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胥

青屏山下有个平安镇,镇上有许多户人家,但有一家最特别。那家一直只有母女二人生活。按常理来说,一家里没有男人的话生活会很艰辛,但偏偏母女俩都有一双巧手,平日里,她们不常出门,但总有一些成衣店的人拿些时兴的布料请她们做衣服,剪裁得体,花样又从不重复,因此在小镇里也是出了名的。

比之她们的手工,更出名的则是这家女儿的容貌。这家姑娘名叫胥胥,平日里不经常出门,但只要一出门,必定引的镇上的少年们伫立痴望。不是没有勇敢的少年向胥胥吐露心声,可胥胥总是婉言拒绝,一笑置之。尽管如此,依然有不少人家托媒婆前去这家求亲。上门的人络绎不绝,却始终没听说胥胥同意了哪家。

青屏山原来只是个荒山,除了偶尔会有猎人和医馆的人来打猎采药之外,少有人上山。自前几年太后娘娘病重,皇上便请了江湖上有名的风水大师,为太后娘娘选址建了一座庙,刚好就建在了青屏山上。这庙香火鼎盛,青屏山由此也热闹起来。

来烧香的人很多都是城中大户人家,人多事杂,况且青屏山离城较远,因此人们都会选择在平安镇歇一晚,自此,手工好,容貌好的这家母女的名声也从平安镇传到了京城。

这日,平安镇又有一群人来歇脚。这群人看起来应当是京城的哪个大官家眷,有很多仆人丫鬟跟随,也有一些衣着朴素但一看就训练有素的人随身护卫。这群人住下当晚,正赶上下大雨,大雨直下到第二天傍晚,不得已又留了一晚。

话说这日,胥胥娘俩早就做好了前几天成衣店让做的衣服,就等着成衣店派人来拿,结果雨下个不停,快到傍晚还是没有人过来。胥胥娘是个很热心善良的人,想起那天来送布料的人说过这衣服是有人早早定下等着要的,于是不敢耽误,又想到离成衣店不远,而且胥胥向来是喜欢下雨的,便让胥胥把衣服送过去。

胥胥的确是喜欢下雨的,因为一百多年前,她还是西海龙王的小女儿,自小生活在水里。自从龙宫那场大乱后,奶妈带她逃出龙宫,她就只能在下雨的时候,才能由衷的想起以前的事,才能好好的回忆儿时她在龙宫生活的快乐时光。

难得这次下大雨,路上几乎没有人,胥胥送完衣服后,便走出了镇子。她已经好久没有想起过父王母后了,她想,她是时候整理一下思绪了。

一百年前,她是龙宫最受宠的小公主,有父王的宠溺,有母后的疼爱,也有哥哥的保护。她单纯善良,无忧无虑,原以为生活就一直这么幸福的过去,却没想到一觉醒来,她的亲叔叔、父王的亲弟弟竟然带兵攻入了父王的寝殿。平静的生活瞬间被打破。父王母后被囚禁,因父王年迈加上亲兄弟反目刺激太大,没过多久就驾鹤西去,母后也随父王一同西去。哥哥傲天不知所踪,生死未卜,她也跟随从小侍奉她的奶妈踏上了逃亡的道路。这一百年来,她辗转打听哥哥的下落,却始终一无所获。渐渐的,她试着忘记以前的事,跟随奶妈隐匿人世。此刻大雨滂沱,她的心也随着雨声,重重的滴在地上,不知不觉陷入回忆里去。

一抹浅紫色身影融在厚重的雨幕中,不仔细看的话几乎看不见。近了才看的清楚,只见这姑娘容貌十分清丽,一双大眼睛泫然欲滴,清澈无比,此刻却很无神,眉心紧皱,贝齿紧咬下嘴唇,仿佛下一秒,这鲜艳的嘴唇就要被咬破,然而这嘴的主人并没有意识到。此刻叶非离的眼中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画面。他看着看着,便有些痴了。

叶非离是因皇祖母才来到这小镇的。世人皆知这青屏山上的庙是为太后所建,却不知太后更是虔诚,几乎一月来这庙烧一次香。来的次数多了,皇帝便有些担心,万一有歹人识出太后身份,伤及太后可怎么办?拗不过太后,便只能加派人手保护。然而这次太后竟没有及时回宫。皇帝着急,就只能让他的小儿子非离来接太后,谁让太后最喜欢她这个孙子呢。

叶非离快马加鞭,才刚走近平安镇,便看见了这一幕。他看了一会,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急忙下马拿了把伞走向了胥胥。

却说胥胥失神之时,突然觉得身旁有阴影,作为一个龙宫公主,她自然是有法力的,虽然多年不用有些生疏,但反应力还是有的。她手掌迅速外翻,一股力量便自手心现了出来。这时,非离也走近了她。"姑娘,姑娘,下雨天还是打着伞吧,淋湿了对身体不好。"胥胥一怔,原来只是来送伞给她的,她默默的把手掌里的力压了下去,整理表情后抬头看过去。只见一人身着考究,虽然身上是湿的,但丝毫不减风度。英俊的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眼里也满含笑意。胥胥一下子就被这笑容感染了,她不着痕迹向后退了一步,慢慢的说"谢谢公子"。然后就接下了伞,诚恳的道谢后就走了。叶非离看着她的背影看了许久,最后似无奈般苦笑了一下,摇摇头上马离开。

