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318川藏线,匣子在路上D12

字数 4168阅读 142

【巴塘到芒康道路中断,海通沟路基损毁】2016年7月23日至24日芒康县连降大雨,导致318线竹巴龙至芒康县城(海通沟)路段出现路基损毁、水漫桥面等灾情。由于受灾路段仍持续强降雨,河水水位继续上涨,导致无法阻止有效力量进行抢修。----芒康县人民政府应急办2016年7月25日

洪水漫过路面

住没有包早餐的旅馆真麻烦,今天有50多公里上坡大清早就得出发。可一出门就下雨,得先找餐馆吃早餐,不过今天要进藏了,想想就开心。

一出门就是起伏路,才知道不是所有起伏路都像去禾尼乡那60公里起伏路那么爽的,骑着骑着就落后了。

两江汇流

到了金沙江大桥也就是西藏界大家都停下来拍照,各种嘚瑟,小明说要发朋友圈装b,四川与西藏的界牌就在桥上,终于进西藏界了,骑车那么多天就是为了“西藏界”这块牌子吧。

期待已久的牌子

看着这满是泥水的金沙江只能感叹古人的诗意,金沙江那么美丽的名字。

不远处的山云雾缠绕 好不动人!

就在这时有辆武警车从我们身边经过,跟我们说桥断了过不去,还说至少要半个月才可以修好,我们也发现好多车折返还有好多车在等待。

在一家小卖部门前停下,朱勇和大叔队在讨论接下来要怎么办,好多骑友决定在附近住下等着看情况,但朱勇决定亲自过去看看,他觉得没办法还没尝试过到底能不能过去就直接放弃。之前在天全我们两点半返回去找旅馆,下午三点多就通行了,而当时交警说至少要六点才通行。

我们到进藏检查站,需登记身份证,我掏身份证又整驮包比较磨蹭,落在后面,登记完身份证,我一个人往桥段方向骑过去时,有一骑友大声说:“妹子,桥断啦!”我头也没回,就看着前方点点头继续向前骑。

我所有的队友都在前面,桥段了要扛包要涉水就一起扛包一起涉水,我不怕。

前行去找队友们

骑了好一段路才到涉水区,他们七个都已经过去了,我停下来卷好裤脚准备走,看到朱勇和马昆正朝我走过来,不知道朱勇在说什么,不知道是说要马上过去还是不要过去,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走的时候,朱勇走过来很凶的一把抢过我的车,说:“快点走啊!水越来越深了!”我呆呆地跟在后面往前走。

面对着越来越高的水位,朱勇和马昆走过来带我

水淹没了路

过了涉水区,他让我快点骑,刚骑上车他就用缓和的语气问我是不是没有看过洪水都呆了。

朱勇要我使劲蹬逃命,虽然我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大的生命危险,但尽力跟紧大家,大哥一直跟在我后面。往前赶路时,我突然掉链了,停下来没有喊大哥等我,自己试着弄,才发现自己平时太依赖大家了,练掉链都不会弄,弄了好久,调好车就赶紧跟上大家。

洪水汹涌

有好多路中间有山上滑下来的大石头,大哥让我经过这些地方时靠右一点骑快一点。虽然路很不好走但还是有挺多骑友一起,到了一处山体滑坡严重的地方,朱勇和另外两名骑友去前面观察形势后我们推着车挨个经过一条半条路都已经被泥石挡住的路。

落石路段我们必须快速通过
左边是落石 右边是骑车的我

第一次涉水我把裤脚卷到膝盖就可以过了,第二次涉水我发现得把裤脚卷到大腿才行,索性就任泥水打湿裤子。

好多个涉水区 水很冰 大哥和斑竹

我们一群骑行者涉水时有一辆私家车从我们身边驶过,私家车不但没有减速,反倒加速涉水,或许是怕车子涉水时动力不足吧,车子溅到我们好多泥水,大家都破口大骂这辆无德的私家车。

