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理学,生活果真会有积极变化?

刘未鹏在为什么人人都该学点心理学中说:“为什么我们会在小摊和超市前为几块钱的交易踌躇半天,却在生活中的重大决策面前浑浑噩噩人云亦云呢?糟糕的判断与决策令我们的生活变得糟糕,然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我们很难学会质疑自己的判断,而总是能“找到”其他为自己辩护的理由。”

未鹏这段话讲的是捡西瓜还是拣芝麻的问题,这在我们的生活中天天都会遇到,你随时随地都会面临你的时间的分配,那么你就得判断对自己来说,谁是西瓜,谁是芝麻。但我发现的确很多人都会为了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反复纠结上好长时间,却不愿意为重要的事情花哪怕一点点时间。比如有人会花很多时间刷微博,但却不肯为了自己正在成长期的孩子多花点时间陪伴。

再就是,能看到很多人一次次重复掉入同一个坑而很难自拔。比如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她初恋失败后,仓促结婚,短短几年后离婚。之后就看到她走马灯一样地恋爱,每次都遇人不淑,屡屡如此,而她却像飞蛾扑火,执迷不悟。

更不消说婚姻中、工作中,与父母相处中,带孩子....在在都会遇到种种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在没有学习心理学之前,我的口头禅是”很难理解为什么他/她会这样“。一旦陷入”很难理解“的泥沼,就会积累困惑,这些困惑带来的无力感会让人转化成自己感到无法掌控环境的恐惧,恐惧让人愤怒。人一旦受怒气控制,在现实中去形成决策,不钻牛角尖才怪呢。我不希望我成为一个被困惑蒙住眼睛、被怒气控制大脑和心灵的人,我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心理学帮助了我。对刘未鹏写的这篇关于“改变”的阅读中的观点,我想说不能同意更多。他说:

“改变”是人类最古老但一直保持高度活跃的话题。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有类似“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样的俗语,可见一个人的改变如何困难。虽然我们成年以后仍会不停地学习知识,然而我们对于世界的看法、价值观、看问题的角度和方向、我们性格深处对于成功失败、风险收益、人之间的关系、对自我的认知等等一系列“内隐”的心智模式往往会在很早就定型,并且会不断地自我强化——这种自我强化也是改变最困难的原因之一。

改变分为两种,一种是个人的改变,另一种是组织群体的改变。我对于前者更感兴趣。一个人要想改变自己,先要了解自己。这就像要解一道题目首先得理解题目一样。而了解我们自己是一个更为古老的问题,古希腊人就曾把“了解你自己”刻在阿波罗神殿的门柱上,在解剖学、神经科学发展起来之前,我们对于自身的了解大多止于自省法,自省直到今天仍然是很有用的启发心理学研究的方法,然而要想验证很多问题,离不开更“物质”的手段,如先进蓬勃发展的脑科学。

这里面推荐的一些书,我都买来读了,有些读了好几遍。当然,我在心理学方面的阅读远不能和未鹏相比,但仅仅读了几本,我就开始体会到在生活中运用心理学知识带来的自由了。知识带来自由,一点都不虚。


上面提到的那种对他人言行的”很难理解“慢慢就变成了”哦,原来是这样。“ 张爱玲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有了理解,就有了同情。有了同情,怒气就慢慢会减少,怒气会让人像充了气的皮球,硬邦邦的,一蹦老高。怒气渐散,人会恢复柔软,安全感归来。面对以前“很难理解”的人和事时,就不用再保持那种剑拔弩张的戒备。人感到安全的时候,就能耐心思考,而不是频频启动应激模式。