   转天太后一行人便打算离开小镇。毕竟是当朝太后和皇子,声势十分浩大。很多人围在路边看热闹。胥胥无事,便也挤到了路边,刚刚站稳,就看见昨日给她伞的那男子骑马走在最前面。白马威武,马上的人更是英俊不凡,他似不经意般往这边看了一眼,胥胥连忙按住剧烈跳动的心,转头离开非离的视线,却在转头的瞬间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她紧紧捂住了嘴,像是不能相信一样,眼里充满了泪水。那人也看见了她,同样的惊诧,同样的眼里充满泪水。胥胥看见,那人无声的向她做了个口型:京城。

回家之后,胥胥就向奶妈说明了一切,并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去京城找她哥哥傲天。

一百多年了,如果说她完全忘记了以前发生的事,那是不可能的。父王母后对她的宠爱仿佛还是昨日之事。如果自己的亲叔叔没有觊觎王位,如果父王能够早日察觉到弟弟的异心,如果……可是,没有如果。她现在最庆幸的事就是哥哥还活着,她又见到了她的哥哥。

她没有让奶妈跟她一块去,一方面担心此行危险,另一方面,她希望奶妈依然能过平静的生活。奶妈活了一千岁了,一百多年前带着她四处逃亡,早就受够了奔波之苦。奶妈待她如同亲生,她更不能再让奶妈处于危险之中。主意下定,她便踏上了去京城的道路。

边走边打听,她终于找到了最小的皇子的府邸——祁王府。站在王府门口,她有点踟蹰。与哥哥一见面,兄妹俩便不得不担负起西海龙宫之子女的责任了。从这一刻开始,她再也不能过平静的生活了。想到此,她便更加坚定,不只是为了龙宫王位,更为了父王,为了西海子民。

她走上前,对守门的侍卫福了福身,道"前几日在平安镇,你家王爷对我有一伞的相赠之恩,今日特来还伞,希望你能将此伞交予王爷,告诉他我有事求见。"侍卫出来时后面跟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哥哥。兄妹俩隔太久之后的相见,显得情意更加深重,一个对视,深情自在其中。

哥哥告诉胥胥,自从在龙宫那场大乱中慌忙逃出,他功力耗损大半,幸好碰到祁王爷叶非离施以援手,他才得以恢复,正筹划去龙宫夺回王位,使西海子民能不受压迫,过更好的生活。

却原来那叶非离也并非普通人。二十多年前,当朝太后娘娘出宫拜佛期间救了一个小狐狸,小狐狸知道太后不喜后宫争斗和皇子争宠,便设法钻进了一个妃子的肚子里。那妃子怀胎十月,生下叶非离,自小便养在太后身边,与太后极为亲近。这叶非离虽是狐狸,却无半点害人之心,此番为人,更是远离皇子纷争,洁身自爱,年纪轻轻便出宫立府。救了傲天之后,也把傲天当兄弟看待。

胥胥心里对叶非离好感大增。叶非离把胥胥安置在后院屋子里,方便她跟哥哥商议大事。平常胥胥那里缺什么东西,也总是及时添置。一段时日过后,两人都互生情意,但胥胥苦于尚未帮哥哥拿回龙宫主位权,一直没有表明态度,担心如果大事不成,反而拖累非离。非离表示会帮助他们夺回龙宫,并且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等着胥胥。

计划的那一天终于到了。傲天早已联系好父王的老部下和很多不满新龙王统治的将士,也安插到新龙王那里很多眼线,内外呼应,一拍即合。像一百多年前一样,这个凌晨,傲天胥胥的亲叔叔还在睡梦中,傲天带领的军队已经逼于他的寝殿外。与一百年前不同的是,当年站在门外的人,现在在屋里躺着睡觉。现在在屋外站着的人,是当年他背叛的亲哥哥的儿子。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做过的坏事,终是得了报应。

事情发展的很顺利,老龙王的儿子继位,很容易服众。

胥胥和叶非离在一起了。太后娘娘亲自到皇上那里请的旨,把胥胥许配给叶非离,他们举办了一场热闹的婚礼。婚礼过后,叶非离和胥胥没有生活在祁王府,也没有去西海做公主驸马,而是回了平安镇,因为那里还有一个翘首期盼胥胥回家的人。

青屏山下有个平安镇,那里住着很多户人家,有一户人家很特别。这家母女俩都有一双巧手,但比她们的手工更加出名的,则是这家女儿和女婿。这两人一个清丽温柔,一个英俊儒雅,不但容貌登对,而且一直恩爱如初,很是让人羡慕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