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日子

在父亲病入膏肓的日子,我匆匆忙忙从杭州带着女儿回了四川。

第一眼就是以前白白胖胖的父亲完全变了样!女儿问:外公!你的眼睛怎么是黄色的?其实我也注意到了!只是知道父亲的病已经是时日不多了……

他却在我们回家的时候强打精神迎接我们!其实他已经有些日子吃不下什么东西了。走路都是很吃力的事,加上睡眠不好!癌细胞的转移,让他的身体一天天衰竭!慢慢的肝硬化压迫他的呼吸,根本无法躺下睡觉。总是在躺下去,马上又起来,抱个枕头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下,由于最初的直肠癌改道,坐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我把一切看在眼里却不敢表露一丝丝悲伤,怕父亲看见更添不快!我总是会时不时的问他想吃什么?饿不饿?冷不冷?要不要多加一个坐垫?……父亲总是说你不用管我的……我没事!弟媳妇在一旁说:大姐,我就做不到你这么细心哦!

虽然是这样,我还是总担心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在父亲说腰疼的时候,我坐在床边给他按摩,想着缓解不了疼痛,就算是一种安慰也好!当我的手触摸到父亲骨瘦嶙峋的身体,我再也控制不住泪水!连话也不敢说,怕父亲听到我的哽咽声!看着父亲稍稍入睡,自己才敢偷偷的抹去满脸的泪水……

父亲一直想要一把像二姑家那样的摇摇椅!我见过那把椅子,实木的,价格不便宜!我是真买不起那样的!前面父亲和公公都相继住院,我们的所有积蓄几乎都花光了!后来在网上买了一把还算勉强过得去的竹制的给父亲。就这样,父亲已是很高兴!却又心疼钱!我跟他说很便宜的!他当然不信……由于是在网上买的只能到县城,后来三叔三婶送来的。

在三叔送椅子到来的那天午后,发生了一件我至今都无法释怀的事!父亲一直在盼着椅子,听说三叔他们下午要送来。尽然慢慢的下了台阶来到院子外面视线最远的地方,坐在那里等。兴奋的说:等他们来了,给他们掰几个苞谷回去,这个嫩苞谷刚好可以吃得了……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就说了一句,人家城里人,应该都吃腻了吧?!同时准备去打麻将的妈妈来了一句:嗯!别个要稀罕你的苞谷了的!

就这样父亲当场就生气了!我看父亲生气了马上就改口,等三叔来了,他要就掰嘛!看起哪个掰哪个!反正这么近。但是一切都晚了,他们已经吵成一团……最后母亲居然说你不是要死了哒?快点去死噻!……看父亲气的不轻,脸色都变了,我赶忙劝母亲,让她少说两句,不要跟他争了……换来的是一句:你个娼妇,就晓得帮他!你都不晓得他以前是哪门整我的……(娼妇是四川的一句骂顺口的话)我不与计较……但是母亲的偏心,一直以来对我的算计,我始终没有拆穿她!但是在这一刻我爆发了!一个快死的人了,别人都能原谅了,你不原谅可以,居然当着那么多的邻居说出这样的话!我也就脱口而出,要不要一把火烧两个?我知道我这样是不对的!但是多年的隐忍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以往他们就经常吵架打架,每一次我就是那个给他们充话费,买东西哄她们高兴,还得告诉他们这些东西不是没要钱的就是便宜得不能再便宜的反正只要他们能不吵不打,我能做的就尽量做了!心甘情愿的当猪头三……

这次的争吵结果就是第二天父亲几乎就吃不下一点点的东西了,也睡不了,严重的肝部不适,让一向坚强又节约的父亲主动要求挂盐水。挂了三天他说难受,主动要求去县里的医院。

去医院之前,想着医院洗澡不方便,便让父亲在家洗了再去!想着在家,又也许是父亲最后一次在家里洗澡!就想让母亲给他洗!她却不想洗,弟媳妇也在一旁说:妈妈!你去给爸爸洗嘛……母亲的回答是:喊你大姐洗……弟媳妇一句大姐洗不方便还没说完,母亲就接了一句:你大姐又不是没给他洗过……

我用眼神制止了还想说什么的弟媳妇。给父亲找了换洗的衣服,扶他在洗澡间!看他坐都困难的样子,我搬了一张小桌子放他面前让他趴在桌子上,在桌子和凳子上各铺了一块毛巾,想让他坐的稍微舒服一点。慢慢的开始调水温,到他觉得舒试的水温,开始帮他把衣服脱掉……看着父亲一身蜡黄的皮肤,只剩一层皮的腿,我的眼泪决堤而出……为了掩饰,我用水假装不小心弄在了自己的脸上……

