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9

酒月酒日
貌似吃药以来已经快两个月滴酒未沾了
最近几乎每天噩梦连连,本来一直想写一本人物小传,把身边那些遇见过的神经病朋友们都一一细说一把,也许别人读来平淡无奇,但自己回忆起这些人总是那么津津有味,温暖人心。现在,照这个趋势看来,可能先得写出一本《噩梦传》了。
连续三天梦到了爷爷,大概是因为敲定了回家的车票,十一要回家了,但家里已经经历的太多改变,心里很难体会到原来那种期盼和温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回家这件事了。北京,像是一个可以躲起来的平行空间,家还是那个家,它在遥远及几千千米外安然无恙。
昨天做梦,梦见妈妈打电话给我说爷爷去世了,让我赶紧回家,我匆匆给老板请了假,回了家。却看见爷爷照旧坐在他喜欢的地方晒着太阳,看着报纸,看见我回来,摘下眼镜,给我说:只有这样才总算把你叫回来了。回来多玩几天吧。我有点难受,又很犹豫要怎样给老板请假,答应爷爷玩一周再走,爷爷还给我做了我喜欢吃的青花椒鸡,他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一次我表扬了他做的青花椒鸡好吃,每次他都非常带劲的要做给我吃。记得有一年,爷爷给我提了一大罐很好的野生蜂蜜来,我却说自己喜欢喝蜂蜜柚子茶。过了几天他居然真自己买了柚子,把皮片了下来,把一大罐蜂蜜熬成了蜂蜜柚子蜂蜜给我提过来。当时很震惊,不知道一位老年人怎么理解蜂蜜柚子茶和蜂蜜的,怎么知道把蜂蜜做成蜂蜜柚子茶的,味道还很正宗。梦里面,很快就到了我要回京的日子,爷爷送我去了动车站,在动车开车那一刹那,给我说,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然后突然从梦里惊醒,眼泪连连。想起了,爷爷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还是早点回来吧。那是最后一次碰到爷爷的手,也是很多年的第一次碰到爷爷的手,一次知道老人的手是什么感觉和温度。
再上一次梦见爷爷,是有人来接我,说可以带我去见爷爷。一个白色的面包车,停在棕南的家门口的小卖部前面,不认识车上的人是谁,我很警觉,不太相信,但是那人很坚定一定能带我去见爷爷,但只能去一次,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时间紧迫,我就上了车。下车后,我听见了狗叫声,点点冲过来见到我又蹦又跳,我很开心,端下去膜它的头,点点你怎么在这儿。然后爷爷也从刚刚的面包车上面走了下来(很诡异),给我说他喂了好多狗,在后面的院子里,让我去放它们出来溜溜。我去把它们都放了出来,点点一直跟着我。后来面包车司机催我快走了,不然就回不去了。我很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走,抱着点点左右为难,后来醒了。
还做了一个噩梦,我照顾着一个宝宝,偷偷的把它养在家里,突然妈妈回来了,我就把它放进了衣柜里。妈妈让我去做这样去做那样,很多事情,我一直想赶紧抽身去看看衣柜里的宝宝,但一直没有机会,等我再次回到衣柜前,想看看宝宝时,已经是一周后了,我站在衣柜面前痛苦万分,又不敢打开看它怎么样了,然后被吓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