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本事你站起来

有本事你站起来

周末早早的去咖啡馆排队,都说店大欺客,却不知这不到五平米的小店,也是欺客的。

咖啡只卖100杯,蛋仔只卖200份,我前面有30个人,我是第31号。

老妈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在心里念念有词,别买太多,前面的人别买太多,给我留一份,两份最好,三份也没在怕的,老娘全要了,全要了,全吃得完。不行,我这么想别人也这么想可咋办,都是吃货,别人都这么想,我这个排在队伍后面的吃货就吃不到了。

想起我爸从小骂我的话,吃吃吃,就知道吃,吃也吃不过人家,还吃。

老妈已经歇斯底里好几声了,我赶紧回魂,问她干吗。其实不说我也知道干吗,一大早给你打电话,不是鸡蛋特价让你开车去买,就是米面油打折让你赶紧去抢,在我发了几次脾气以后,她终于知道这些民生大事,不关我事,不再找我。

过了25岁,老妈开发了一项新技能,相亲。

行,去!

为了周五能睡个好觉,为了周六周日能回家蹭两顿大餐,去就去呗。

敷衍完老妈,我继续开启祈祷模式,给我留点,给我留点,买买买,都那么肥了还买一大包,真是过分!

轮到我,正在点餐,手机想起来,陌生号码,挂断,专心购物。

心满意足的离开,去相亲的咖啡屋,很小资的咖啡屋,阳光正好照在窗子上,忽然站在窗口想起了一句很文艺的诗,趁着阳光正好,趁着微风不燥,去见你想见的人吧,或许一切都刚刚好。打了自己脑门一下,强迫自己醒过神,走进去,5号桌,已经有一个男生坐在那里,在看咖啡单。

我把包包放好,很私心的没有把蛋仔喝咖啡拿出来,自我介绍环节过后,他问我,你包里装了什么?

要不是看你真诚的问了,我才不会真诚的回答呢。

没什么,化妆品口红卫生纸巾,over。

他打开他手边的棕色手袋,里面赫然出现我刚排队那家的深粉色Logo,看得出,这货买的比我多,时间还比我早,这人啊,太明智,起这么早。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哥们是要请我吃的节奏吗。

果然他很大方的把蛋仔用手套分好,递牙签给我,咖啡放到常温,这真是个最好的周六。

不远处看起来像是两个姐妹淘叙旧的温馨画面,如果姐妹淘没带孩子的话。

熊孩子频率不等的尖叫,一会一声,一会又一声,店内服务员出来制止,姐妹淘理直气壮地说,是孩子呀,这么大的孩子随地大小便都不奇怪,喊两句怎么了,你们没有孩子吗,怎么这么没有爱心。

我告诉你,多知识渊博的知识分子都治不了不讲理的骂大街。你跟我讲理论?我不讲理。讲可行性?我不讲理。讲实操和贡献?都告诉你了,我不讲理,你啰嗦个屁呀。

几拨人马都败下阵来,包括服务人员,男一女二,主管,男一,后厨调配师,男老一。乘客若干,男女待查。不对,都走远了,查不到了。

我吃的津津有味之时,拿起咖啡杯润一下嗓子,熊孩子又开喊,手一抖,溅了我一身,米色的长裙,霎时变成了灰粉,那个颜色,在尴尬部位,越显尴尬。

朝着那小孩的妈妈吼过去,自己能生不能养是吧。会不会教,不会教塞回肚子里去。

那俩姐妹淘来劲了, 对着我各种人身攻击,比如:看你那月经不调的样子,一看就被甩了。比如:就是羡慕我家庭和乐儿孙绕膝,巴拉巴拉,完全就是泼妇骂街的架势。

对面的男生来拽我,我砰的一摔咖啡杯,大步走过去,指着其中一个女人说,你站起来说。

值得庆幸的是,我还真指对了,真的是熊孩子的妈妈,对面的女闺蜜霎时气势弱了下去,不断使眼色。这个妈妈也盯着我不说话,眼里没有了刚才那颐指气使的神色。

熊孩子瞬间又张嘴要喊,他妈一巴掌扇到了胳膊上,马上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到。

人群里不断有人朝我微笑,我知道我做得好,可我不愿意炫耀。

回到座位,他好奇的问我,你怎么可以用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搞定呢,这句话完全和教育孩子无关啊。