每一次涉水都不容易

第三次涉水更加不容易,只剩下一半的路,水很急,不但得慢慢推车,还得看着水势行动,涉水区比较广,我骑行裤撩得很高还是会蘸到泥水,任凭冰冷的水冲到膝盖以上,驮包即便有防水罩,底下还是兜了水。朱勇在最前面,马昆随后,接着倩如,我们后面几个人随机,但我不是在最后,我跟在斑竹后面。马昆涉水时洞洞鞋掉了一只,还好大哥在后面很敏捷帮马昆捡起来了。斑竹离江边较近,他本来车技就好,涉水时他想骑过去,洪水会涌过来,一阵一阵,每一次涌过来,我就要静静站着等潮水过去了,水的力量很大,会把我打到倾斜,看着水气势汹汹地涌过来时我得紧紧捏住刹车,一个水潮涌过来,斑竹在离水近的那一边,水很有力,一个不留神,斑竹倾斜得厉害,差点被冲倒,他就在我前面,我大声喊了一声“斑竹!”,大家都回头斑竹,还好有大哥在他旁边挡了他一下,我们过了这滩水停下来,斑竹的防水罩兜了好多好多水。我小时候去海边游泳时,能感受到那种被浪潮带走的感觉,大喊斑竹的那一刻我真的好怕好怕,这次涉水真的让人提心吊胆。

被冲掉一半的路

洪水把路基掏空然后把路冲掉,好多地方洪水都漫上路面,我们小心翼翼地骑过被洪水冲刷掉一半的路,然后到了一个小卖部门口停下。门前已经停了好多自行车,好多人聚集在门口,有好几辆私家车也停在小卖部门前。听说前面的水漫到好高,什么车都过不去,马昆和斑竹赶紧进小卖部买了八桶泡面八瓶尖叫,看来我们得在小卖部吃午饭看情况行动了。马昆每人分一个泡面,当马昆把泡面递给朱勇时,本来准备商量怎么办的朱勇停了下来,说:“你们不走吗?你们要在这里等死吗?我要死也不要死在这里,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要到芒康去。你们不和我走是吗?那我自己走。”马昆马上让他别冲动,我对朱勇说:“你别这样啊,要走一起走啊。”朱勇气冲冲地把刚刚接到泡面还给马昆一下子就骑车向前冲过去了。朱勇走后,我们坐下来吃泡面。我们泡泡面时看到我们刚刚才经过的只剩一半的路已经被冲没了,这也意味着我们来时的路已经被阻断了。

我们通过之后 原本剩下一半的路都被冲没了

听说前面的桥也已经被冲垮,我们没法往前走,只能暂时在小卖部等待了。在这里我们的手机也没有信号了,我们过来时小卖部门口还停了几辆部队的车,朱勇走了不久,部队的车也开去前面看情况了。昨晚下了一夜的大雨,洪水滔滔不绝,我们看到前方在江上本来搭有好几个房子,现在都已经被洪水冲没了,听说本来那是几家小卖部,现在就只剩下我们眼前的这一家了。

我想起来刚刚过来时经过温泉山庄看到温泉山庄已经被泡在水中了,一楼的水漫得很高,温泉山庄二楼有人。突然看到有一队的人过来了,他们被困在已经被冲没了的那段路前面过不来,小明说他们必须弃车爬上路边的山路才可以过来。

水中的温泉山庄

一看到他们被困在那里,好多骑友毫不犹豫地过去帮忙,他们此刻似乎没有心思考虑太多,他们只是马上起身向他们走去,骑友们翻过路边的高墙帮被困的骑友抬车搬驮包,最后一整队的人都平安过来了,没有人弃车。

路已断 还有一车队到了 骑友们毫不犹豫前去援助

所有人的手机都没有信号,移动无服务,斑竹带了两个手机,有联通有电信,一律无服务。但因为我们极有可能要在这里度过一个夜晚,大家就都开始着急起来。

斑竹决定上山上找信号,我们每个人都写上名字电话,斑竹带着那张纸和另一骑友一起上山了。斑竹走后我们只能继续发呆,我打开mp3拿出kindle想好好看书,但始终看不进去。

在这么急的水边这么看得下书?

开始担心起朱勇来了,这个王八蛋那么冲动就走了,他刚刚把泡面塞回给马昆,握住车把起身就摇着车快速骑向前去的那一幕在我脑海中依旧清晰,我们现在在这里平平安安的,他呢?水那么急,路又被冲断了,他现在???我不敢想也不想。胡思乱想着突然就特别想哭,只能放下kindle,感觉现在讲什么大家都敏感,小女生的懦弱小情绪突然就都涌上来了, 小情绪一上来就矫情。

现在的我完全没办法理智思考了,自己小女生的情绪就这么憋着特别难受,只能忍住不哭,走到江边和大哥一起看洪水,大哥说要是明天不下雨我们就可以走。

我真的真的很担心朱勇,一起骑车十多天了,我的队友啊!

