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人真的是种群居动物,有时候一个人不敢做的事,一群人就做了,一个人之所以不敢做,或许是因为碍于道德的束缚而羞于去做,而当他发现有一群人去做这件事的时候,就会觉得也许就是情有可原,甚至是理所当然一样,是不是中国式过马路就是这样的呢?于是很多聪明人为了能把原本丑陋的事情做的高大上就给他创造了新的价值观,只要是有越来越多的人需要这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就会有更多的人接受这个观念,于是很多事就变成了存在既合理的谬论!当大部分人都妥协于此时,那些还在坚持真理的人就变成了另类,假做真时真亦假,于混乱时,能紧紧守牢自己的原则,亦或是随波逐流的去放纵,这不只是一个人去做选择问题了,是一群人的信仰和价值观,想起来小时候看的一个辩论节目,道德与法治哪个更重要?现在想一想这个问题真的是太复杂了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