第二天我给父亲收拾好衣服。父亲拿出他的钱包,数了一千交给母亲,剩下的带走了,我带着女儿一起去了县城,把女儿放到了姑姑家里。到医院因为是老病人了,医生直接收他入院住院,父亲情愿住离卫生间近的走廊也不愿住离卫生间远的病房……反正他高兴就好!我就准备去交住院押金。父亲叫住我,把钱给我1000我说你放着吧,我带着有!父亲执意不让用我的,说这个钱他自己出,可以报销的,花不多……怕这样下去影响他的心情,我接了钱去交费。

安顿好,医生让我去她那里。跟我说他这个已经到最后了,我们是没办法治好的,只能缓解痛苦!我说了我都明白的!只要能让他不痛,好好的睡得着觉就好。

父亲到了医院整天就是昏睡,偶尔会清醒一下,又马上睡过去了。看他身下的钱包怕膈的他身上疼,叫醒父亲,跟他说钱包放我这里吧?我不会给你弄掉的。回去了再还给你!父亲同意了。后来又交过一千住院费,是妹妹拿去交的。走廊上都是病床,我就在父亲对面的一张空床住下。我那些天几乎是不眠不休的,父亲呻吟的时候,我就坐在他边上轻轻抚摸他的背,或者帮他轻轻的按摩……随时关注着他的体温,被子有没有盖好,会不会口渴?会不会饿?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偶尔打个盹都会猛然惊醒!以为自己睡了很长时间了,一看走廊里的钟,有时可能就过去一两分钟有时甚至那一分钟都还没走完……我就这样每天看一眼父亲看一眼时钟。在没有人替换的情况下偶尔离开也不会超过3分钟。每天不管他有没有吃东西都坚持用洗干净的湿巾纸给他洗口腔。因为我发现他口腔粘膜很多。

后来妹妹从成都再次回来了,来到医院替换我。我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去姑姑家洗个澡看看女儿再睡一觉。却总是睡不踏实。

后来妹妹说:要不你陪白天,我陪晚上吧!你可以照顾一下艾迪!你不在她很晚都说睡不着!就这样我那个晚上我回到姑姑家,早上去的时候,爸爸就跟说:海珍一个晚上没怎么理他……妹妹一脸无奈!说爸早上坐起来了!吓死我了!他说我一个晚上没怎么照顾他!我起来给他盖好几次被子,一直在玩手机可能是打瞌睡,就刚刚睡着……我说没事的,我在这里的时候几乎是整夜不和眼,要不就趴他床边上,他感觉得到有人在的。所以你稍微不在一下他就以为没得人陪他了……

其实我很能理解父亲的那种心情,想想我自己住院17天没有一个来看,没有人陪的那种凄凉,比起现在的父亲,我至少可以活蹦乱跳,我的病是会好的。父亲却不一样,他没有以后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妹妹肯定是尽心尽力照顾了的,晚上很安静,容易打瞌睡这都是正常的。我在的时候我打瞌睡就去洗脸,要不就给父亲按摩,自己也确实没办法睡,只是在实在乏力的时候才会躺床上休息一下。眼睛绝不敢离开父亲一下!

在一次无意中,我发现我躺的姿势尽然和父亲一模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惊赶紧换了个姿势!

渐渐的发现父亲越来越虚弱了,三叔打电话跟我说父亲的后事。我说这个我不能做主,我和海珍都是嫁出去的了,让他跟弟弟弟媳和母亲商量!

三叔说没他的电话号码了!我就给在南宁的弟弟打电话简短的几句话,让他给三叔打电话!三叔有事和你商量。后来听说弟弟要回来了。

就这样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母亲打电话来责怪我,说我不该把弟弟叫回来,他才走没多久,回来你爸没死,又要浪费好多钱……我根本就没发过言……一切都是他们自己在决定……

下午母亲来到医院!一见父亲的面,哭的那个呼天抢地……着实让我反感!父亲看到她的到来,稍微清醒了一下,跟她说了家里的存折放什么地方了那里还有多少钱……当父亲说某件衣服口袋里还有四千块钱的时候……母亲回过头马上问我:我没看到那个钱!走的时候是你给你爸收的衣服!你看到那个钱没有?

什么是无语?什么是心寒?母亲的话,还有她的表情,她的反应速度……充分诠释着这一切!

