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的人生

还是上次那个让人无语的征文,但这个征文题目确实让我好好回忆了自己此前的二十年人生经历。

唔……这二十年,在别人看来,应当算作相当成功的人生了。

但不得不说,是很不快乐的二十年,大概永远都在为别人而活。

我生在非常普通,但父母极度望女成凤的家庭,从小就必须事事做到最好。同时我的家人也非常强势,我几乎从来不能一个人出家门,也很少被允许参加同学们的活动,无论何时家里都至少会有一个人盯着我学习。

我始终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懦弱的性格,强势的父母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小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安静地看书,完全不会有其他孩子那样的顽皮行为。但即便是这样,看书也不被允许。内向是错误的,要学会领导其他人;除了课本和习题册之外的书都是闲书,是不务正业。

因此,小学时候我最常看的书是哈利波特之类的英文小说,因为“能提高英语”还不算一无是处,看电影也不能加字幕或者连图像都不能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练习听力”。

不清楚一般人的第一个梦想是什么,我的第一个梦想是去深山老林里当尼姑。

一个人,青灯古佛,月落日升,青丝白发。

这大概是我能想象到的最美好的生活了,即便现在也不例外。

至于我为什么十来岁就放弃了这个想法,首先当然是因为我要赡养一大家子人,责任当然要摆在个人意愿之上。

其次是我体质实在太差了,三月一小病半年一大病——算好的。即便是在现代医疗体制下,我也有几次差点见阎王爷或者落下残疾,就别说深山老林了。

然后,大概是随着读的书越来越多,我越来越能体会到世界的残酷性。也不知是受了谁的影响,我总怀着一种要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的想法。这种想法说起来也算小孩心性,总觉得若是这世上人人安居乐业,自己避世倒也无关紧要,但若万事皆苦,而我又有能力去做些什么的话,避世就成了小人之举了。

此前曾听说过哪个地方的状元,出家为僧,几年之后又还了俗,因为他终于悟到佛法救不了世人。

当时笑了半天,不是因为他的所谓怪异举动,而是我十岁之前就知道佛法救不了世人。

我十三岁给自己起的第一个笔名,叫“立槛”,是个古怪的名字,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是红楼之典。因为当时虽想做个超脱的“槛外人”,却无奈身心都在槛内,只能立在门槛上向外望望,假清高一番而已。

后来的青少年,大概因为成绩已经挺好了,又没有办法出去玩,就只能常常一个人胡思乱想,思索各种哲学问题,也不是什么非常愉快的经历。

所以如果有人问我想不想重生,我是肯定不想重新过一遍的。

回去做什么呢?重新被人欺负,整天呆在家里吗?

我更倾向于相信,一个人原本是什么样子,即便得到了机会重来,也依旧会是现在的模样。

也就是说,一个废柴,即便能够重生,掌握了未来的所有消息,他也还是会混成一个废柴。

我尝试者想象了一下如果自己重生回了婴儿时期。首先我要经历一年多不能走路不能吃饭的过程,其中包括尿床、被各种大人看光、由于不哭不闹被带去看医生等等。随着我可以开口说话,我拥有两种选择,第一是装作自己是普通人,这样我将不得不同一群小屁孩儿天天相处,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敞开心扉。第二种是让自己成为神童,这样我能够跳级并和自己精神年龄更接近的孩子相处。但这样我会损失现在的所有朋友,并且由于实际年龄差异,我也很难和这些人成为朋友。更有甚者,神童这个幌子很容易招来媒体,打扰我们正常生活,并且由于我的智商并不会因为早熟而有更多提升,我长大之后迟早会像仲永一样泯然众人,对我的家人造成二次伤害。

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如果能获得小时候过目不忘的那种记忆力,我兴许可以真的成为精通n国语言的人也说不定。

至于未来的消息,我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用。我并不曾记忆高考试题的答案或者彩票密码,对股市一无所知,就算提前预知了国际大事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不仅如此,我还认为预知未来是最可悲的能力之一,白送我都不会要。提前知道未来只会令人丧失斗志,对于我的发展只会起到消极作用。

而且最主要的是,我过去的人生并没有多少需要弥补的遗憾。

虽然不怎么快乐,但我从未后悔过自己所做的事情,也没有辜负过自己所作的努力。现在的路,虽说不能算作完美,却也是我自己深思熟虑之后才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即便重来一次我的意志也不会因此改变。

为别人而活这件事,是我自己的选择,因为看见别人的笑脸比自己开心对我来说更重要。

要说遗憾的话……最大的遗憾也就是没有去追自己喜欢的男生吧。那时候我觉得早恋会影响学习,对于外貌实在不上心,又不会任何勾搭男生的本事,也就这样错过了自己唯一喜欢过的人。

这要放到现在……(露出反派的微笑)

还有就是没参加清北的自招,当时觉得自己不可能考上,但现在看来如果有加分是没问题的。

再者我可能会换专业,眼下这个专业没有研究生真是个大坑。

但为了几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去重新经历一次曾经遇到过的不愉快,显然一万个不值。

而且人生最有趣的地方,不就在于它只有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