具体来讲,比如对上面谈到的那个频频以飞蛾扑火的模式一次次投入无果的恋爱中的朋友,我就不会再简单地以”愚蠢“、”幼稚“批评她,而是能够理解到,她的这种难以自控的行为模式,和从小的成长过程有关。她出生在一个父母都重男轻女的家庭,父亲虽然很疼爱她,但是真正重视的是她的弟弟。母亲则不仅不重视她,还经常无意中以轻视的言辞伤害她的自尊心(因为母亲自己也出生于重男轻女的家庭,延续了这样的思维模式)。青春期叛逆达到顶峰时,她甚至动过拿刀砍母亲的念头。可以说,她内心里积累了很多的恐惧和伤痛,父母非常看重弟弟的成绩,弟弟考好了,家里鱼肉伺候,父母欢天喜地;她考好考孬,父母都是淡淡的。父亲对她的疼爱,会体现在出差给她带漂亮衣服,父亲喜欢看她穿得漂漂亮亮的,而她也继承了父母的外貌基因,出落得非常漂亮。——也因此,我长时间都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总是选那些渣男恋爱。


我这位朋友不仅漂亮,也能唱很动听的歌,但是她父母谁都不知道她很会唱歌。我在他们家聊天时,对这一点也感到非常惊奇,觉得不可思议。她父母说,从来没听她在家唱过歌。


她读大学期间,不知多少男孩子追她,可她选了一个外表上看起来和她那么不般配的。她以为这样的男生会处处听她的。可是,就是这么个人,毕业后居然把她给甩了。这件事也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看到我这位朋友在职场上一次次到了上进的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我慢慢意识到,即便是那样的男生,也受不了自己女朋友的不求上进。


初恋的失败,让她愈发不自信,强化了父母从小就带给她的不安全感——自己觉得自己是没那么有价值的,因为父母眼中有价值的是弟弟。在这种不安全感的驱使下,她一次次地选择看起来”安全“的男生作为恋爱对象。这些男生全都有一个共同点:外表平凡甚至有几分委琐。这些男生,谁不会被她的靓丽外表吸引呢,70后的她,看上去就像80后。


她似乎每次都想证明自己经历的是”伟大的爱情“,幻想这些男生会为了美丽的她赴汤蹈火,会克服千难万险和她走到一起组成家庭。她总算结了婚,可惜她再次遇到渣男。渣男是个赌徒。父母只是急着把眼看年龄越来越大的她嫁出去,渣男很会讨好她父母,会做饭,母亲就下了命令:嫁。她当时心灰意冷,也就嫁了。谁知,婚后数年,渣男露出赌徒面目,家里不多的存款都被拿去赌。


总算离婚,恢复清净。但是内心缺乏安全感的她,总是无法持久地去做好一件需要持续付出艰苦的事情,她的工作状态起起伏伏,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积累,却很快就会因为她再度陷入到没有结果的恋爱中而把这点积累消耗光。她的上司对她总是恨铁不成钢,渐渐地也就心淡,不再对她的进步抱以希望。


当我在少有人走的路 (豆瓣) 这本书里读到了和我这位朋友很类似的心理疾病案例时,我意识到,原来这远不是个案,而是有其普遍性。由此我开始关注发展心理学和脑科学,认识到在孩子的一些关键成长期,如果没有把握好,到了成年想再纠正,难度相当大。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我一方面对朋友充满同情和理解,一方面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总想着帮她改变。我对她变得比以前宽容得多,但同时我也知道要想让她改变,我的力量很不够(认识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病去如抽丝)。即便是心理医生,面对有着多年沉疴的病人,也不一定总能找到办法,但是他们依然会去找办法。所以,一方面我不再对她的恋爱模式心生恐惧(以前我总是感到我在和一位”不正常“的人交朋友,我无法理解这种”不正常“,所以心生恐惧),所以我也就不会在和她见面时再度陷入指责她批评她的旧有沟通模式,不再弄得俩人每每不欢而散。同时,我认识到以一个朋友的力量,难以抗衡从小到大几十年积累起来的负面心理模式,这需要等待,需要契机,作为朋友,与其强求她的改变,不如默默地为她祈祷,同时注意观察是否出现合适的契机,顺势而为。我还是会和她见面、聊天,有时还顺手送给她几本心理学方面的书。但我不再和她讲大道理,也不再指望短时间内她能有改变,我学会了接纳朋友的弱点,只在她需要帮助时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关心。这让我和她的关系变得轻松简单,她不再害怕和我见面时会被我一通好批,我也不再纠结她怎么就听不进金玉良言。