和我们一样被困的还有官兵们

斑竹去了好久都没有回来,我进小卖部里的沙发上躺着,累了,想睡一会儿,开着音乐可以听不见别人讲话的声音,但躺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睡着,鼻子酸酸的,好担心朱勇,但又跟自己说,不,他肯定到芒康了。

我起身到门口坐着和小明聊天,我问小明,朱勇到了芒康会不会等我们,小明说他觉得会的,我很开心,因为我也觉得朱勇会等我们。

下午斑竹终于回来了,但从他那带着沮丧的脸上我们就可以得到答案,斑竹说他们翻了两座山都没有找到信号,本来想翻过第二座山去,途中遇见一个骑着摩托车的藏民,藏民说他们要翻过山得花一天的时间,于是他们就回来了。

斑竹说他们刚刚在山上饿了摘了小果子吃,真心疼斑竹那么辛苦去了一个下午。

本来马昆想着下午四点前水势小一点就征求大家意见要不要前行,但到了四点水还是一直很急很多很猛。到了晚饭时间,我们进小卖部买泡面,老板的泡面都提高了价格,泡面7块钱一碗,说中午是买错价不是抬价,老板是藏民,不会乘法口诀,算总价就算了好久,我们和他说七七四十九他却听不懂,七块钱七块钱加着算,我们都把自己的干粮拿出来,大哥说先不要全部拿出来吃了,留一些明天早上吃,明早不要再吃泡面了。我们吃饼干吃泡面,顺把他的刀子拿出来切苹果,没想到防身的刀子第一次用就用来切水果了。

切水果的顺 我们掏出所有零食 还说赶紧把所有现金都拿来买东西花光

小卖部里聚集的人挺多,大家都要泡泡面,热水等了一波又一波,好不容易才有热水泡泡面,马昆怕吃不饱,买了一桶泡面还买多两包泡面。

我们能做的只是等待

马昆找老板定下我们今晚的住宿,定好后马昆说老板只能给我们三个床位,但是他还是要收我们八个人的床位钱,每个人三十块钱,说完马昆又说:“不对,我们是七个人,一直习惯了我们八个人。”

晚上这边也没有灯没有电,我们把驮包卸下来,把车推到小卖部后面的,已经停了好多车,我们才知道小卖部的负一楼也就是小卖部后面是有床的,也是30一个人,我们定住宿定晚了就没得睡床上,只能睡没有垫子的沙发。

我们坐在小卖部里面的沙发上,这沙发是我们的床位,我们和开私家车的人聊了起来,他们是几家东北人从 北京开车进藏,他们说我们骑车的明天可能就可以走了,但他们还要等通车才能走,我们只能希望大家都尽快平平安安从这里出去。

本来小卖部是这一带最安全的地方了,但到了晚上七点多,大家发现沿江的路出现了一小条裂缝,以大家的猜测,小卖部底下的路基很可能会被掏空,今晚小卖部很可能突然就被洪水冲走。小卖部老板已经开始把小卖部里的贵重物品搬离,他们往山上搬东西,我们开始拿坐垫枕头铺床,三个床位想睡下七个人真的很困难,男生们给我和倩茹一块好大的位置,我们说没关系他们可以睡过来一点不会那么挤,但他们宁可五个男生挤一挤,斑竹和马昆腿太长还不好睡。

大家经过讨论决定今晚轮班站岗观察江水的情况,其他骑车的队伍也进行分工站岗,大哥他们让我和倩茹今晚好好睡觉,他们五个人分四个班,从晚上十点钟开始,两个小时一班,要在江边看路面变化,一旦小卖部要被水冲走就赶紧喊大家,大哥和我们说要跑的时候往下游方向跑上山,马昆让我们把驮包收拾好随时准备好一起来就提起驮包赶紧跑,我们把冲锋衣穿身上,小明让我把手电筒拽兜里,马昆说最好就把鞋子也穿着睡觉。打点好后大哥让我和倩茹赶紧睡觉,我戴上mp3,把音量开得很大,戴上眼罩躺下。

我知道此刻我该做的就是乖乖睡觉,不要表现出自己的恐慌。我躺着听了半个小时的音乐终于憋不住了起身坐着,大家以为我早早睡着了,我说我好慌,大哥说:“你这孩子,快睡觉。”大哥说这句话的画面我一直难以忘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