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在科技园上班,每天都点外卖。附近的餐厅对我们写字楼完全驾轻就熟,估计闭着眼都能摸到楼层按钮。某天,定位系统崩坏,因为我们在修理监听系统,所以发生了偏移,外卖小哥就找不到我了,于是打电话来问。

我那时候上班已经半年多,上下班都做公司的通勤车,直接到我家小区门口,你问我什么附近的建筑,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附近有我们公司的停车场。

按道理说,我们公司也是响当当的大外企,可那个外卖小哥已经跟着定位地址跑去了三条街外,他不想折回来,打算用这个电话录音将责任推给我,说我定位错误,然后废单,不影响他赚这单外卖费。

换言之,外卖小哥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就这样跟他打了五分钟的电话,周围的同事渐渐发现了不对劲。开始给我支招。

不要坐着逞英雄

有人说附近的商场,有人说附近的超市,也有人说附近的地铁站,可是外卖小哥故意拿着定位说事,我说什么他都打马虎眼,电话一瞬间陷入僵局。

大家还在支招,已经从心平气和变成了“你怎么这么笨啊”的语气,我也越发焦躁,快递小哥也愈发得意,事情到这里本来已经有了定论。可是,有个同事站了起来。

我们并不熟,她新来的,还没过试用期。她拿过我桌子上的笔,给我写了一句话,我们公司全北京城的外卖都知道,你送不来,就是你的责任,再见。

我恍然大悟,赶紧照着念了,果然快递小哥送来了外卖,没有他之前说的那些狗屁理由。

特别感谢那个女同事,跟她一起冲咖啡,道声谢谢。她说没啥,大家都愿意假热心,没人愿意真的站起来解决问题,因为如果站起来问题解决不了,就太丢人了,责任也太大了。

我看了看她的胸牌,销售总监。

大咖们的话语总是要去消化,我想起从小到大似乎都是这样。上课的时候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可每一个人敢站起来。对不文敏的现象网上讨伐声一片,可真遇到都装作玩手机。遇到需要商讨的事,讨论组比谁的声音都大,说选个代表出来,又都禁言到仿佛此生从未开口说话。

大家都是群居动物,群居让我们有安全感,有勇气有power,单打独斗太考验在综合素质了,而我们不行。

怕漏其短,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隐藏在人群里。

不当第一,也不当倒数第一,枪打出头鸟轮不到自己,末位淘汰轮不到自己,不求最好,只求安逸。

这就是大多数人的心态。

刚刚那个妈妈,她坐在那里,有闺蜜给她安全感,总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不会攻击她,她觉得倍感安全。一旦我让她站起来,她就成了众矢之的,自然就没有之前的底气了。

所以看似她站起来和摆平这件事没什么必然的关系,我还是赢了,因为我知道这种人的心理。

不难理解啊,往往不分座考试能打80分的孩子,到了老师跟前的位置就只能打40分,我不是说他作弊,是心理在作祟而已。

大多数人都有在队伍里窃窃私语的能力,却不见得有承担责任和目光的本事。

语罢,蛋仔也咽下最后一口,两个女人带着孩子出咖啡店,恨恨的瞪了我一眼。

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不错的一天,我与相亲先生,额,你们急什么,下次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玮莲 美之于我们该是一种信仰,我愿以布道之心传播对美的感动。 —— 题记 (一) 重逢 夏日里萌动的火焰 ...
    骄阳下的一朵莲阅读 225评论 0 1
  • 今天,我来到花园,让我看到的是春雨过后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大自然这位伟大的“画家”用他那支神奇的画笔涂抹出花园...
    翰林彦君chlcyj阅读 105评论 0 0
  • 初来乍到
    Shawn丶S阅读 23评论 0 0
  •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一句012,出自唐代女诗人李冶《八至》 李冶,乌程(今...
    肩上跑马阅读 1,120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