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书-当时只道是寻常『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孩子们,答题卡的使用注意事项现在我再强调一遍……另外,学校安排明天拍毕业照,都打扮的美美的哦。我下来联系桑落,叫来一起。”

童遥坐在窗前,听到这个名字,心中微微一颤。

似乎,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久到她都以为忘记他了。可突然提起这个名字,她才发现她并没有忘记,只是把他藏了起来。

突然提起这个名字,就像翻找旧时的玩具,翻着翻着,就提起了压在箱底的一个。可看见这玩具,关于它的回忆还是涌上心头。

回到家,童遥坐到房顶上。

天已经黑了,一轮月亮挂在天空,四周本一片漆黑,可灯火通明的城市照的这里勉强能视物。

她以前坐到这里看夜晚的时候,想到过学习,想到过未来……今天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那个尘封的名字。

桑落。

想起她以前还觉得他们会和其他其他同学不同,她以为他们会长久。

想起那个晚上 。凌晨的样子,他问她有没有歌给他推荐,她也向他要了歌单。

也许那时要歌单只是一个打开话题的方式,却一语中的。

她给他发了多少首歌,他给她分享了哪些,都已经忘了。可依然记的她发给他过一首《断线》,他似乎说听来太丧了。她那个时候也没有想过,那个歌名早就暗示了他们的未来。她只存下了一首他分享的《Numb》,他那天还给她讲了林肯公园。现在想想,这首歌和这个故事似乎是他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

她又想起他和同学玩真心话大冒险,他大冒险输了,同学们起哄要他抱她。那天放学后他突然喊住她,一个拥抱迎面而来。

还想起他非要证明主权似的在同学面前拽她的发尾,她还和他生了一下午的气。

还想到……点点滴滴,所有回忆,如泉涌般喷出。

桑落看着王霞发过来的消息出神。

——终于要再见了。

又是一年,去年还只是为了会考操心的少年们——要毕业了。那时候还只是趴在窗口看毕业班的学长学姐们拍毕业照,告别,离开学校。

现在,轮到他们了。

门卫打开门,桑落抬脚走进这个半年多没有踏足的学校。

一步,一步。

刚打开校门他就注意到了,原来的土操场已经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假草坪,虽然绿茵茵一片,但没有一点儿生气;东院的一片狼藉上已经竖起了一栋新教学楼,后来听说是幼儿园的孩子在里面,他们说每到中午,楼里就会飘出饭香;几棵大松树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还记得初二开运动会,他们班被分到一棵树下,同学们可高兴了,好多班就在太阳下晒了两天……

可现在,除了旧教学楼和实验楼外,竟然找不到其他眼熟的地方。

和他们的曾经,本已淡忘,可这儿,就是有这样一种魔力,让你把淡忘了的曾经重新捡拾起来。