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回不去的记忆-初中篇(50)

回不去的记忆

回到目录

上一节:中医神奇


PASS

总结几十年的经验,人每到一个新的环境,第一年一般是最安分守己的,第二年是最容易入堕落/放松/学坏的一年,而往往第三年往后就是平平淡淡展现趋势的一年:能控制自己的就会渐渐重新变好,无法控制自己的就会跌个大跟头,短时间或者长时间的继续“坠落”下去。

初二97八班的同志们,除了学习上劲头不如初一之外,他们还学会了另外几样东西:一是抽烟,二是谈恋爱,三是赌博。

抽烟刚刚已经介绍过了,整个八班男生当时有60%以上在那一年都学会了抽烟。至于谈恋爱,那还是属于个别人的事,但是已经有人明目张胆的谈了,当时八班里头估计是有个两三对的。但对于H中学来说,谈恋爱绝对不是,也成不了主流,因为没有隐秘的操场啥的,而且一到晚上大门都不让出的,除了个别阴暗的角落之外,那些个谈恋爱的男男女女们几乎没有容身之所。

对于赌博,初二那一年是八班赌博风气最盛的一年,他们也不玩别的,就玩一种——PASS。因为玩PASS可参与性高,人数可多可少,发牌快,输赢快。

这里有必要先介绍下什么是PASS呢?是一种多人参与的扑克牌赌博形式。俩人或者以上都能玩,每轮每人三张牌(第一次随便找人发牌,第二次是胜者发牌)。发牌之前每人要先“上锅”,就是先压点钱,这里基本都是一毛钱。发完牌之后从第一个拿到牌的开始“说话”,继续还是过,继续的话你可以选择自己压多少钱,那么后边的人就必须跟同样的钱或者更多;要是选择过,就相当于你捐出去了一毛钱。三张牌中从大到小依次是:豹子:三张一样大小的牌,当然是三个A最大,大小王可以替代任何牌,但要比真实的牌小。比如一个人是三个A,另外一个是一个A加大小王,那么赢家就是三个A。豹子以后是同花顺,同花顺之后是杂花顺,再之后是对子,对子之后是嘛都不是的牌,就直接比大小的,235最小,但却能克豹子。如果你一个嘛都不是的235碰到了三个A或者三个K,那么恭喜你,你走了狗屎运了。

有人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这话其实是狗屁!

不管是大赌还是小赌,至于说是怡情还是伤身,那完全取决于赌博者自己。这里就有一个真实案例,血淋淋的教训。

要说H中学的赌博之风,说严重吧也就是在个别班里比较流行,而且学生们也都比较穷,没有玩太大的,一般不玩钱,都是拿饭票顶。上锅就上一毛钱,跟的话也是一毛,顶多就是两毛,五毛一块的几乎没有,因为那不合规矩,来这上学的有几个有钱的,一个月生活费也就一百多块钱。

而且大家课余时间比较少,一般就是中午午休,课外活动或者下了晚自习的时候抽点时间玩两把,赢了的赢一两块钱的饭前,输了的也就是输几毛。

那是一个临近中秋的夜晚,天上没有星星,整个夜空显得格外深邃。外边有风,微风但是很凉。下了晚自习的宋南极他们回了宿舍。

由于课外活动的时候大家玩的时间比较长,所以现在也没有人率先提出来要玩PASS。大家有洗脚的,有撒尿的,有躺着的,有听随身听的。

和往常一样,栋梁同学最先钻进了被窝。卜建林抽了一根烟之后,冲着被窝里的杜栋梁微微一笑。

“我刺儿,你又想干啥啊?卜建林。”栋梁警惕的抬起头看着不怀好意的卜建林。

“干啥啊?我的宝贝,my dialing,都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嗯?乖乖在被窝里边躺好,大爷马上就来收拾你这个骚货,哈哈哈哈。”卜建林淫笑着就要冲上去。

