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雏菊的残败

2字数 3441阅读 310

你认识小霞吗?

如果你不认识,别急着走,我的故事不用酒,让我来介绍一下她,让你认识一下,听听她的故事。

小霞生长在一个小山村,贫穷限制了她的眼界。我们得承认,文明开化普及得没有彻底,有些人得思想这辈子不会改变。在那个山窝窝,女娃娃是不需要读什么书的,女人是男人的附庸,生孩子的机器,生男孩是头等大事。

小霞是家中的老五,是典型的一心生男孩的家庭,当第六个生出是男孩后,她的母亲才真正的过上了人的生活。贫寒家庭姊妹多,小霞就很自然的疏于管教,整天在外面野,父母没有时间管,生计糊口是要命的事,只要晚上躺床上人都是完整的就是顺遂的一天。

小霞像个男孩子,跟着一群男生耍,今天刨了东家的萝卜,明儿推倒西家的篱笆,一张小脸,干巴巴脏兮兮的,咧着嘴露出几颗牙,村里人也见惯了“野孩子”的胡闹,急了操起扫帚就赶,无奈人小机灵跑得快,一会就没影了,然后就恶毒的咒骂,问候一下祖宗十八代。骂任你骂,不妨碍捣乱。

农村的日子逍遥自在,小霞和姊妹们也在疯疯癫癫中长大了。为了供足家里那么多张口,小霞的母亲也就和小霞父亲一起出去打工挣钱去了,留下小霞六个人和一个半聋的姥姥。大的照顾小的是自然而然的事。

再后来,大姐、二姐相继出去打工了,家里多出了两个劳动力,小霞明显感觉自己吃肉的次数多了。此时的小霞已经八岁了,看着一起玩的男孩子都去上学了,小霞一下落寞了,她也想上学,她问姥姥,什么时候她也能去学堂,姥姥探着头听,然后扯着嗓子说,“上什么学,女孩子家家的,迟早要嫁人的,上学没用还费钱,不像男娃娃,读了书可以赚大钱。”小霞“哦”了一声,没有怀疑这句话的科学性,但是内心的渴望和悸动却真实的搅动她的心,偷偷的跑去学堂外听读书声。她的两个姐姐笑她,像个贼。

后来义务教育普及了,小弟该上学了,小霞抓住机会,恳求妈妈让她也上会学,母亲和父亲商量了一晚上决定让她上学,但是说如果家里忙不过来,小霞就要做好帮忙的准备,小霞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问姥姥要个书包,姥姥没理她,说买了书包就要饿死,于是小霞拎了个布袋子就去上学了。但是她发现一同去报道的弟弟从头到脚都是崭新的,还有一个大大的新书包,姥姥体面的牵着他去学堂,小霞努努嘴,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因为晚了两年,小霞成了班里最老的一个。小霞六年级的时候已经16岁了,虽然贫瘠的生活让她的脸色暗沉,但女孩子的身形已经发育起来了,站在同学面前就成了最不一样的那个。小霞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读书的机会,刻苦努力。但是每当小霞高兴的拿着奖状回到家时,没有人为她喝彩,“女娃娃上学没什么用。”,”姥姥你看我织的毛衣多好看,您冬天可以穿了,不像她,念个破书啥也干不了。”......

小霞考到了镇上的初中,家里没有人反对她上学,因为姐姐们都出去工作了,劳动力又翻了一番。在那里,小霞打开了世界的大门,不再只知道通往集市的道路有三条。

就在这所初中,小霞遇见了白月光。

原生家庭的极度缺爱,让小霞对任何细微的关怀都倍感幸福,有些盲目。于是小霞一股脑的投入进去,青春的激情与悸动来的猛烈,小霞的全世界都是他,围着他转,省吃俭用为他准备礼物,而这一转就是三年。男孩的态度很暧昧,没有拒绝也没有大方承认过什么。但是小霞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但是他心里说,我是要出人头地的,到外面更广阔的天地,这样的小丫头配不上我。但小霞不知道,抱着一颗炙热的心,耗尽自己的热情。

小霞意料之中的没有考上高中,而他进入省重点高中,离开的时候连道别都没有,小霞跑到他家门口,看着他拖着行李坐上车,脸上尽是喜悦,听说他爸爸炒股挣了钱,准备搬家到县里。而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中考前一天小霞还在为他的一句“你打扰到我学习了”而自责,想着如何让他原谅。

