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讲历史的老先生

老先生,并不是知名的学者,但我认为他有挺多不为人知的学问。

老先生,甚至不是一位名师,他曾经在我高中时代教过我历史课。

在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要给他用老先生这样一个称呼,大抵是因为他在我心中比很多人更值得尊敬,他的确教授了我很多东西。

老先生是个生活经历丰富的人,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是的,从他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课堂风采,我只能深信不疑。

在他的课堂,历史课本大多数时间都是合上的,他似乎不需要太多文字的参考,就能驾驭复杂的高中历史课程。

他上课就是讲故事,他讲故事,其实就是上课的方式。无论你是否喜欢历史课,但我确信你们都会爱他的故事。上他的课,感受就是两个字:过瘾。还有就是,永远期待着下回分解。嘿,就和听单田芳评书的感觉差不多的。

他讲述的故事里,有着准确的时间,以及详细的地点,甚至还带他亲自探访过的路线图的。在久远的历史中,他如数家珍的还原着一些重要人物,仿佛放电影般的让大家脑海中印下了很多场景。

老先生是个工商农学兵几乎都干过的小老头,不过,其实那时候他还不算老,只是饱经沧桑的样子,显得很像一位睿智老者。他曾经在那场十年的文化浩劫中游戏人间,作为一名勇敢的少年,坐上开往远方的火车,周游了很多名山大川,从此积淀了大量的人文素养,在他的历史课堂,经常听到与之相关的经历。

令人意外的是,他还曾经是专业的足球运动员,他说那时候河北省省会还是天津,显然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他也曾在工厂做工,并且生产水平很高,还带着徒弟,他的一个徒弟,就是后来著名的体育节目主持人蔡猛。由此算来,我和蔡猛,还有师兄弟的情谊。只不过他和师傅学的是干活,而我和老头子学的是历史课。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结束了过去的很多经历当上历史老师的,但是我知道,有这个经历的他,才是真正的历史老师。因为他,有历史。

老先生算来应该已经六十多岁了吧,当年他也不一定记得住我,如今多年未见,我对他的印象也只能是单方面的,当然,这不算单相思。我时常想起,我会密密麻麻的做着历史笔记,只不过我记得都是历史趣闻,这一场景,只能在老先生的课上才会出现的。他讲课风格,好像也影响了我的形式风格,或者说我本来就和他很像,只不过他是形散神聚,而我是形散神也散。

听我的好朋友阳明书院的青木老师说,老先生他老人家近年来身体仍然很不错,已经退休数年,经常会在跑步或登山的时候遇上他,一生潇洒,实在羡煞我也。

青木老师也曾是老先生的学生,在我最初结识并且听他讲国学课的时候,我就仿佛看到了老先生的影子,后来一交流,还真是师出同门。我们都受他影响,并且传承着某种他的精神,延续在我们的教育事业中,这让我们的友谊,更深了一层。

我很怀念老先生,但是我恐怕很难在见到他,况且他也一定不知我曾是他课上的一员。愿他平安健康,长命百岁。我希望能够很多人可以传承他的精神,首先我是一定要这样去做,因为他是我敬爱的老先生——顾明先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