“滚一边子昂,这儿早脱了衣裳了,冷嗖嗖的,别掀这儿的被子。我告诉你卜建林,别JB再闹了昂,赶紧上你那被窝睡觉去。”栋梁像个小娘子似得紧紧抓着被角。

“是要睡觉啊,跟俺们家梁梁一起睡啊,哈哈哈哈。”卜建林瘦小的身躯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宛若“瘦虎扑食”,狠狠的将可怜的栋梁压在了身子底下,然后开始做“起伏运动”。

底下的栋梁奋力反抗着,旁边的宋南极等人哈哈笑着看着。

“卜建林,你又发情啦?”刚刚洗脚回来的高丽敏端着脸盆一进宿舍就发现了。

“老兴,你说啥呢?不服气啊?不服气一会把你也奸了。”卜建林一边运动一边还向高丽敏挑衅。

“算了吧,卜建林,就你这小身板,谁奸谁还说不定呢。你看人家老兴胸口那两个大奶子,就你这芝麻杆一样的小身板哪儿是对手啊?”里头照镜子的赵斌一边梳头一边笑着说。

“我操,老兴的奶子比大胖的还大啊?我连大胖都收拾了还收拾不了老兴?今儿个我还不信了。”卜建林说完一下子从船上窜了起来,直扑老兴。

“这怎么又扯上我了还?”大胖在门口一边无辜的抽着烟,一边盯着外边防止被老师发现。

“大胖子,你又抽烟,等着得肺结核吧你就。”一个瘦小的小身影闪进了512宿舍。

“你个死侯杰子,你才得肺结核呢。你得尖锐湿疣,白带异常,脑血栓,高血压还有糖尿病。你个小兔崽子,不好好在你们宿舍呆着,又跑到俺们宿舍想干什么坏事啊?”大胖是死看不上侯杰。

“来来来,打PASS了,打PASS喽。卜建林,你别鸡巴整天就知道欺负人家杜栋梁老实,天天这样早晚你得肾虚了,赶紧起来打PASS了,快点,张晓斌,别听歌了,来来来。宋南极,快些过来,上锅了来,玩两把赶紧睡觉了。”侯杰个子不大,嗓门不小,此刻跟一个浸泡赌场几十年的老油条一样吆喝着,撺掇着众人。

“去去去,上你们宿舍玩去,别在俺们宿舍玩,俺们都要休息了。”赵斌驱赶着侯杰。

“哎呀,我知道你不玩,俺们就玩一会儿,十分钟就行了,不耽误你睡觉。来来来,卜建林,杨山,张晓斌,快点来,抓紧时间了。”侯杰说着就从兜里边掏出了一副小型扑克。

“ 我操,敢到俺们宿舍挑战,来来来,谁怕谁啊?今儿个不赢你十块钱老子不姓卜。”卜建林说着从杜栋梁身上爬了下来,顺手点燃了一支烟,十足的赌徒德行。

“老宋,你过来一下。”大胖抽完一支烟朝宋南极招着手。

“干啥大胖?”宋南极走过去。

下一节:小老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回到目录 上一节:PASS 小老千 大胖眼睛瞅着侯杰,对着宋南极耳朵轻声说:“别跟这小子玩。你看着吧,等会儿他肯定...
    MJ老段阅读 280评论 21 18
  • 回到目录 上一节:奥斯卡与蛇 One Night 当宋南极还每天拿着自己五块钱从集市上买来的收音机听得不亦乐乎的时...
    MJ老段阅读 117评论 32 27
  • 1 一周没来上学,这间教室却没有任何变化:三十二张桌子,六十四把椅子,讲台上站着的班主任那个老古板,坐在前面的语文...
    行虑阅读 92评论 0 0
  • 余世存老师说:“你做三四月的事,在八九月自有答案。 1.你不要以为你知识多了,你就有了智慧,这完全是两码事。获取知...
    茶香悠悠阅读 43评论 0 0
  • 创联兼职9月信息统计表 银行/名企 促销 酒店 派单 单天活动 其他 农行七贤支行: 4人 (实习证明) : 黄台...
    八千云月阅读 6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