这是意义非凡的改变——因为我从和朋友的关系改善中,看到了经营亲密关系的普遍秘诀。我开始对父母、伴侣和孩子,以及合作伙伴,都启用了这样的思考模式:接纳自己和亲人朋友的弱点,体谅,理解,并寻机改变,而不是在时机未到时强求改变。


同时,对发展心理学的学习,让我懂得在孩子成长的关键期,要很注意多通过正面的鼓励培养和巩固孩子内心的安全感,同时注意及时帮助孩子形成一生的爱好(这些爱好也会带给孩子很好的安全感,会让她今后遇到困难和挫折时有办法开解自己,找到快乐)。比如孩子8-12岁时,是形成终生爱好(兴趣)的关键时期,在这一时期,父母对孩子在阅读、音乐、戏剧、绘画、科学、体育等方面的及时引导,将会帮助孩子形成这方面终生的爱好。(我在这个帖子里对此有些提及:给孩子「自由」的教育方式是否真的那么好?) 我就是这样的受益者,我对阅读、音乐、戏剧和体育形成的终生爱好,全都是因为父辈在那个年龄段给予了及时的引导,想读书,有大量的好书可读;想看戏,长辈每周都带我看戏;想听音乐,家里天天放着动听的歌和乐曲;想运动,父母极力支持......我的孩子今年11岁,她在这几个方面都得到了较多的关注,她也从中获得了很多乐趣。发展心理学让我和孩子爸知道,抓住关键时期去引导,就会事半功倍。反之,则相当困难。——这一点,我在带领团队一些同事形成阅读习惯时深有体会。以前我会非常不理解:读书,这么好的事儿,为什么对有些人来讲就是苦差? 发展心理学很好地回答了我的疑问。我意识到我爱读书不是我比别人更聪明,而只是因为成长的环境带给我很多的幸运,让我及时得到了营养。


而对积极心理学和脑科学的学习,又让我面对自己和他人的不走运之处依然抱有不小的希望。比如,若是错过了培养一生阅读爱好的最佳时期,难道日后就不可能形成终生阅读的爱好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这就是积极心理学带给我们的启发:希望一直都在,全看如何开发。虽然成年后开发人的阅读爱好比童年时期困难得多,但依然很有希望。比如成年人可以通过坚持写作,来促进自己的阅读。因为一个人想要写,就得多读。你要给读者一杯水(写),自己就得打一桶水(读)。坚持写作,是因为人有表达的愿望,想要激发自己表达的愿望,不妨来知乎这样的网站,这里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你总能找到一两个引起自己共鸣的,从而有话想说。而这里大量的提问、回答、评论,也能帮助你学习形成有效的表达。


拿我自己来说,中学时我曾经对物理这门学科抱有恐惧心态,因为我在需要得到帮助的时候,最能给我帮助的父亲在国外做访问学者,这种对物理学的厌恶和恐惧心态陪伴了我很多年(请看我在这个帖子中的叙述:如何看待智商对学习理科的影响?)。但现在的我,手边有好多物理学方面的科普书在读,而且我读得津津有味,我特别喜欢的一位偶像是一位物理学家——费曼,我还为一本谈费曼的小书写了一篇书评:生命中,什么才是重要的? (评论: 费曼的彩虹) 我原以为我读一些科普类图书会读不进去,但因为我有顺藤摸瓜的习惯(详见这个帖子:如何找到好书?有什么技巧或建议? ),所以慢慢地坚持去读,居然发现我的书架上站着一大堆物理、化学、数学方面的科普书。


我不由得给自己点赞:积极心理学真没白学。一切皆有可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生,总有那么几个重要的日子 值得怀念 和你相关的,很多很多 0430,1105,1212,1229,0803,1...
    激情梦想阅读 287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