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霜降

那天早晨醒来,我看见了一个人站在我的床头。

定睛一看,妈耶,穿金戴银,名牌满身,从容优雅。

“啊!”我尖叫一声跳下床。

“别,别啊,你听我说啊。”那个人追了过来一把揪起了我,“你还是这么怂。”

“那,那你是谁?”我颤抖地问道。

“我是三十岁的你啊。”对方淡定的把我扔下。

“啥?”

“我是三十岁的你啊,你看,功成名就,财富满车,看我这个包,八万;这双鞋七千;这枚戒指,十万……”

“停停停,你别忽悠我了,马上三十了。”我打断了对方的滔滔不绝。

“这是真的,再说,你知道你多大了吗?”对方的神情我猜不透。

“我……”我想继续说话,却失去了语言能力,变成了“咿咿呀呀。”

“宝宝你醒啦。”一个女人过来抱住了我,接着一瓶奶塞了过来,我伸手去推,看到了自己幼小的双手。

女人的怀抱温暖,我心如止水。

世界,也如此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