 晴天 北京

窝在家里有一阵,连海淀区都没有走出过,心里越来越烦闷,这周六索性约了个爬山。

从宿醉中打醒自己,强行集合上车。发觉除了我和老屁,大巴车里都是活泼的阿姨们。咦,一路从小区文化建设听到了帮单位新来小年轻介绍对象,哪种牌子的四件套好用到去日本怎么玩。

只要不是在抱怨,聒噪就聒噪吧。人和周围环境建立深刻联结以后,大大小小的事,都不再是天高心远事,远远近近的人,都不再是无关紧要人。

几场秋雨过后,喇叭沟白桦林叶子掉光,山路泥泞。纷至沓来的驴友们都大失所望。

我和老屁只能怀念,去年9月冒雨来喇叭沟,兜兜转转的转车,最后只在山里住了一晚,第二天还因雨大闭园不能游览。大概来的不是时候,整座山里除了几乎村民,只有我两。晚上打着伞站在山路上,看对面山腰点点灯光,炊烟和狗叫。瞬间想家,孤独是万水千山。

人类啊,客居在这星球上,越往外走会越想回到原点吗。

愿我老去,亦能温柔的爱着这世界。

——————————

02 三里屯 The Bar

2016/10/21  星期五 阴天 北京

降温啦。冬天好像呼呼呼就来了,从不知道哪片海域裹挟来的冷空气,寒洌干净。窗户上开始有雾气,能用手指写字的那种。

七点多群里楠哥开始喊,九点多大家终于约上了一顿晚饭,十一点我到康二姐,十二点这顿晚饭加时变成了喝一杯小酒。

酒可以很好喝,和果汁调在一起,和牛奶调在一起,和奇妙的草木香料调在一起。酒才是极讲究的工艺品,不沾油盐,在温暖角落里静静发酵。酿得好的酒清淳绵柔,有谷物芬芳和时间味道,不会呛人眼鼻。在望京时和星星在一家日料店点清酒,请店员温水浸暖了,清鲜的食物配着酒,轻声细语的讲些贴己话,整个人脸一热,眉眼都软了下来。

喝酒哪里是因为遇到挫折。好喝的酒,明明是给自己的一杯奖励。

奖励自己遇到能一起喝酒的好朋友,奖励自己努力生活。

干杯噢。

——————————

01 青椒炒肉

2016/10/18  星期三 阴天 北京

下班回到家接近9点,推开门就闻到青椒炒肉的味道,租隔壁房间的大叔正在清理厨房战场。

青椒炒肉,好像是一道受广东人偏爱的菜。小时候的青椒多是皱皮辣椒,在电炉上烧软了,烧到表皮起泡啪啦作响,趁热浇上酱油,和上冒热气的白米饭,吃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后来彩椒多了,胖胖的甜甜的,但由于容易压坏干瘪后没味道,大人们还是不喜欢买。

云南人做菜对食材的新鲜度不做考虑,任何肉可以炒任何菜,花菜包菜洋葱萝卜莴笋芹菜莲藕。但都是耐储存的菜,一周去一次市场买齐食材的那种。青椒,作为一种配菜和辅料的灰色地带食材,身份有些尴尬。

后来我家的邻居里来了一户广西人,阿姨说着普通话烫着大波浪头。那年头妇女们建立友谊的方式就是互相送菜。于是我吃到了青椒豆干炒肉,腐乳空心菜,广西大肉粽,花蛤粥……开启了味蕾的新时代。下午5点多钟,她隔着我家大门叫“小妹”,我就知道晚上又要加菜了。

青椒炒肉,火候刚好时,肉丝还嫩,青椒丝刚软。夹一筷子,菜汁裹挟着米饭,青椒温润清脆。

在广州上学的时候跑过工厂拉合作,工人们的伙食里也常出现这道菜。时间一到,大家拿着钢碗钢筷,蹲在楼顶沉默扒饭。南方闷热空气里,青椒味道像一团晕不开的屏障。

好几年过去了,我家搬了好几次,我离开家好几年,再没有了广西邻居和青椒炒肉了。

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