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西摩尔的汉语之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月的田纳西州西摩尔小镇的清晨,寒冷的冬雨中,我走在通往中文教室的泥泞草地上。算着时差,是故乡的农历二十三晚上,过小年了。

吸一口清冷湿润的空气,聆听着小鸟已经在枝头呼唤春天,我在心里一一问候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家人和朋友们:“新年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摩尔小学是我们学校和美国田纳西州约翰逊大学联合开办的孔子课堂下属的一个教学点。这里地处风景优美的大烟山脚下,但也地处没有汽车就寸步难行的“好山好水好寂寞”的大农村。因为十二三个小时的时差,跟国内亲朋好友的联系再不同以往,总是在结束一天的忙碌后,发现家人朋友都在忙碌,自己的孤独和思念无法诉说。这时便会想起之前外派老师的辛苦和付出,想起曾有一位同事描述外派工作最大的感受是“慎独”,真是感同身受啊!

日日发酵的思乡之情,总会在到达教室、投入工作之后消遁无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任教的西摩尔小学,是个从幼儿园到三年级的公立学校,我每周要给二年级九个班级各上两次课,还有每天下午的genius hour(天才小时)和三、四年级的课外班。偶尔的空闲时间,还要研究各种对外汉语教程、自编教材、制作各种教具,并整理以前老师们留下的教学资料。

而这些七八岁到八九岁的洋娃娃,可不是双手背后、举手发言、认真听讲的中国娃娃,他们活跃的思维、好奇的疑问、纷呈的个性, 一开始让我这个有二十多年教龄的老教师应接不暇。

第一次的课堂上,我给孩子们讲解演示汉字之美,并且用毛笔给孩子们演示中国汉字“山”“水”“日”“月”等汉字的由来,讲解中国的悠久文化和历史,讲述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洋娃娃们听得很是入迷。然而到了自由提问时间,却有孩子问了一个问题:“Why do Chinese people eat dogs?(为什么中国人吃狗肉?)”刚解答完毕,另一个孩子就问:“Why is everything made in China? (为什么所有东西都是中国制造?)”这些幼稚的问题,我虽已有准备,但解答中自己又做了更加深入的思考,也愈发感觉到作为一个对外汉语教师的职责,意识到走出国门、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必要性。

再比如有一次下午的”genius hour (天才一小时)”后,有一个孩子拿着玩具找我:“What is the meaning of these Chinese characters? (这些汉字是什么意思?)”我一看,这个制作精美的手指陀螺上,刻着“东皇太一”四个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一时愣住了:日本人吗?不对,这个名字我在哪里见到过。

搜索一下才解释清楚:东皇太一是先秦楚国神话中的最高位大神,汉武帝后汉朝最高神。屈原所著《东皇太一》被编入《楚辭·九歌》中。国内大火的游戏《王者荣耀》中也有这个厉害的角色。

看着洋娃娃心满意足地走了,我暗自庆幸自己年少时囫囵吞枣读过的《楚辞》还有一丝印象。

“学生如小溪,师者若源泉,泉无水何以成溪”。为了更好地完成对外汉语教学工作,我把重读中国经典古典文学列入了新年计划。

与此同时,我研究不同教材,浏览网络教学视频资源,向其他中文老师学习,并旁听美国教师的课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自编儿童歌曲、设计课堂游戏、展开小组竞赛——内容丰富又寓教于乐的课堂活动吸引着这些七八岁活泼好动的孩子们。我也在平凡的汉语教学中时时收获着惊喜和感动。

有孩子兴致勃勃地说她和家人一起去了中餐馆,她教爸爸妈妈学习使用筷子,用汉语跟服务生打招呼和道别,很让父母骄傲和自豪;有些孩子每次见了我都要“抱抱”,并且说“You are my favorite teacher! (你是我最喜欢的老师!)”有些孩子还说 “I will visit China and the Great Wall!  (我要去中国去长城!)”

我最高兴的还是看到这两百多个孩子从对中国和汉语一无所知,到对汉字、汉语和中国文化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在短短几个月的教学工作中,我发现自己也在成长和进步。越是传播中华文化和教授对外汉语,就越是对中国文化充满热爱和自信。这也让我想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甚至是个人,只要做到“智慧从心觅,不必向外求”,有底蕴、有文化、同时不固步自封,必将是充满朝气和力量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某个有月亮的晚上,如水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在简陋的宿舍地面上。我轻轻吟起刚刚教给洋娃娃们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那一刻,想起我的中国、我的学校、我的亲友,我意识到个人的光芒是多么地微弱和渺小,如果说能为对外汉语事业贡献一点光和热的话,那也是因为有他们在照亮我前行的步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 那只猫
来源: 微信公众平台
俺就是那只猫( ID:nazhimao_2017 )
联络:那只猫( 微信ID:teacherholly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70后,中原人士,英语教师。国家汉办孔子学院公派美国汉语教师。英语老师、插画爱好者、咖啡爱好者。
有限人生,做有趣有情之人,邂逅有趣有情之人。
撰文方向:散文、插画、教育随笔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