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汤煮



偶尔地

喜欢写点东西

或长或短

从一个人的伤口

到芸芸世界的疼痛

从青春年少到老眼昏花




在格子或屏幕面前

常常会迷惘于词语的森林

而我却找不到一柄长矛

亦或是一扇厚盾

寂寥的夜晚

习惯伫立于窗前




看一眼忙碌的红尘

它抖动着晃眼的光芒

却也未能让我释然

我亦时常在古典与现代的岔路口

左右摇摆不定

更多的时候啊

我更习惯了心神的引领




把泪水熬成了糖

给人生加点蜜

也许  人生的桂冠只配你们领受

而我    野心没辣么大

在浩瀚的文字世界里

哪怕只是偶得一小行诗句

便亦沉甸甸的

----像金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