我反正没拿过,无所谓,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这个我不担心!让人心寒的是,她的反应!可想而知应该是我带着父亲前面走,她肯定就在家里翻财产!不管怎样!这就是我推理得到的结果……

后来知道钱是在上一次住院用了一千,剩三千,走的时候父亲给她留了一千,这两千全部交住院费了……剩下的零零碎碎我都没看清楚就连钱包一起给妹妹了。因为一直医院里面都是她在忙前忙后。我只是负责照顾父亲……

在父亲去世的头一天,看他的胡须有点长了。父亲一直是个挺爱干净的人,以前每次上街都会剃须,把头发梳理整齐。所以我准备去给他买把剃须刀。在我跑遍附近超市都没能买到合适的,去了城里最大的城北超市终于买了一把合意的剃须刀。

回来给父亲洗了脸,精心替他刮掉胡须。看起来一下子就精神了好多!在姑姑一家和叔叔一家来看他的时候,堂弟还拍了照片给他自己看!我看见父亲眼里闪过一丝光亮……他迷迷糊糊的喊了几个人,也喊了我女儿艾迪后就又一次昏睡过去。

那天晚上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坚强的我,怎么也止不住眼泪往下掉!虽然一直用湿毛巾敷,到早上我的眼睛还是红肿的。在后来我一直认为,这是我与父亲的心灵感应吧!

早上妹妹来换我休息,到姑姑家,姑姑叫我炖猪蹄还没弄好,妹妹打来电话,姐你快来!爸怕是不行了,医生让出院……

我慌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去了医院!父亲正难受!不停的用他的手掐自己的手臂!我心痛不已……拉过父亲的手放在我的手臂上,说:爸爸你难受就掐我嘛!不要掐自己了……父亲却没有像掐他自己那样,只是轻轻握着我的手臂……我知道是父亲不舍得掐我……

准备好一切带着氧气袋还有针药,我问了医生挂水的先后顺序。四叔开车送我们回去,我一直安慰着父亲,我们就到家了!你想彭三哒!彭三买了车票了,晚上就到了……当说到老公彭三的时候,我看见父亲嘴角抽动,眼角滑出了泪……父亲最终还是没等到见彭三的最后一面。我知道父亲喜欢这个女婿。每次回家,老公都会帮父亲干活,不管多累的活他都会主动去做!

父亲生前一直念叨的就是他的儿子和女婿、几个都是高高大大,儿媳妇人品好,两个女儿对他们也好,孙子辈也是一个一个长得好又聪明!虽然没有他说的那么好吧,但是他满足他觉得高兴就好!

从母亲到医院来那次以后一直到父亲的去世!我对她都一直有股算是恨意吧!只要看到她的一举一动都会从心底升起一股厌恶!我的伤心我的难过都淹没在那股恨意里!有她在的地方我是哭不出来的,连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

看到她前一秒哭的死去活来,下一秒立马正常的表情!我就讨厌!我要是恨一个人,就会恨到底!恨的真真切切,假装的一个表情都不会给他!

父亲的去世,我的心、我对亲情的眷念也跟着死去一大半……自从父亲去世以后我觉得我变了好多!几乎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哭!给自己做了一个厚厚的壳!什么事都学会自己做主,不像以前鸡毛蒜皮的事也要打个电话问问父亲这个该怎么弄?那个该怎么办?……

对于父亲的去世,我有的是伤心难过!却也是坦然的,在父亲的最后日子里,我精心照顾了他。给父亲洗了最后一次澡,刷了最后一次牙,剃了最后一次胡须,很多的最后一次……我却不想再来一次,因为那样的父亲,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自己肯定是痛苦的。转眼就快两年了,一切都是那么清晰,恍惚就在刚才……父亲的呻吟,父亲的神态,父亲含泪的眼眶……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的印刻在我的脑海里……

我不信神也不信主,但是这一刻,我愿意相信父亲在天堂里没有疾病没有苦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下午三点多钟,家里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冷冷清清的。王六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收音机,收音机里一个女人轻声细语地...
    千年老妖婆阅读 510评论 26 21
  • 进入大学,起初还是觉得,好不容易进去大学了,应该好好学习。我的大学虽然历史悠久,但是现在的它也就只是继承了名字,非...
    PirateFlag阅读 312评论 0 0
  • 在我有限的记忆当中,我的父亲几乎没有年轻过。有我的时候,父亲已经43岁了。许是我父年轻时当兵在野外风吹日晒的艰苦,...
    锦梦心浅阅读 143评论 0 0
  • 2015年5月,在18岁愿望清单上写下:“第五条,一定要在云南支教一次。” 2015年11月,在学校听到一支支教队...
    杜鹃牛奶就是我啊阅读 227评论 1 0
  • 第六十八章[原文]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
    营州布衣阅读 160评论 4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