小霞失去了上学拿课本的机会。收拾行囊也要出发了。小霞坐在前往陌生城市的火车上流泪,小霞再也不相信别人了。

外面世界的繁华让小霞看花了眼,原来内衣也是可以穿在外面的,一杯饮料可以卖到一百块,原来头发可以是绿色的,男女可以当街亲吻......小霞在一家酒吧当服务员。

小霞蜗居在一个六七平的一个小角落,没有床就一个二手的床垫子,基本没有落脚的地方。但每天忙碌的工作让小霞无暇顾及,每天回去倒头就睡,当然也不可能有人会光顾。

小霞认识他是在一个包厢,当时在举办一个生日Party。热闹的很,一个包厢挤满了人,男男女女,灯光闪烁,满桌酒瓶。小霞进去的时候他们在玩游戏。放下酒刚要走,一个叫住她“哎,美女,不要走,我兄弟输了,要惩罚,能不能帮个忙啊?”说完,其他人一起笑了,起哄。小霞不知道要怎么做,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得罪这些人,不然她的奖金就没了,她站在原地,一脸疑惑。一个男人从沙发上起来,说“别紧张,一个小游戏,留个电话,美女,怎么样?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不然这桌上的酒我就得喝完了。”见小霞愣住了,男人转身就准备喝酒,小霞说“好,我写给你。”一群人轰然大笑,可能真的就是一个笑话。

后来发生的事就是很套路了。男人本来就是浪迹酒吧夜场的情场高手,可能是突然空窗期还是什么原因,决定勾搭一下小霞,纵贯情场的手段,让他得到女人轻而易举,而小霞这种女人更是囊中取物,小霞在他的糖衣炮弹,恩爱缠绵中沉沦了,死心塌地。特别是男人从没有主动要求过小霞,但是却攻势迅猛,让小霞感觉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段时间,是小霞“真正被爱”的时间,她小心翼翼的守护者,甚至已经描绘好了,两个人的未来,为了他,小霞愿意做一切。

到最后,小霞主动解衣宽带,表达忠心,交出了自己的身体。

可惜,性欲本来就是目的,得到了就没有兴趣了。男人对小霞没有了虚伪的必要,想着一脚踢开。但是小霞不这么想,她又开始反思自己,想想曾经的幸福,甚至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一遍遍的原谅自己,像一只没有尊严的狗。求着男人和她上床,她认为男人喜欢这个,那她就给她,男人不愿意带套,她也答应。

于是男人鄙夷的看着她,将她推到在床,疯狂的发泄,小霞感受着疼痛,抓紧床单,咬紧牙关。这一切她都承受,只要他留在身边。直到一天,她告诉他怀孕了,他愤怒的给了她一巴掌说“让你不吃药!你自己解决吧!”然后摔门而去。

小霞从医院出来后回到了自己的那个阴暗的小房间,不吃不喝不说话,坐到了天亮,她已经没有眼泪了。

第二天小霞离开了这座城市,她不知道去哪,离开家已经快7年了,听说姥姥去世了,也许她可以回家了。

小霞回到了那个小山村,和外面的繁华的日新月异相比,这里时间似乎静止了。有几家发达搬出去再也不回来了,剩下的人有的盖了几间新房,然后没什么变化,生活缓慢的可以数清脚下的蚂蚁。

小霞去后山看看姥姥的坟,山里草长的疯,姥姥的坟掩了层绿。小霞站了会就离开了,她只记得当时的风很凉。

母亲对她的回来没有表达什么,但是邻居张大妈意见比较大。

“二十好几的姑娘,在外面疯也没个正经工作,现在回来吃老娘,大概是没人要了。”......

母亲一贯的懦弱,从没有为小霞申辩什么。直到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赶来说闲话的时候。母亲才脸有难色。问小霞“你在外面怎么了?打不打算找个人家,我也年纪大了。”

小霞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她不相信这是她母亲嘴里说出来的话,她读懂了母亲对她的怀疑,读懂了母亲希望她赶紧嫁出去的心,读懂了母亲嫌她是个累赘。读懂了,也心寒了。

小霞松了嘴,上门说亲的也多了起来,但是介绍的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穷的叮当响。媒人一张嘴说的天花乱坠,认定小霞是一直破鞋,同意就是高攀。小霞不做声,看着媒婆的嘴张张合合。

后来,小霞总算嫁出去了,是山那边的一个离异的男人,有一个男孩,开了一家杂货店,全村人都说她家烧了高香,能进这么好的人家,毕竟小霞是一只破鞋。出嫁那天,两身红棉袄,一床大棉被,两只热水瓶是所有的嫁妆。

小霞后来也承认自己是幸运的,男人是个本分人,没有什么野心,踏踏实实,也没有要求一定要给他生个男孩,但小霞也争气,一举生了个龙凤胎。日子倒也和睦。

听说山的那边要拆迁,政府有补贴,那条高速横穿小霞家,听说一家人都搬到镇上去了,小霞是泼出去的水,没有什么份。小霞过年会回去吃个饭,然后就回来。

小霞转眼也是而立之年的人,她常常回想自己前二十年。如果那个时候没有想过上学,出去打工,会不会已经挣到钱了?如果当时好好学习,会不会我已经上了大学有了体面的工作?如果我没有进那个包厢,会不会遇见一个彼此真心相爱的人?如果.......可惜,人生没有如果。小霞看着打闹的孩子,五味杂陈,如果重来一遍,你们还会是我的孩子么?她心里想。

我们都是时代的产物,我们坚定不移的跟着时代走。小霞的时代艰难,小霞的人生也注定艰难,只是偶尔,小霞还会想起那一夜的承欢。

文I羡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